Skip to content →

标签:科幻

who is your dady

《银河护卫队2》好看得超出期待。

这部电影一如既往地非常漫威,从一开场就知道它一如既往地「不严肃」。然而看到最后,反而会觉得这故事很让我触动。可能英文的Touching更准确一点:没有那么激动人心,也没那么震撼,但就是点到为止又切切实实地触碰到一些点。

14 Comments

Null in Shell


看了《攻壳机动队》真人电影。

虽然在看之前已经读到过一些不太好的评论,并且对于好莱坞的改编也有所准备,但从电影院出来的时候我还是叹了一口老气。没想到在有这么多好的原作和改编作品在前,居然还能拍成这个样子。预告片可真能编。

我想起来在电影还在拍摄期间,押井守曾被邀请到过现场,并对电影给出了很高的评价。这让我想起一个故事。有个朋友刚来日本的时候,听到日本人夸自己日语说得好,就觉得自己下的功夫果然都没白费;直到有一天遇到一位只会说「早上好」的外国人,居然被日本人称赞「你日语说的真好啊」,这才明白日本人的好评是怎么回事。

One Comment

主不在乎

今天看到《死神永生》获得了雨果奖的提名。虽然我个人不是很看好他能斩获头筹,但如果真能做到,那将是非常鼓舞人心的事情。

《死神永生》出版的时候,我还在读大四。第一版平装的装帧并不是很好,但拿到手里还是让人异常兴奋。我在宿舍窝了两天没出门,一口气读通了一遍。在我终于走出宿舍,看到太阳的时候忽然想到,尽管地心说已经存在了接近两千年,但是人们抬头看到的,依然只是一轮白日而已。但我再次看到它,却不自觉地用「恒星」的概念去解释它。

这时候我知道,从此之后,《地球往事》的读者和其他人将产生逻辑上的生理割离而渐渐进化为两个物种。

2 Comments

一篇关于科幻小说的老博客

整理博客原稿的时候,发现一篇没写完的文章,当时想写什么已经忘了,但是好像这篇残搞也挺完整的。混一发更新。其实还有一篇……就不发在最新这里了,投递到它应该在的坐标去好了。

刚刚读完《火星救援》。日本这边的电影要下个月才上线,现在以及急不可待。

问了几个在国内的朋友,有一个朋友说,不如《星际穿越》科幻梗多,有很多槽点。另一个还没看,但也说虽然评价不错,但是大家都说有很多不合理之处。这个评价我其实有些意外,因为这部电影的卖点,或者被人津津乐道的地方就在于他的真实性。作为一部正统的硬科幻作品,这几年和它最接近的应该不是《星际穿越》,而是《地心引力》。《星际穿越》虽然也有很多考究之处,但还是用到了很多未来科技。而这一部和《地心引力》一样,故事的依托所在,完全是基于目前的科技现状。没有超纲知识点。

Leave a Comment

中国最畅销的科幻小说是关于一个中国统治的世界(China’s most popular scienc

在西方国家,你大概经常能听到这样的观点:写一篇关于短期内的未来的科幻小说是不现实的——日新月异的科技会让那些对近期未来的预测都变成无用功。但是从L.A. Times中的一篇文章来看,中国科幻文学似乎没有这种限定,而且一大部分的中国科幻作家都会预言这样一个世界:中国崛起成为唯一的超级大国,而美国则陷入衰落。

Leave a Comment

关于时间旅行的一些讨论

前言

穿越是近年来大家喜闻乐见的娱乐活动。大众开始关注穿越,我想“电视剧”这种大众媒体形式应该做出了不小的贡献。从很久之前大名鼎鼎的《寻秦记》,到现在各种“清穿”剧,还有在微博上被炒起来的《李献计历险记》,都在某种程度上代表了穿越的一种类型。作为一个伪资深理论科幻读者,某猫将在本文对“穿越”这一行为做一个全面的分析和总结,希望能够带领大家穿越迷雾,一睹芳容。
接下来,我们分别来看一下和时间旅行所相关的有趣原理和其可行性分析。

Leave a Comment

暗夜红天(译“red sky at night”)

By Matthew Juke(新闻作者,译者注)

20世纪九十年代,中国从一个封闭的壳中苏醒,开始看到越来越多的科幻作家涌现出来。在我们面前的,则是中国最突出也是最高产的两位科幻作家,韩松和潘海天。书虫准备在三月十七日的中国科幻和中国未来可能性的主题中邀请此二人(who are going to be putting forth the case for Chinese science fiction and the prospects for the future of the country at the Bookworm on March 17.)

在此之前,他们对环球时报谈到了科幻的过去,当下,以及在未来的状况。

第三代(Third foundation)

早在变革和开发之前,中国科幻便开始了启蒙(emerge)。而当下,这两个人都被看作是中国第三代科幻人。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