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标签: 仙台

中二病少年观赏音乐会

img

实验室小姑娘参加的仙台市市民交响乐团今天有一场演出,所以去看了。人生第一次去现场听交响乐。

日本平时的周末也经常在车站、公园的地方看到有小的管弦乐团在表演,很多都是市民乐团。和国内相比,这里的年轻人虽然也是喜欢流行和摇滚居多,但是成年人,或者所谓的“大人”对于古典乐和爵士乐的接受程度似乎更高。反映在文化产品里面,无论是动画,小说还是漫画,都会受到经典音乐的影响。而这些文化产品本身又会反作用到音乐文化的推广上。估计喜欢经典作品的老家伙们会喜欢这个氛围的。

这次的演奏曲目是

  • 《十号karelia序曲》(Jean Sibelius)
  • 《降 B 小调二十三号钢琴协奏曲》第一、二、三乐章(柴可夫斯基)
  • 《D大调2号交响曲》 第一,二,三,四乐章(Jean Sibelius)

其中钢琴协奏曲请来了一个据说很厉害的韩国女钢琴家(Sun-A PARK),小姑娘跟我们介绍的时候就说,这是个很了不起的人。看介绍也是在各种国际大赛上得奖,确实大有来头的感觉。然而,这组曲目强烈的曲风让钢琴音色富有很强的攻击性,我个人似乎对这个风格的钢琴曲目并不是很感冒。

Sun-A PARK上台的时候,感觉比照片胖了不止一圈,简直有诈骗嫌疑。我承认我对胖子持有无差别性的主观敌意,但是她的身材真的影响了台风。尤其是演奏起伏巨大的曲目,感觉脂肪简直要甩出来。嗯而且,侧面看过去,跟贾玲一模一样。

除此之外,整场演出效果都很棒,当然是对我这种门外汉来说。比较有趣的是,我在观看表演的时候,能够感受到这种所谓“高雅”的美感。每个人的行为举止都彬彬有礼恰如其分。大概日语中的“立派”就是这个意思。然而我意识到这点的同时,第一反应却是在思考如何与这种“优雅”对抗。或者说,虽然我承认这种形式的优雅,但是却又矛盾地希望能站在他的对立面,比如街头文化,来与其交锋。而能击败对方的前提,我想,是能成为对方。所以怎么才能成为一个既能穿燕尾服,又能穿兜帽衫的家伙。

这简直太中二了。

One Comment

百歌缭乱

img
昨天学校通研公开,当班一整天。累的要猫要狗的。
晚上去一番町买东西,发现再办一个《百歌缭乱》的liveshow,沿着一条街设置了好多舞台,都在表演人声合唱。
买完东西从超市出来,门口的舞台刚设置好。几位女歌手正在试音。右二的妹子负责B-BOX鼓点。

Leave a Comment

我还活着


上次写blog已经是两个月前的事情了。

在py-opencv系列(虽然只有三篇)的第一篇中提到过,经过一年的准备,我在十月开始了正式的日本留学生活。本来开始新生活之后,应该有很多值得写的东西,但是却一直没写什么东西出来。一方面,我在宿舍没有开通网络,发blog很不方便。另一方面,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那就是blog里面应该写什么。

事实上,对于自己生活的记录和体验,我更多的写到了日记中。因为这种事情,在blog平台上,又是要给谁看呢,我想。想要分享的琐碎,基本上又统统扔到了 twitter 和 weibo 里面去了。技术上的文章,我又提不起精力去 post 上来。而自己的主业相关的内容,似乎又不适合post上来。

所以我就这样给自己的拖延症找着各种理由。

决定来发一篇blog的原因,是看到杜小白的blog。我订阅的个人博客,很多人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消失掉。开始只是不再更新,后来发现,连域名都失效了。我还不想这么消失。尽管懒,尽管拖延,但我还活着,我还没做好消失的准备。

大概以后会写写自己的生活变化。目前最大的变化是转到了双拼。目前还在痛苦的适应期。所以不适多打字。

真是好理由。

Leave a Comment

去仙台

2014-8-25一早,搭乘北京早班地铁,在双桥转乘机场快线,到达北京机场。
寄行李,换登机牌,过安检。

在乘坐通往登机口的场内列车的时候,看到车站的墙上写着:“前往登机口只需3分钟,不要着急。”不久前在知乎上看到过“有什么打动人心的设计”的问题中,有人的回答便是这个标语。实际看到之后会心一笑。

乘飞机飞往名古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