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不在乎

今天看到《死神永生》获得了雨果奖的提名。虽然我个人不是很看好他能斩获头筹,但如果真能做到,那将是非常鼓舞人心的事情。

《死神永生》出版的时候,我还在读大四。第一版平装的装帧并不是很好,但拿到手里还是让人异常兴奋。我在宿舍窝了两天没出门,一口气读通了一遍。在我终于走出宿舍,看到太阳的时候忽然想到,尽管地心说已经存在了接近两千年,但是人们抬头看到的,依然只是一轮白日而已。但我再次看到它,却不自觉地用「恒星」的概念去解释它。

这时候我知道,从此之后,《地球往事》的读者和其他人将产生逻辑上的生理割离而渐渐进化为两个物种。
Read more “主不在乎”

2 个评论

奇怪的道理(2):我思故我在

拖了好久,这次想说一条大名鼎鼎的命题,那就是

我思故我在。

这句话出自笛卡尔,即使在笛卡尔的各种观点与著作之中,这句话几乎也是最广为人知的一个了,应该和笛卡尔坐标系有的一拼。而且和坐标系一样,很多人并不知道这句话的作者是笛卡尔,其实也不太清楚是什么意思。
Read more “奇怪的道理(2):我思故我在”

10 个评论

奇怪的道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小考

经常能看到这句谚语,一般是「俗话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句话的通俗解释为:「人不为自己的利益打算,天地都要诛灭他。」我一直以为这是一句出自经典的古语,所以有些怀疑它是不是遭到了讹传,毕竟古代学生读得都是「圣贤书」,有什么圣贤会讲这种话。所以稍微查了一下。
稍微搜了一下就发现这句话果然是有争议的。
Read more “奇怪的道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小考”

4 个评论

摸鱼

摸了画一张罗。
iPad pro + apple pencil + Adobe Draw

发表评论

2017

2016 我只看了19本书,却看了125部电影/电视剧/动画……

九月末毕业,毕业前读博的事情发生了点意外,半年的时间几乎荒废。但迷茫了一段时间后还是决定继续读博。

毕业前的一次海外论文发表因为签证问题未能完成。

8月底的时候脱单。

11月回国一次,带着母上去帝都检查身体。好在并无大碍,但老妈对我的印象大为改观。她清晰地明白我不再是小孩子。

买了apple pencil。

写不下去了。

不知道为什么,尝试了几次也无法把这篇想象中的年终总结写出来。实际上今年确实发生了一些意义重大的事情。比如毕业,比如决定继续学业,比如脱单。这些事情有些是水到渠成,有些是一波三折,有些是功败垂成。但无意都会切实地影响我现在和之后的生活。
Read more “2017”

2 个评论

马叔快跑


在苹果发布会的时候,宫本茂登上舞台,用蹩脚的英语为开场,带来了这款《超级马里奥RUN》。一直以来,任天堂一直坚守这游戏主机平台,拒绝与手机平台妥协,而在精灵宝可梦这一IP借着Ingress的基础登录手机平台后,这位可以说是意大利最著名的水管工大叔,也带着「RUN」的后缀登上了iOS平台。在发布会现场可以看到的是,这是一款「跑酷」游戏,操作极其简单,单手点击即可。游戏元素非常马里奥,乌龟、板栗、食人花这些亲切的敌人都在。音乐声效也耳熟能详。对于很多自从FC之后就再也没碰过游戏机的人,或者所谓的「非核心玩家」来说,这不异于与失散多年的童时玩伴再次相遇。尽管这款游戏并不如之前的《精灵宝可梦GO》那样「大格局」,但它也一样收获了玩家们极其热情的欢迎。发布会台下一片欢呼雀跃,甚至让人觉得有些喧宾夺主了。
Read more “马叔快跑”

守规矩的丧尸——《请叫我英雄》


终于看了《I AM A HERO》。
这是一部丧尸漫画改编的电影,中文翻译为《请叫我英雄》。这个名字其实有点微妙。按照我的理解,“我是英雄”是讲给自己听的,而“请叫我英雄”则给人「证明给别人看」的意味。

这部电影上映的时间刚好我在准备毕业答辩,等答辩结束发现已经下线了,似乎在网上也没有引起热议,可见漫画原著也并不是一个受众广泛的作品。我也是在影院里面看到预告片,回来查过之后才去读过。读完第一卷,感觉这个作者是要成大事的人,因为作为一部丧尸漫画,标准意义上丧尸首次登场,是在第一卷结束的时候。也就是说,作者为了把主角的形象堆好,耐着性子讲了一整卷的日常,作为一部丧尸漫画的开头。
Read more “守规矩的丧尸——《请叫我英雄》”

1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