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raw.githubusercontent.com/catbaron0/pic/master/images/2023220005144.png

婚姻是坟墓

婚姻是坟墓。 当然也有人说婚姻是围墙。那也肯定是墓地的围墙。 当一个人脱离了单身的状态,他就开始了前往社会性死亡的旅程,婚姻就是他们的终点。 当你

P 与 NP 的诗人

如果我的记忆没有偏差,《吞噬者》是刘慈欣在2001年发表在《科幻世界》上的一篇短篇小说。这篇小说讲述了人类与外星人抗衡的故事,虽然篇幅短小,

摸鱼写了个点歌台

我托管podcast服务的国内某直播平台封禁了海外用户上传音频的权限。但是我可以开直播。所以我想,也许我可以开一个直播24小时轮播。 于是我把

再见,知乎日报

我曾经是 知乎日报 的忠实用户,也曾经是 一刻 的忠实用户。准确地说,我是知乎日报的 「瞎扯」栏目和 一刻「打鸡血」栏目的忠实读者。人生如此绝望,每天早

疼痛难免

这本书的原名叫 This is going to hurt,中文译为《绝对笑喷之弃业医生日志》。我读到一半的时候推荐给群里正在读医的朋友,才知道这书其实十分畅销,畅销到

微博被封之后

一个显而易见的教训是,永远不要信任国内任何网络服务。你的所有资料都应该有本地或多处备份。 封号原因 19年6月初,我的微博被封了。原因大概是下面

溃疡

八九十年代的老书似乎都有一种奇怪的甜味,我到初中毕业为止,读过的大部分书都有这种味道。 我4岁开始上幼儿园。这家幼儿园在一个 L 形胡同的一头,胡

我来安利 EFB 了

我知道看我 blog 的人中有人用过 Telegram,比如@水八口 曾经就把自己的 Telegram 账号堂而皇之地挂在自己的主页上。 Telegram 是俄罗斯人写的免费即时通讯软件。从

老妈来日本

这周老妈来日本玩。我来日本这么久,她总算有机会,有条件,有心情来看我。最早是老爸联系我,说,天气暖和了,我想让你妈去日本看看,你看看什么时候

缓缓而来的博尔赫斯

我对博尔赫斯一无所知。 当然也不是真的一无所知,不然我也不会读到这本《博尔赫斯谈话录》了。 中学的时候,在课本中读到过一句「我缓缓而来的失明。」

稍微写一小段

我收到了一条豆瓣提醒: 古龙版Neuromancer故事简介有了新回复:「厉害👍」 我收到提醒不是因为这篇书评中的故事简介是我写的,只是因为我回

《孤高之人》推荐

《孤高之人》是由坂本真一执笔作画,根据直木赏作家新田次郎的小说《孤高的人》改编的漫画。 这部漫画的风格非常尖锐。一方面,作为青年漫画,整个故事

稍微回了一趟国

愚蠢的人类无药可救 我看着北京站涌动的人潮,他们大多来自较为底层社会阶层,大概是黄金周回家。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块亮闪闪的屏幕,如果将信息的流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