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二病少年观赏音乐会

img

实验室小姑娘参加的仙台市市民交响乐团今天有一场演出,所以去看了。人生第一次去现场听交响乐。

日本平时的周末也经常在车站、公园的地方看到有小的管弦乐团在表演,很多都是市民乐团。和国内相比,这里的年轻人虽然也是喜欢流行和摇滚居多,但是成年人,或者所谓的“大人”对于古典乐和爵士乐的接受程度似乎更高。反映在文化产品里面,无论是动画,小说还是漫画,都会受到经典音乐的影响。而这些文化产品本身又会反作用到音乐文化的推广上。估计喜欢经典作品的老家伙们会喜欢这个氛围的。

这次的演奏曲目是

  • 《十号karelia序曲》(Jean Sibelius)
  • 《降 B 小调二十三号钢琴协奏曲》第一、二、三乐章(柴可夫斯基)
  • 《D大调2号交响曲》 第一,二,三,四乐章(Jean Sibelius)

其中钢琴协奏曲请来了一个据说很厉害的韩国女钢琴家(Sun-A PARK),小姑娘跟我们介绍的时候就说,这是个很了不起的人。看介绍也是在各种国际大赛上得奖,确实大有来头的感觉。然而,这组曲目强烈的曲风让钢琴音色富有很强的攻击性,我个人似乎对这个风格的钢琴曲目并不是很感冒。

Sun-A PARK上台的时候,感觉比照片胖了不止一圈,简直有诈骗嫌疑。我承认我对胖子持有无差别性的主观敌意,但是她的身材真的影响了台风。尤其是演奏起伏巨大的曲目,感觉脂肪简直要甩出来。嗯而且,侧面看过去,跟贾玲一模一样。

除此之外,整场演出效果都很棒,当然是对我这种门外汉来说。比较有趣的是,我在观看表演的时候,能够感受到这种所谓“高雅”的美感。每个人的行为举止都彬彬有礼恰如其分。大概日语中的“立派”就是这个意思。然而我意识到这点的同时,第一反应却是在思考如何与这种“优雅”对抗。或者说,虽然我承认这种形式的优雅,但是却又矛盾地希望能站在他的对立面,比如街头文化,来与其交锋。而能击败对方的前提,我想,是能成为对方。所以怎么才能成为一个既能穿燕尾服,又能穿兜帽衫的家伙。

这简直太中二了。

Untitled

img
上个礼拜几乎没做什么正事,老师好像做了个什么东西卖给一所高中了,租了30台电脑去教他们怎么用。于是一直忙着做这些准备。

上周四,一起去了一趟福岛的一所高中。 参加培训的学生30人,老师8人。 其中一个学生是飞机头,像这样
img
但发色是黑色的。行为也是中二得很。不过看起来其他人也并不是很讨厌他,大概只是单纯的中二而已。
JK由于还没开始化妆,所以看上去都很普通。

老师们比较有意思,成年人大概理解比较块,而且学得认真,所以很快就掌握操作了。让后他们就会去看自己周围的学生怎么样,是不是需要帮助。和学生交流的时候也完全没有居高临下的感觉,搞得我都想来读高中了。

说个事

有件事情之前一直想记一下。

还是回国的时候,当时和一个很久的朋友见了面。

这是一位妹子,跟我从初中开始同学,坐过一段同桌。

初中那个年纪,正是我开始中二病发的时候,每天目中无人天才自居。有趣的是,这个妹子完全不肯示弱,处处与我争强,无论文理都不肯多让。

所以在我心里,她一直是一位独立自强的人。

大学再联系上,得知她的近况,也还是和印象中没什么大差别,有想法,有目标,有行动力。俗套点说,是个正能量满满的人。

这次去北京见到她,交谈之中,却让我感受到女生柔弱之处。不是说娇弱,而是不再隐藏自己的弱点,却有完全不怕世界会伤到她的自信。当然我一届直男,当时肯定感觉不到这么清楚,只是觉得有点说不出的意外感。

直到不久之后,她再微信上公布自己时隔多年的恋情。我忽然就有点明白这种变化的源头。

生活不易,愿她能就这样轻松愉快的走下去。

归国之旅

第一站是上海。

8/10晚上到了上海,收到了赵贺同学的援助。去吃了油腻腻的烧烤,喝了一瓶啤酒,入住汉庭。

与他聊天,得知赵贺也已经离职,打算回家。说起原因,也无非是适合娶妻生子过日子。

次日,吃了一顿久违的早点,9点左右出发去外滩。

魔都不愧为魔都。魔得厉害。

另外,上海的建筑也是漂亮得很。

还看到了发哥的饭店。

Continue Reading…

再见,这一年

本命年的完结。这一年真的发生了好多事。因为这一年的状态一直在变,所以似乎特别漫长。

【0】

去年春节之前,逃离帝都,还乡。回家之后,我把房间从靠阳台的地方挪到了北边,把东西彻底地清理了一遍。买了书架,换了窗帘。

之前的房间虽然靠南,但却只有半间。另一半是客厅到阳台的通道。北边那间因为没有阳光,所以用来储物。这次变动,花了两天时间,才将各物归位,还扔掉不少东西,算得上是劳民伤财了。在这件房间,邻居的wifi信号比我家还强,用脚本跑出弱口令来,速度比家里还快。所以,小地方还是有小地方的好处的。民风虽然不再纯,好在民智也不怎么样。

然而,到了四月,家中多事,我从此居然再也没在这间房间中住过一晚。

Continue Reading…

我还活着


上次写blog已经是两个月前的事情了。

在py-opencv系列(虽然只有三篇)的第一篇中提到过,经过一年的准备,我在十月开始了正式的日本留学生活。本来开始新生活之后,应该有很多值得写的东西,但是却一直没写什么东西出来。一方面,我在宿舍没有开通网络,发blog很不方便。另一方面,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那就是blog里面应该写什么。

事实上,对于自己生活的记录和体验,我更多的写到了日记中。因为这种事情,在blog平台上,又是要给谁看呢,我想。想要分享的琐碎,基本上又统统扔到了 twitter 和 weibo 里面去了。技术上的文章,我又提不起精力去 post 上来。而自己的主业相关的内容,似乎又不适合post上来。

所以我就这样给自己的拖延症找着各种理由。

决定来发一篇blog的原因,是看到杜小白的blog。我订阅的个人博客,很多人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消失掉。开始只是不再更新,后来发现,连域名都失效了。我还不想这么消失。尽管懒,尽管拖延,但我还活着,我还没做好消失的准备。

大概以后会写写自己的生活变化。目前最大的变化是转到了双拼。目前还在痛苦的适应期。所以不适多打字。

真是好理由。

去仙台

2014-8-25一早,搭乘北京早班地铁,在双桥转乘机场快线,到达北京机场。
寄行李,换登机牌,过安检。

在乘坐通往登机口的场内列车的时候,看到车站的墙上写着:“前往登机口只需3分钟,不要着急。”不久前在知乎上看到过“有什么打动人心的设计”的问题中,有人的回答便是这个标语。实际看到之后会心一笑。

乘飞机飞往名古屋。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