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分类:

2017

2016 我只看了19本书,却看了125部电影/电视剧/动画……

九月末毕业,毕业前读博的事情发生了点意外,半年的时间几乎荒废。但迷茫了一段时间后还是决定继续读博。

毕业前的一次海外论文发表因为签证问题未能完成。

8月底的时候脱单。

11月回国一次,带着母上去帝都检查身体。好在并无大碍,但老妈对我的印象大为改观。她清晰地明白我不再是小孩子。

买了apple pencil。

写不下去了。

不知道为什么,尝试了几次也无法把这篇想象中的年终总结写出来。实际上今年确实发生了一些意义重大的事情。比如毕业,比如决定继续学业,比如脱单。这些事情有些是水到渠成,有些是一波三折,有些是功败垂成。但无意都会切实地影响我现在和之后的生活。

2 Comments

一叶知秋,一树何为

最近一直在踩单车去学校,一路上从乡下到城中到山上,最近越来越觉得,骑车真特么累。




2 Comments

新哥斯拉

19:50:58.jpg
去看了《新哥斯拉》。

很特摄,很庵野秀明,很EVA。甚至有段EVA中的音乐直接在片中使用。

和好莱坞有明显的不同,这部电影里面对哥斯拉的正面冲突表现不多,更多的是在面对灾难时的政府应对。

哥斯拉整个用了模型的造型,但是如此巨大的生物出现在东京市的镜头,魄力十足。这只哥斯拉的能力也

十分强劲,不愧是怪兽之王。

另外观众里面有很多老爷爷和老奶奶。日本在这方面太可爱了。

Leave a Comment

致西斯特女士

亲爱的 欧德·西蕬特 女士

你最近拿下了一座伟大的城池,这让我回忆起我们相识不久时的事情。

似乎是26年前,我从一场计划性围剿中侥幸逃生,被分配到了你的麾下。现在想来,你那时应该并没有做好成为一名长官的准备,又没办法对我痛下杀手,所以只能无奈接受你的部下。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习惯身边总有一个人的?是发现军粮总是少了一半的时候,还是我们一边相互掩护一边行军去训练场的时候?说到行军,这可能是我们一起做过最多的行动之一了。行军时我可以从你这里听到高级训练过程中的故事,和你一起做得各种不大不小的密谋。这样的事情一直持续到我们分别乘坐巨大的战车驶向自己的战场才中断。我在之后常常想,生活的本质其实就是分别而已,这在当时已经露出端倪,只是我们谁也没有意识的到。毕竟那时我们每年都还有漫漫无际的休战期,长到让我们相看两厌,不惜用争吵来杀掉时间。这正是每个年轻的士兵都会做的蠢事。尽管如此,一种模糊的合作关系还是渐渐稳定了下来,那就是所谓的《关于老子想怎么跟你打都行但是谁动你一根指头那老子就跟他拼了的协定》。

Leave a Comment

中二病少年观赏音乐会

img

实验室小姑娘参加的仙台市市民交响乐团今天有一场演出,所以去看了。人生第一次去现场听交响乐。

日本平时的周末也经常在车站、公园的地方看到有小的管弦乐团在表演,很多都是市民乐团。和国内相比,这里的年轻人虽然也是喜欢流行和摇滚居多,但是成年人,或者所谓的“大人”对于古典乐和爵士乐的接受程度似乎更高。反映在文化产品里面,无论是动画,小说还是漫画,都会受到经典音乐的影响。而这些文化产品本身又会反作用到音乐文化的推广上。估计喜欢经典作品的老家伙们会喜欢这个氛围的。

这次的演奏曲目是

  • 《十号karelia序曲》(Jean Sibelius)
  • 《降 B 小调二十三号钢琴协奏曲》第一、二、三乐章(柴可夫斯基)
  • 《D大调2号交响曲》 第一,二,三,四乐章(Jean Sibelius)

其中钢琴协奏曲请来了一个据说很厉害的韩国女钢琴家(Sun-A PARK),小姑娘跟我们介绍的时候就说,这是个很了不起的人。看介绍也是在各种国际大赛上得奖,确实大有来头的感觉。然而,这组曲目强烈的曲风让钢琴音色富有很强的攻击性,我个人似乎对这个风格的钢琴曲目并不是很感冒。

Sun-A PARK上台的时候,感觉比照片胖了不止一圈,简直有诈骗嫌疑。我承认我对胖子持有无差别性的主观敌意,但是她的身材真的影响了台风。尤其是演奏起伏巨大的曲目,感觉脂肪简直要甩出来。嗯而且,侧面看过去,跟贾玲一模一样。

除此之外,整场演出效果都很棒,当然是对我这种门外汉来说。比较有趣的是,我在观看表演的时候,能够感受到这种所谓“高雅”的美感。每个人的行为举止都彬彬有礼恰如其分。大概日语中的“立派”就是这个意思。然而我意识到这点的同时,第一反应却是在思考如何与这种“优雅”对抗。或者说,虽然我承认这种形式的优雅,但是却又矛盾地希望能站在他的对立面,比如街头文化,来与其交锋。而能击败对方的前提,我想,是能成为对方。所以怎么才能成为一个既能穿燕尾服,又能穿兜帽衫的家伙。

这简直太中二了。

One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