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分类:作

寻找萨利克

他们如此单纯,以至于认为贫穷是一种罪过,还可以通过赚钱来遗忘——杰拉尔·萨利克

一个朋友问我认不认识杰拉尔·萨利克,她的学生拿这句话来问她但她完全找不到这个人的资料。于是我去稍微查了一下。

搜了一下这句话,唯一出现的地方就是各种「名言警句列表」中,对于杰拉尔·萨利克是谁却一字未提。有意思的是,这句话出现了微商的励志名言列表中,但这难道不是在表达「赚钱是不可能的」这样的意思么……不愧是微商。而搜索萨利克这个名字则什么都找不到,即使推测了一下 杰拉尔·萨利克 的英文拼写(Jellal Salic),依然一无所获。

朋友还给了另一句话,据说也是杰拉尔·萨利克所说,大意是:
「我们个人的观点和国家的观点的差距,是国家力量的作证」。
这句话倒是顺利找到了原文:

我们的公民个人观点与官方观点之间的深刻差异,便是我们国力量的佐证。

One Comment

为何西蒙玩脏牌

「卧槽!」西蒙忽然大喊了一声,把身边的四十二跟龙马吓了一跳。四十二悄悄看看四周,还好火锅店里面本就嘈杂,这一声哀嚎并没有引来多少人的注意。看西蒙没了下文,加上对西蒙的这种大惊小怪的反应也早已习以为常,他就接着跟龙马聊魔兽评书节目的事儿了。没想到刚说了两句,西蒙就又来了一句「卧槽这真的假的啊!」龙马问了一句「怎么了」,但从表情来看也不是真的感兴趣。西蒙根本没把眼睛从手机上移开,接着说「哎你们看西总布发的这新闻了没,出大事了!你们赶快看看。」四十二和龙马这才嘀咕着打开手机。

……一个来自俄罗斯的匿名破解团队发表了一份声明,声称拿到了炉石传说的核心代码。相比代码泄露,该团队在代码中发现的内容则更令人震惊。「经过我们对代码的仔细梳理,我们确信炉石传说玩家会有50%~80%的概率概率是与 AI 而非与其他玩家对战。这时炉石传说匹配过程并没有发生,而是根据玩家信息和对战记录生成一个 AI 冒充其他玩家与其对战。而在与好友对战时,这种情况则不会发生。我们尚不清楚此机制的目的……」目前暴雪方面还未给出任何官方回应……

根据新闻的其他内容,除了这份声明以外,各种其他的细节也已经陆续地被爆出来,因此基本上可以确认这份声明内容的所言不虚。群里自然也炸开了锅,大家都在往群里扔各路媒体的消息。每当群里多爆出一点新的证据,西蒙的情绪就更消沉了一些。「怎么这样儿啊,这是为了什么啊」他看各种新闻时一直反复地重复这些话。但现在,他正把自己所有的移动设备从背包里拿出来,沉默却又恶狠狠地删除游戏。如果太用力点击屏幕还会触发 iOS 的3D touch,这又会让他多说一些脏字。

Leave a Comment

有关游戏、玩家、电影、艺术和其他

今天去看了《头号玩家》。

日本的上映时间比其他地方要晚,所以实际上互联网上对于这部电影的讨论热潮已经退散许久,连余温都没剩多少。拜此所赐,尽管我可以地避免接触任何关于剧情的讨论,但多少还是对大家的评价与反应有一些了解。抛开对作品的基础了解,一致性的好评令我有些厌烦。我的判断是,对于游戏文化爱好者来说,这部电影触及到他们的点,片中对于经典游戏形象的引用令人兴奋,所以很大程度上对电影的好评是基于这种小众认同感,以及圈外人的跟风好评。

说白了,我是抱着黑它的立场去看的电影。我知道它不会差,但是肯定没你们说的这么好。我要亲自看过之后,给出证明。

直接说结果吧,在电影院里面我想哭想笑想称赞想怒骂。老爷子宝刀未老。

Leave a Comment

洪水中的巴别塔


朋友,你听说过巴别塔么?

维基百科中的巴别塔词条中是这么描述的:

在这个故事中,一群只说一种语言的人在“大洪水”之后从东方来到了示拿(希伯來語:שנער‎‎)地区,并且决定在这修建一座城市和一座“能够通天的”高塔;上帝见此情形,就把他们的语言打乱,让他们再也不能明白对方的意思,还把他们分散到了世界各地。

4 Comments

月色真美的错

月色真美

今晚的月色真美啊。

这句话想必也是广为人知,几乎成了「阿姨洗铁路」的文艺版代名词。我想基本上大家都是从一个夏目漱石的故事中了解到这句话的。

今晚的月色真美(英文:I love you、日文:月が綺麗ですね/今夜は月が綺麗ですね)出自夏目漱石对英文”I love you”的翻译。

One Comment

奇怪的道理:上古怎么那么多神迹

在各种故事中你常常能看到以下情节下:

  1. 这是有强大力量的上古神器。
  2. 他找到了遗失了几百年的武功秘籍,练成了天下无双之技。
  3. 古籍中记载了毁天灭地的力量,但再也没人看到过。

你可能无数次想吐槽这不科学,技术最是随着时间发展的,古代的技术怎么会比现在的还要强?今天想说说这个事。(下图为《塞尔达 荒野之息》中上古文明留下的守护者。)
古代守护者

12 Comments

who is your dady

《银河护卫队2》好看得超出期待。

这部电影一如既往地非常漫威,从一开场就知道它一如既往地「不严肃」。然而看到最后,反而会觉得这故事很让我触动。可能英文的Touching更准确一点:没有那么激动人心,也没那么震撼,但就是点到为止又切切实实地触碰到一些点。

14 Comments

Null in Shell


看了《攻壳机动队》真人电影。

虽然在看之前已经读到过一些不太好的评论,并且对于好莱坞的改编也有所准备,但从电影院出来的时候我还是叹了一口老气。没想到在有这么多好的原作和改编作品在前,居然还能拍成这个样子。预告片可真能编。

我想起来在电影还在拍摄期间,押井守曾被邀请到过现场,并对电影给出了很高的评价。这让我想起一个故事。有个朋友刚来日本的时候,听到日本人夸自己日语说得好,就觉得自己下的功夫果然都没白费;直到有一天遇到一位只会说「早上好」的外国人,居然被日本人称赞「你日语说的真好啊」,这才明白日本人的好评是怎么回事。

One Comment

主不在乎

今天看到《死神永生》获得了雨果奖的提名。虽然我个人不是很看好他能斩获头筹,但如果真能做到,那将是非常鼓舞人心的事情。

《死神永生》出版的时候,我还在读大四。第一版平装的装帧并不是很好,但拿到手里还是让人异常兴奋。我在宿舍窝了两天没出门,一口气读通了一遍。在我终于走出宿舍,看到太阳的时候忽然想到,尽管地心说已经存在了接近两千年,但是人们抬头看到的,依然只是一轮白日而已。但我再次看到它,却不自觉地用「恒星」的概念去解释它。

这时候我知道,从此之后,《地球往事》的读者和其他人将产生逻辑上的生理割离而渐渐进化为两个物种。

2 Comments

奇怪的道理(2):我思故我在

拖了好久,这次想说一条大名鼎鼎的命题,那就是

我思故我在。

这句话出自笛卡尔,即使在笛卡尔的各种观点与著作之中,这句话几乎也是最广为人知的一个了,应该和笛卡尔坐标系有的一拼。而且和坐标系一样,很多人并不知道这句话的作者是笛卡尔,其实也不太清楚是什么意思。

10 Comments

奇怪的道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小考

经常能看到这句谚语,一般是「俗话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句话的通俗解释为:「人不为自己的利益打算,天地都要诛灭他。」我一直以为这是一句出自经典的古语,所以有些怀疑它是不是遭到了讹传,毕竟古代学生读得都是「圣贤书」,有什么圣贤会讲这种话。所以稍微查了一下。

稍微搜了一下就发现这句话果然是有争议的。

4 Comments

摸鱼

摸了画一张罗。

iPad pro + apple pencil + Adobe Draw

Leave a Comment

守规矩的丧尸——《请叫我英雄》

终于看了《I AM A HERO》。

这是一部丧尸漫画改编的电影,中文翻译为《请叫我英雄》。这个名字其实有点微妙。按照我的理解,“我是英雄”是讲给自己听的,而“请叫我英雄”则给人「证明给别人看」的意味。

这部电影上映的时间刚好我在准备毕业答辩,等答辩结束发现已经下线了,似乎在网上也没有引起热议,可见漫画原著也并不是一个受众广泛的作品。我也是在影院里面看到预告片,回来查过之后才去读过。读完第一卷,感觉这个作者是要成大事的人,因为作为一部丧尸漫画,标准意义上丧尸首次登场,是在第一卷结束的时候。也就是说,作者为了把主角的形象堆好,耐着性子讲了一整卷的日常,作为一部丧尸漫画的开头。

10 Comments

一篇关于科幻小说的老博客

整理博客原稿的时候,发现一篇没写完的文章,当时想写什么已经忘了,但是好像这篇残搞也挺完整的。混一发更新。其实还有一篇……就不发在最新这里了,投递到它应该在的坐标去好了。

刚刚读完《火星救援》。日本这边的电影要下个月才上线,现在以及急不可待。

问了几个在国内的朋友,有一个朋友说,不如《星际穿越》科幻梗多,有很多槽点。另一个还没看,但也说虽然评价不错,但是大家都说有很多不合理之处。这个评价我其实有些意外,因为这部电影的卖点,或者被人津津乐道的地方就在于他的真实性。作为一部正统的硬科幻作品,这几年和它最接近的应该不是《星际穿越》,而是《地心引力》。《星际穿越》虽然也有很多考究之处,但还是用到了很多未来科技。而这一部和《地心引力》一样,故事的依托所在,完全是基于目前的科技现状。没有超纲知识点。

Leave a Comment

没有那么美好的语音输入

老罗这次的相声讲得一如既往得好听,听得我都要吃安利了。Smartisan手机除了丑,基本上没什么让我觉得不好的地方,尤其是在出了黑色款之后。白色充满了塑料的廉价感,而我看到的所有媒体在评论咖啡金的时候都会说:“这个颜色好不好看我们不多做评论……”。也许实体机的效果要比照片漂亮也不一定。

除了令人满意的硬件配置之外,这次最令人瞩目的就是老罗的“信息输入,编辑处理和打通应用边界的终极解决方案”了。包括“讯飞”,“三星”,和“微不足道的一小步”。

6 Comments

写不下的定理证明

19:56:42.jpg

我有一个绝妙的证明,但这里太小,我写不下了。

三百多年前,费马在《算术》的空白处写道。一直以来,我对费马的了解几乎只限于这句话,知道他是一个十分聪明的数学家。但当我终于读完了这本书,我才明白他的才智是如此的令人难以理解。

3 Comments

不知不觉来自异世界的力量已经开始入侵作为不是勇者的普通人我应该怎么办

16:34:12.jpg
借助Pokemon GO的号召力,AR终于有了一次重归大众视野的机会。AR(Augmented Reality),中文译作增强现实,并非从未风光过。早在VR的大潮肆虐之前,Google眼镜就曾经尝试将AR推向热点。可惜的是事到如今,眼镜还是眼镜,但A却被V取代。

16:35:35.jpg

Leave a Comment

镜像为什么是左右而不是上下相反

其实这个问题很早之前就想过,大概也有一个答案。但是前些日子忽然又想起来点别的事情,最近五月病又重的厉害,索性拿出来写写好了。

这个问题乍一听还挺唬人的,我初中的时候第一次遇到这个问题,首先想到的是小孔成像的视觉原理,当然了其实并没有什么关系。而答案其实意外的很简单(?)。一言以蔽之:

镜子没有颠倒上下,也没有颠倒左右,而是颠倒了前后。

One Comment

撸了一个钢铁侠

 

Autodesk sketchbook for iPad

10个小时,上阴影上出来一个水墨版。

要死要死,想买apple pencil。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