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分类:

Debt 的 b 不发音

最近读到了这样一段小文章,大致讲了英文中一些字母不发音原因,比如 debt 中的 b。我之前一直以为类似日语中的促音,这些字母本质上要发音(至少要保持口型),但是因为节奏问题不适合真的发声。但原因似乎更简单也更有趣。 以下是对原文的翻译。

大多数时候,如果你从某人那里借了钱(indebted),你会对他心存感激。因为他们给予了你一些东西,或者令某些事情成为可能。但如果你以同样的心态考虑 debt 的读音,那就是另一回事了,因为它并没有给我们任何好处。

如果我们发现单词中出现一些不发音的字母,这通常都预示着这些单词有一些古早的发音。而有时候这并不是语言的错,而是词法的锅。

Debt 这个词源于中世纪英语单词 dette,来自于古法语中的 dette 或者 dete。注意这时候很明显没有 b。但在那个被我们称为中世纪的黑暗年代,有一些学者会加一个 b 进去。他们知道这个单词的词源是拉丁语中的 debitum,所以他们觉得应该致敬一下——而且他们有这个资源往英文和法语单词中塞一个 b 进去。尽管这个字母从来就不会发音,这个拼写却就这么定下来了。

现代法语已经把这个硬按上去的字母给拿掉了,但英文却没能办到。这样的无声字母问题(出于同样的原因)还有很多,比如 doubtplumbersubtleindict, 当然还有 island

(全文完)

Leave a Comment

新头像

摸鱼画了张新头像。

face_blue_face.jpg

主要是因为头发变长了,比这张还要长。保持了之前的构图,并维持了猫头的独眼和蓝色配色。

不过暂时没有换掉猫头的打算,因为猫头元素更为简洁所以还挺好用的,而且辨识度也更高。

Leave a Comment

婚姻是坟墓

婚姻是坟墓。

当然也有人说婚姻是围墙。那也肯定是墓地的围墙。

当一个人脱离了单身的状态,他就开始了前往社会性死亡的旅程,婚姻就是他们的终点。 当你的朋友结婚,这个人还在,但是这个朋友算是没了。如果你有机会走进去吊唁,很可能会发现墓碑上刻的是「XXX挚友」。

幸福的婚姻是天堂,可以享受天伦之乐。不幸的婚姻是地狱,而且考虑到离婚难度越来越高,简直万劫不复,不得超生。 但不论哪一遍,都跟人间没什么关系了。

那些没结婚的人,只能看着身边的朋友一个一个死去,跟自己天人永隔。 可能偶尔,清明的时候他们会找你倾吐一下婚后生活的琐事,基本上跟托梦差不多。 为了安抚他们你可能还要请他们吃点东西。

单身派对,其实就是「最后一顿想吃点什么就吃点什么」的意思。

有的人你还能做做临终关怀,作为朋友陪他走完最后的旅程。 有的人连告别的机会没留给你。好好的人,忽然就结婚了。

有一天你遇到个老朋友,就跟他聊了会。 第二天跟别人谈起这个朋友。对方睁大眼睛问你:「你在说什么啊,他早就结婚了啊!」

你说吓不吓人。

Leave a Comment

P 与 NP 的诗人

如果我的记忆没有偏差,《吞噬者》是刘慈欣在2001年发表在《科幻世界》上的一篇短篇小说。这篇小说讲述了人类与外星人抗衡的故事,虽然篇幅短小,但写得波澜壮阔。

之后不久,他写了这篇小说的续篇《诗云》。《诗云》中出现了一个更高级文明,一个可以为所欲为的神级文明,顺手就把外星文明给灭了。听起来是不是很像《地球往事》的套路。

3 Comments

会痛

这本书的原名叫 This is going to hurt,中文译为《绝对笑喷之弃业医生日志》。我读到一半的时候推荐给群里正在读医的朋友,才知道这书其实十分畅销,畅销到让我动了放弃读下去的念头。(说不定你很快就能在某个公众号看到对此书的推荐了,虽然它是去年引入国内的)当然这只是单纯的逆反心理,所以我还是老老实实读完了。确实挺好看的,还是推荐给各位。更何况你还能在注释中学到很多奇怪的医学知识,比如

SCBU是新生儿特殊护理病房,NICU是新生儿重症监护病房,PICU是儿科重症监护病房,PIKACHU是一种口袋怪物。

Leave a Comment

《光明王》的众神

这本书出版于 1968 年,并斩获了雨果奖。

故事利用了佛教与印度教的冲突作为背景,看起来是一场利用宗教进行的革命。但实际上所有但神性都来自科技。我不打算说太多评价,因为这本书都序言和后记两位作者就足以吸引读者驻足了。

他们分别是 乔治·R. R. 马丁 与 刘慈欣。

因为整本书套用了印度教与佛教的历史背景和宗教设定,文中出现了大量神明。对于不熟悉宗教背景的读者(比如在下)来说,读起来总会遇到麻烦。因此我整理了脑图如下。其中有些内容是小说中的情节,也有一些是我查阅维基百科之后得知的信息。有剧透。

One Comment

溃疡

八九十年代的老书似乎都有一种奇怪的甜味,我到初中毕业为止,读过的大部分书都有这种味道。

我4岁开始上幼儿园。这家幼儿园在一个 L 形胡同的一头,胡同的另一头就是外公的家。老妈姐弟四人,各家的孩子几乎都是在这家幼儿园毕业的,也几乎都是跟着外公外婆长大的。

Leave a Comment

缓缓而来的博尔赫斯

我对博尔赫斯一无所知。

当然也不是真的一无所知,不然我也不会读到这本《博尔赫斯谈话录》了。
中学的时候,在课本中读到过一句「我缓缓而来的失明。」不知为何一直留在我脑中。我记得在这句话的注释中只是简单提到博尔赫斯这个名字,总之是个了不起的人,并且中年眼盲。

在这本书中,我找到了(可能是)这句话的出处:

卡维特:失明给你带来了什么变化吗?
博尔赫斯:因为我发现我是在逐渐失明,所以我并没有什么特别沮丧的时刻。它像夏日的黄昏徐徐降临。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