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标签:book

会痛

这本书的原名叫 This is going to hurt,中文译为《绝对笑喷之弃业医生日志》。我读到一半的时候推荐给群里正在读医的朋友,才知道这书其实十分畅销,畅销到让我动了放弃读下去的念头。(说不定你很快就能在某个公众号看到对此书的推荐了,虽然它是去年引入国内的)当然这只是单纯的逆反心理,所以我还是老老实实读完了。确实挺好看的,还是推荐给各位。更何况你还能在注释中学到很多奇怪的医学知识,比如

SCBU是新生儿特殊护理病房,NICU是新生儿重症监护病房,PICU是儿科重症监护病房,PIKACHU是一种口袋怪物。

Leave a Comment

《光明王》的众神

这本书出版于 1968 年,并斩获了雨果奖。

故事利用了佛教与印度教的冲突作为背景,看起来是一场利用宗教进行的革命。但实际上所有但神性都来自科技。我不打算说太多评价,因为这本书都序言和后记两位作者就足以吸引读者驻足了。

他们分别是 乔治·R. R. 马丁 与 刘慈欣。

因为整本书套用了印度教与佛教的历史背景和宗教设定,文中出现了大量神明。对于不熟悉宗教背景的读者(比如在下)来说,读起来总会遇到麻烦。因此我整理了脑图如下。其中有些内容是小说中的情节,也有一些是我查阅维基百科之后得知的信息。有剧透。

One Comment

缓缓而来的博尔赫斯

我对博尔赫斯一无所知。

当然也不是真的一无所知,不然我也不会读到这本《博尔赫斯谈话录》了。

中学的时候,在课本中读到过一句「我缓缓而来的失明。」不知为何一直留在我脑中。我记得在这句话的注释中只是简单提到博尔赫斯这个名字,总之是个了不起的人,并且中年眼盲。

在这本书中,我找到了(可能是)这句话的出处:

卡维特:失明给你带来了什么变化吗?
博尔赫斯:因为我发现我是在逐渐失明,所以我并没有什么特别沮丧的时刻。它像夏日的黄昏徐徐降临。

3 Comments

当我谈读书时我谈些什么

看到这个题目,应该就知道我在说什么了吧。

《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这个名字,让我不禁想起《我们仍未记得那天所看到的花的名字》。虽然这两部作品毫无关联,但是这是我的第一感受之一。

作为惯例,我先讲讲我读这本书的背景。

读这本书的原因只是单纯的想看看村长到底谈了些什么。于是我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把这本书的电子版扔到手机里面。然而真正开始阅读,反而是在几周之后了。

2月上旬,我被拉去一个封闭的地方干活。在为数不多的闲暇时候,我读完了《嫌疑人x的献身》。(顺便提一句,这真是一本超赞的推理小说,不愧于东野圭吾的名号。)在读完之后,我决定开始读这本《当》。

我们先来说说,这本书的内容。

Leave a Comment

《冰菓》轻推理小说推荐

所谓轻小说,我觉得百科里面下面这段定义还挺有意思的。一般而言以下几种情况只要符合一条就可以认定为轻小说:

  • 作者说这是轻小说。
  • 这本小说是在一个只出版轻小说的文库出版的。
  • 编辑广告宣传这本是轻小说,以及包括第一条在内各种官方说法定义它是轻小说。
  • 虽然是废话,不过还有被这本轻小说真厉害认可是轻小说的作品。
  • 主流舆论认为这本书可以称之为轻小说。

轻小说这种题材,没有明确的定义,从我个人的阅读感受,就是故事发生在日常背景,没有激烈的矛盾冲突,或者虽然矛盾很激烈但描述语言很轻松,读起来平缓清淡。

Leave a Comment

渡边,青豆,和卡夫卡

这一段时间,一直想写一点关于村上春树的一点感受,现在终于有时间了。刚洗了澡,宿舍还真冷。

接触村上春树,算是从10年刚开始。当然,再早一点,高中的时候算是久仰过大名,但也只限于听说过那部《挪威的森林》。

真正用拜读的态度去读村长,应该就是从《挪》开始。我一直以为在此之前并未接触过村长的文章,然而某天翻开一本村长短篇小说集的目录时,一篇《电视人》赫然跃入眼底。

这真是一种戏剧性的邂逅,原来很久之前,我和村长的第一次相遇,竟然是在《SFW》上的一篇短篇科幻小说,正是《电视人》。

那时我尚年幼,对这篇文章作者并未在意,但是当时这篇文章怪异的行文方式让我印象深刻,也因此,《电视人》这个标题深深刻入脑海,以至于在翻到文集目录的时候,才恍然大悟。原来你就是当年路过窗前的那个怪异少年啊。

为什么忽然想读《挪》,原因已经记不清楚了。然而事实是,这是我难得的正确决定之一。

我对《挪》十分喜欢,无论是故事本身,还是讲故事的方式,都十分精彩。我习惯在手机上面读书,可以利用等人,等车,等饭,等睡的闲散时间随时阅读。但是在看过《挪》之后,决定一定要买下一本,摆在书架上面。过几天回家之后,打算再重新读一遍。

当时去书店买《挪》的时候,已经有《1Q84》的BOOK1出售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