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主不在乎

今天看到《死神永生》获得了雨果奖的提名。虽然我个人不是很看好他能斩获头筹,但如果真能做到,那将是非常鼓舞人心的事情。

《死神永生》出版的时候,我还在读大四。第一版平装的装帧并不是很好,但拿到手里还是让人异常兴奋。我在宿舍窝了两天没出门,一口气读通了一遍。在我终于走出宿舍,看到太阳的时候忽然想到,尽管地心说已经存在了接近两千年,但是人们抬头看到的,依然只是一轮白日而已。但我再次看到它,却不自觉地用「恒星」的概念去解释它。

这时候我知道,从此之后,《地球往事》的读者和其他人将产生逻辑上的生理割离而渐渐进化为两个物种。

分类

当我谈读书时我谈些什么

看到这个题目,应该就知道我在说什么了吧。

《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这个名字,让我不禁想起《我们仍未记得那天所看到的花的名字》。虽然这两部作品毫无关联,但是这是我的第一感受之一。

作为惯例,我先讲讲我读这本书的背景。

读这本书的原因只是单纯的想看看村长到底谈了些什么。于是我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把这本书的电子版扔到手机里面。然而真正开始阅读,反而是在几周之后了。

2月上旬,我被拉去一个封闭的地方干活。在为数不多的闲暇时候,我读完了《嫌疑人x的献身》。(顺便提一句,这真是一本超赞的推理小说,不愧于东野圭吾的名号。)在读完之后,我决定开始读这本《当》。

我们先来说说,这本书的内容。

分类

渡边,青豆,和卡夫卡

这一段时间,一直想写一点关于村上春树的一点感受,现在终于有时间了。刚洗了澡,宿舍还真冷。

接触村上春树,算是从10年刚开始。当然,再早一点,高中的时候算是久仰过大名,但也只限于听说过那部《挪威的森林》。

真正用拜读的态度去读村长,应该就是从《挪》开始。我一直以为在此之前并未接触过村长的文章,然而某天翻开一本村长短篇小说集的目录时,一篇《电视人》赫然跃入眼底。

这真是一种戏剧性的邂逅,原来很久之前,我和村长的第一次相遇,竟然是在《SFW》上的一篇短篇科幻小说,正是《电视人》。

那时我尚年幼,对这篇文章作者并未在意,但是当时这篇文章怪异的行文方式让我印象深刻,也因此,《电视人》这个标题深深刻入脑海,以至于在翻到文集目录的时候,才恍然大悟。原来你就是当年路过窗前的那个怪异少年啊。

为什么忽然想读《挪》,原因已经记不清楚了。然而事实是,这是我难得的正确决定之一。

我对《挪》十分喜欢,无论是故事本身,还是讲故事的方式,都十分精彩。我习惯在手机上面读书,可以利用等人,等车,等饭,等睡的闲散时间随时阅读。但是在看过《挪》之后,决定一定要买下一本,摆在书架上面。过几天回家之后,打算再重新读一遍。

当时去书店买《挪》的时候,已经有《1Q84》的BOOK1出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