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标签:翻译

月色真美的错

月色真美

今晚的月色真美啊。

这句话想必也是广为人知,几乎成了「阿姨洗铁路」的文艺版代名词。我想基本上大家都是从一个夏目漱石的故事中了解到这句话的。

今晚的月色真美(英文:I love you、日文:月が綺麗ですね/今夜は月が綺麗ですね)出自夏目漱石对英文”I love you”的翻译。

One Comment

中国最畅销的科幻小说是关于一个中国统治的世界(China’s most popular scienc

在西方国家,你大概经常能听到这样的观点:写一篇关于短期内的未来的科幻小说是不现实的——日新月异的科技会让那些对近期未来的预测都变成无用功。但是从L.A. Times中的一篇文章来看,中国科幻文学似乎没有这种限定,而且一大部分的中国科幻作家都会预言这样一个世界:中国崛起成为唯一的超级大国,而美国则陷入衰落。

Leave a Comment

OpenVPN分析

OpenVPN

从架构上来看,OpenVPN在某种程度上和 tinc 或者和VTun 比较相近,它是一个基于用户模式(user-mode)的程序,通过 TUN/TAP 接口与 TCP/IP 栈进行通信。作为用户程序运行的 OpenVPN,带来了移动性和易维护性的优点,正如我们在 VTuntinc 中看到的那样。和 tinc 一样,OpenVPN 在VPN服务中使用两种通道:一个携带用户的IP数据报文的数据通道,一个处理“密钥交互和配置(key negotiation and configuration)这种协议事务的控制通道。

OpenVPN 把两个通道都封装在UDP数据包中。两个通道使用相同的端口,所以一个给定的数据报既可以包含数据通道数据也可以包含控制通道数据。因为OpenVPN使用TLS协议进行认证和密钥交换,而TLS需要一个可靠的传输层,所以OpenVPN在控制通道中添加了一个可靠的层。这样保证了TLS所需要的可靠性,但是在数据通道中没有高可靠性的层( but that there will not be competing reliability layers on the data channel),所以我们在SSL和SSH VPN 中看到的干扰现象不会发生。

Leave a Comment

暗夜红天(译“red sky at night”)

By Matthew Juke(新闻作者,译者注)

20世纪九十年代,中国从一个封闭的壳中苏醒,开始看到越来越多的科幻作家涌现出来。在我们面前的,则是中国最突出也是最高产的两位科幻作家,韩松和潘海天。书虫准备在三月十七日的中国科幻和中国未来可能性的主题中邀请此二人(who are going to be putting forth the case for Chinese science fiction and the prospects for the future of the country at the Bookworm on March 17.)

在此之前,他们对环球时报谈到了科幻的过去,当下,以及在未来的状况。

第三代(Third foundation)

早在变革和开发之前,中国科幻便开始了启蒙(emerge)。而当下,这两个人都被看作是中国第三代科幻人。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