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标签:涂写

随便叫什么标题都好反正一年就一次

这算是一年的总结么?

也许不是。只是因为2016近在咫尺,手表上的12点方向如同一道死线,对着我步步逼近。所以这更像是一种抵抗,一种尝试说服自己没有虚度一年光阴的挣扎,一种没办法漂亮胜出,又不甘心漂亮地失败,而堕落到丑陋的困兽之斗。

老实说,抗争的效果不是很好。

2 Comments

你可还记得那个魔法少年

在豆瓣小组中看到了关于哈利波特的讨论。忽然就想找时间重头将哈利波特的小说和电影重新看一遍了。

从我豆瓣里面标记的“想看”和“看过”数量来看,当前的主要矛盾是日渐积累的新作品和越来越少的闲时间之间的矛盾。总的来说就是虽然很多经典作品值得反复回味,但却很难下定决心花费时间重温。你面对繁华三千六水的时候,还有心思面对自己饮过的一瓢么?或者这就像是你和朋友们说的再见一样,大家约好后会有期,但可能老死也未曾再见过一面。

但是不论如何,《哈利波特》系列的重温优先级已经被我提高了。

初次见到哈利波特,是在一张质量甚好的盗版VCD上。中英文双声道复刻版,到现在我都还留着。那年是2001年,我11岁,电影中的哈利在海边的小屋里给自己过了11岁生日。从这年开始,魔法少年的旅程开始了。

从魔法石到死亡圣器,罗琳以一部童话为开端,将故事推向了一段宏大历史的终结。我最喜欢的是《凤凰社》一部。从这一部开始,很多人物做出了自己命运的抉择。凤凰社作为地下组织开始正式反抗;魔眼莫迪与小天狼星的牺牲;双子的叛逆;邓布利多和伏地魔的正面冲突等等。

我至今记得双子愤而离校的画面。书中写到,双子由于和乌姆里奇作对,扫帚被铁链锁起来。最终两人决定退学作为最后的抵抗。呼出召唤咒语之后,扫帚扯断了锁链飞到二人面前,载着两人扬长而去。

双子两人有着绝好的天资,吐槽能力,以及面对再糟糕的情况都能讲笑话的特异能力。如果不是这段历史,也许他们能够成为开发整蛊道具的传奇二人组。但在乔治对着镜子祝弗雷德生日快乐的时候,只能让人感叹物是人非。

与其他的巨作一样,整个故事中,每个人物都有传奇的命运。所有角色都成为这段魔法历史的一个齿轮。他们为了相同和不同的理由而战斗,无论生死成败,这些战斗的身姿都在书中大放异彩。

当读完最后一部,哈利在9又3/4站台送自己的儿子,阿布思·西弗勒斯·波特,登上火车的时候,马尔福朝着他轻轻点头。掩卷回首,这段波澜壮阔的魔法诗篇历历在目,仿佛10年的岁月摆在眼前。

这时候,哈利的父母都是金发,哈利和斯内普都是黑发这种事情谁又会在意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