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大学故事

今天听姥爷讲他读大学的故事。

最开始他考进了齐鲁大学。“说是学校,但是每天住在一个破庙里面,整天闲着没事做。”我查了一下,齐鲁大学是一个基督教的教会学校。他说的“破庙”大概是教堂之类的东西吧。每天闲的无事做,大概是接收传教布道之类的事情。

后来国军办了大学,而且每天管饭吃,这在当时对他有莫大的吸引力。他便跑去考进这所大学。然而不久,国军跑回台湾去,有些学生一同去了台湾,有些学生则留下返乡。姥爷属于后者。

这时候,华东大学和华东军政大学联合招生。“报考的时候,我特意告诉他们我要上的是华东大学,不是华东军政大学。当时军政大学的人穿的是绿军装,华东大学穿的是灰衣服,我就专门找穿灰衣服的人报考。”

姥爷如愿以偿,进了华东大学。但两所大学其实是在一起的。后来,华东大学和华东军政大学干脆就合并了。原来当时有个政策,“不惜一切手段吸引知识分子入伍。”这个不惜一切手段,其实就是说“骗也可以”了。

当时陈毅是大学校长,又一次来做报告,陈毅说,有人讲我们这里不是大学,我们这个学校有一万多人,难道还不够大么?有人讲我们这里没有教授,错,我们这里人人都是教授,我是你的教授,你也是我的教授,我们是相互学习相互教授。

这种话说白了,就是表明了没打算跟你说理的。

结果,在这里几年,还是一天学也没上成。

后来被编入部队才知道,原来从入学开始,就算是入伍了。“从入学开始算军龄,倒也占了便宜。”

有一次部队派他去一所大学交流学习,结果莫名其妙地被留下来做了讲师。数学语文地理都由他来讲,而且评价还不错。

老爷子前后上了四个大学,放在现在也足以让人嗔目了。而且四个大学都没有书可以读,这就更让人惊奇了。但是从那个时代开始,大概国内的学术巨匠便断层了吧。

分类

仲夏晨之梦

当我们的作品可以勉强跑起来,足够我们通过课程设计的答辩的时候,自习室的窗台已经有晨曦爬了进来。尽管在夏天,天亮的比较早,但我们还真是和代码斗争了一整晚。电脑桌面上的时钟忠实地告诉我,还有一个小时就到了早饭时间了。

你知道,我这里是指的正常的早饭时间,也就是七点到七点半的时间。

我和猫说,难得有机会早起,我们去吃早饭吧。猫说,太早了吧。我说那我们就出去走走吧。

凌晨的那场世界杯比赛已经踢完了,狂热的球迷也都已经在舍友的呓语中翻身爬到自己的床铺。走廊里和谐静谧,只有自己的脚步声。整个世界一下安静的让人觉得陌生。在这个吵吵闹闹喋喋不休的城市,就算是大学里面也每天充斥这各种罗哩罗嗦的事情。这种麻烦事情向海草一样束缚住理想的手脚。你想摆脱它,但很多时候却不得不以它为食。最大的悲剧莫过于,被包养的同时还想独立。

分类

吵吵闹闹

生活周围一直有一堆人吵吵闹闹,这让我很不爽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喜欢和别人相处了

米特尼克说过,人,是信息安全中最薄弱的一环

所以,我觉得, 人,是很不安全的东西

身边的一些人,真是啰嗦啊,而且装b装的厉害。好像天上地下无所不通的样子。

还有,世界杯以来,个寝室里面嘈杂的调侃
拖鞋在走廊里的摩擦声
qq刺耳的提示声
短信提示声
电话铃声
敲门声
水声

整个生活都很啰嗦,罗嗦罗嗦罗嗦……

还有,我宿舍里的韩国人。每天会生产各种噪声。对于韩国,,我不想多说什么,69什么的,圣战什么的,棒子什么的,跟我都没关系,在我看来,单纯的仇视,毫无理由的仇视,甚至自己制造出理由仇视,都不是什么聪明的做法。尽管如此,我还是无法忍受韩国人的生活习惯。每天在我学习和睡觉的时候,身后的各种噼里啪啦的声响真是很麻烦呐。

今天写了一点Java,对语法有了基本的了解。果然,Java和c的区别很大。但是,还是喜欢c的简洁。同学跟我争论说,就应该丰富才对,就像瑞士军刀一样。我说,现在瑞士军刀还是拿来用的东西么,大家都用来收藏了。

收到消息说,本市将引入监管手段,全市网吧午夜0点断网,并对全市网吧进行监控。

而,疼训受到了中宣部的表扬,因为它致力于网络文化的和谐建设。

我想起了wow吧的一句签名:每当我对你打呵呵的时候,其实我心里说的是qnmlgb的。

我真想说,呵呵。

下午,打了一会篮球。身体果然还是不够强壮。

现在巴西正在和葡萄牙火拼,两边都很积极。

世界杯开打很久了。该回家的,不该回家的都回家了。

不过,还好阿根廷还在。

分类

晚上出去吃饭了。

大鸟说,好虚啊,出去吃东西补补吧。于是就去了。

天气还不错,出来吃饭的人很多。路两旁的小摊都支了起来。在外面点上一些烧烤,要上几瓶啤酒,是享受黄昏的好方式。

和小林三个人一路走到火万里,点了肉串和拉皮。然后就是闲扯。和小林无非是扯手机,iPhone,Android,计算机,网络什么的。或者预测各大巨头的发展趋势之类。

最近要做Java和jsp的东西,同时还要用c#做课设,所以看了一点相关的东西。发现原来自己之前对面向对象的理解很片面。c++还真是一个扭曲的东西,难怪自己一直对他没好感。

关于大学,也上了两年了。中国大学的现状,也有一点了解。得出的结论无非是,作为一个行政机构,想建立世界一流水平的大学,无异于痴人说梦。

根本没有希望。

于是关于出国,之前的愿望又忽然变得愈加强烈起来。对于一个没有故乡情结的家伙来说,能够到处走走,真是不错的未来。一个人去客地他乡,踏踏实实的过自己的生活,写自己的程序,做自己的项目,玩自己的玩具。

真是莫大的诱惑。

英国,日本,真向往啊。

暑假要去社会实践,北京,还是深圳?

从北京回家真方便。不过深圳作为大陆最南,还真想去看看。纠结……

不过现在更倾向于去深圳……

一会出去搞一枚硬币解决吧。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