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洪水中的巴别塔

朋友,你听说过巴别塔么?

维基百科中的巴别塔词条中是这么描述的:

在这个故事中,一群只说一种语言的人在“大洪水”之后从东方来到了示拿(希伯來語:שנער‎‎)地区,并且决定在这修建一座城市和一座“能够通天的”高塔;上帝见此情形,就把他们的语言打乱,让他们再也不能明白对方的意思,还把他们分散到了世界各地。

分类

无尽的生死斗——《众病之王》读记

读完《众病之王》陆陆续续花费了我两个半月的时间。虽然大都是在地铁上的零散空闲,但对一本书来说,这也是一段相当长的过程了。读完最后两章,在豆瓣阅读的末页打上五星之后,我不自觉地长舒了一口气。我对自己的记忆力十分不满,书中很多细节在脑中都已模糊不清,但这一刻却依然有一种经历过漫长的历史,终于从另一个世界中抽身出来的错觉。如同见证过朝代更迭的老人,也许很多往事都已消散如烟,但历史的车轮已经在皮肤和灵魂上都碾下无法抚平的辙痕。

分类

大学故事

今天听姥爷讲他读大学的故事。

最开始他考进了齐鲁大学。“说是学校,但是每天住在一个破庙里面,整天闲着没事做。”我查了一下,齐鲁大学是一个基督教的教会学校。他说的“破庙”大概是教堂之类的东西吧。每天闲的无事做,大概是接收传教布道之类的事情。

后来国军办了大学,而且每天管饭吃,这在当时对他有莫大的吸引力。他便跑去考进这所大学。然而不久,国军跑回台湾去,有些学生一同去了台湾,有些学生则留下返乡。姥爷属于后者。

这时候,华东大学和华东军政大学联合招生。“报考的时候,我特意告诉他们我要上的是华东大学,不是华东军政大学。当时军政大学的人穿的是绿军装,华东大学穿的是灰衣服,我就专门找穿灰衣服的人报考。”

姥爷如愿以偿,进了华东大学。但两所大学其实是在一起的。后来,华东大学和华东军政大学干脆就合并了。原来当时有个政策,“不惜一切手段吸引知识分子入伍。”这个不惜一切手段,其实就是说“骗也可以”了。

当时陈毅是大学校长,又一次来做报告,陈毅说,有人讲我们这里不是大学,我们这个学校有一万多人,难道还不够大么?有人讲我们这里没有教授,错,我们这里人人都是教授,我是你的教授,你也是我的教授,我们是相互学习相互教授。

这种话说白了,就是表明了没打算跟你说理的。

结果,在这里几年,还是一天学也没上成。

后来被编入部队才知道,原来从入学开始,就算是入伍了。“从入学开始算军龄,倒也占了便宜。”

有一次部队派他去一所大学交流学习,结果莫名其妙地被留下来做了讲师。数学语文地理都由他来讲,而且评价还不错。

老爷子前后上了四个大学,放在现在也足以让人嗔目了。而且四个大学都没有书可以读,这就更让人惊奇了。但是从那个时代开始,大概国内的学术巨匠便断层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