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分类:作

暗夜红天(译“red sky at night”)

By Matthew Juke(新闻作者,译者注)

20世纪九十年代,中国从一个封闭的壳中苏醒,开始看到越来越多的科幻作家涌现出来。在我们面前的,则是中国最突出也是最高产的两位科幻作家,韩松和潘海天。书虫准备在三月十七日的中国科幻和中国未来可能性的主题中邀请此二人(who are going to be putting forth the case for Chinese science fiction and the prospects for the future of the country at the Bookworm on March 17.)

在此之前,他们对环球时报谈到了科幻的过去,当下,以及在未来的状况。

第三代(Third foundation)

早在变革和开发之前,中国科幻便开始了启蒙(emerge)。而当下,这两个人都被看作是中国第三代科幻人。

2 Comments

渡边,青豆,和卡夫卡

这一段时间,一直想写一点关于村上春树的一点感受,现在终于有时间了。刚洗了澡,宿舍还真冷。

接触村上春树,算是从10年刚开始。当然,再早一点,高中的时候算是久仰过大名,但也只限于听说过那部《挪威的森林》。

真正用拜读的态度去读村长,应该就是从《挪》开始。我一直以为在此之前并未接触过村长的文章,然而某天翻开一本村长短篇小说集的目录时,一篇《电视人》赫然跃入眼底。

这真是一种戏剧性的邂逅,原来很久之前,我和村长的第一次相遇,竟然是在《SFW》上的一篇短篇科幻小说,正是《电视人》。

那时我尚年幼,对这篇文章作者并未在意,但是当时这篇文章怪异的行文方式让我印象深刻,也因此,《电视人》这个标题深深刻入脑海,以至于在翻到文集目录的时候,才恍然大悟。原来你就是当年路过窗前的那个怪异少年啊。

为什么忽然想读《挪》,原因已经记不清楚了。然而事实是,这是我难得的正确决定之一。

我对《挪》十分喜欢,无论是故事本身,还是讲故事的方式,都十分精彩。我习惯在手机上面读书,可以利用等人,等车,等饭,等睡的闲散时间随时阅读。但是在看过《挪》之后,决定一定要买下一本,摆在书架上面。过几天回家之后,打算再重新读一遍。

当时去书店买《挪》的时候,已经有《1Q84》的BOOK1出售了。

Leave a Comment

仲夏晨之梦

当我们的作品可以勉强跑起来,足够我们通过课程设计的答辩的时候,自习室的窗台已经有晨曦爬了进来。尽管在夏天,天亮的比较早,但我们还真是和代码斗争了一整晚。电脑桌面上的时钟忠实地告诉我,还有一个小时就到了早饭时间了。

你知道,我这里是指的正常的早饭时间,也就是七点到七点半的时间。

我和猫说,难得有机会早起,我们去吃早饭吧。猫说,太早了吧。我说那我们就出去走走吧。

凌晨的那场世界杯比赛已经踢完了,狂热的球迷也都已经在舍友的呓语中翻身爬到自己的床铺。走廊里和谐静谧,只有自己的脚步声。整个世界一下安静的让人觉得陌生。在这个吵吵闹闹喋喋不休的城市,就算是大学里面也每天充斥这各种罗哩罗嗦的事情。这种麻烦事情向海草一样束缚住理想的手脚。你想摆脱它,但很多时候却不得不以它为食。最大的悲剧莫过于,被包养的同时还想独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