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Catbaron's Palace Posts

致西斯特女士

亲爱的 欧德·西蕬特 女士

你最近拿下了一座伟大的城池,这让我回忆起我们相识不久时的事情。

似乎是26年前,我从一场计划性围剿中侥幸逃生,被分配到了你的麾下。现在想来,你那时应该并没有做好成为一名长官的准备,又没办法对我痛下杀手,所以只能无奈接受你的部下。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习惯身边总有一个人的?是发现军粮总是少了一半的时候,还是我们一边相互掩护一边行军去训练场的时候?说到行军,这可能是我们一起做过最多的行动之一了。行军时我可以从你这里听到高级训练过程中的故事,和你一起做得各种不大不小的密谋。这样的事情一直持续到我们分别乘坐巨大的战车驶向自己的战场才中断。我在之后常常想,生活的本质其实就是分别而已,这在当时已经露出端倪,只是我们谁也没有意识的到。毕竟那时我们每年都还有漫漫无际的休战期,长到让我们相看两厌,不惜用争吵来杀掉时间。这正是每个年轻的士兵都会做的蠢事。尽管如此,一种模糊的合作关系还是渐渐稳定了下来,那就是所谓的《关于老子想怎么跟你打都行但是谁动你一根指头那老子就跟他拼了的协定》。

Leave a Comment

老白

1.

老白对年关已经没什么观念了。

在外这些年,每年的春节几乎都是一个人过。再加上他这个年纪的人几乎不看电视,几乎感受不到全国人民的热情。反而越是年底,他所在的城市就越是空旷,落得比平时还要清静。所以现在走在这座小城市的街道上,身边熙熙攘攘的人群和路旁店铺播放的聒噪而喜庆的音乐,都意外地带给他不少新奇感。

时间刚过中午,但对北半球来说,太阳只能算是低斜地挂在一旁。他在心里暗暗耻笑,明明没什么温度的东西,只会明晃晃地照人的眼睛。他徒劳地压了压帽檐,却并没什么效果。老白沿着街道,一边走一边尝试辨认路边的建筑。让他有些诧异的是,尽管这个城市早已不是他离开时的样子,但他却还认得出它的轮廓。老白本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去面对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他本以为,12年时间已经足够把一座城市改造成另一座。但现在看来,时间却还是不够长。时间这个东西,总是在你没留意的地方偷偷做了很多事情,却又在另一些地方完全没什么作为。令人生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