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分类:常

2012/4/5

所谓运维,就是要回家的时候忽然接到一个状况电话,就得忙起来。
但是还是先回家再说。
 

Leave a Comment

还活着

[0]
算了算,从寒假开始到现在,我花在路上的前大概有3k了。一个PAD被我扔在了路上。

年后,老姐膝盖中箭,拉去上海医院手术。作为陪护,我玩的倒是挺high。在医院,住在她同事的房子里面,平时和她同事接触多了,有时候会忽然感觉到自己的“日常”原来和别人的“日常”差了这么多。

也许 程序员 和 动漫宅 这两种异类属性杂交之后,产生的根本就是不正常的生活习惯和生活态度。而活在其中的自己根本就忽视了自己身外的世界。尤其是浪漫主义后遗症,让我更倾向于尽力独立生存。尽量减少和周围人的交互,尽量不接受别人的援助。这种态度,也许已经是一种病态了也说不定。

所以,在看到老姐和同事们如此融洽地交往,我忽然有一种回归社会的冲动,忽然有一种“正常化”的冲动。每天按照固定的周期上班,聚餐,休假,卡上按照固定的周期多出够用的存款,一点一点建立起自己的人际关系网络,一点一点构造自己的世界。看起来最后也能有一个HAPPY END。

真有点心动了。

Leave a Comment

一句话

今天一要出国的哥们跟我说,看上一姑娘
我开玩笑说,你一个要出国的高材生……
他说,两年,人家等得起么
 
心里忽然十分伤感
 

Leave a Comment

晚上出去吃饭了。

大鸟说,好虚啊,出去吃东西补补吧。于是就去了。

天气还不错,出来吃饭的人很多。路两旁的小摊都支了起来。在外面点上一些烧烤,要上几瓶啤酒,是享受黄昏的好方式。

和小林三个人一路走到火万里,点了肉串和拉皮。然后就是闲扯。和小林无非是扯手机,iPhone,Android,计算机,网络什么的。或者预测各大巨头的发展趋势之类。

最近要做Java和jsp的东西,同时还要用c#做课设,所以看了一点相关的东西。发现原来自己之前对面向对象的理解很片面。c++还真是一个扭曲的东西,难怪自己一直对他没好感。

关于大学,也上了两年了。中国大学的现状,也有一点了解。得出的结论无非是,作为一个行政机构,想建立世界一流水平的大学,无异于痴人说梦。

根本没有希望。

于是关于出国,之前的愿望又忽然变得愈加强烈起来。对于一个没有故乡情结的家伙来说,能够到处走走,真是不错的未来。一个人去客地他乡,踏踏实实的过自己的生活,写自己的程序,做自己的项目,玩自己的玩具。

真是莫大的诱惑。

英国,日本,真向往啊。

暑假要去社会实践,北京,还是深圳?

从北京回家真方便。不过深圳作为大陆最南,还真想去看看。纠结……

不过现在更倾向于去深圳……

一会出去搞一枚硬币解决吧。

以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