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随便叫什么标题都好反正一年就一次

这算是一年的总结么?

也许不是。只是因为2016近在咫尺,手表上的12点方向如同一道死线,对着我步步逼近。所以这更像是一种抵抗,一种尝试说服自己没有虚度一年光阴的挣扎,一种没办法漂亮胜出,又不甘心漂亮地失败,而堕落到丑陋的困兽之斗。

老实说,抗争的效果不是很好。

看了一些电影,读了几本书,追了几本漫画,做了一些实验,年前赶出来一篇不怎么样的论文。另外上山的巴士取消了,地铁贵的要死,于是买了一辆自行车。但是根本不想骑。生活变得更加艰难。

之前乘坐巴士上学的时候,要一个多小时,所以在巴士上会做点事情。比如睡觉。有时候不想睡,就看看书。有时候书也不想看,就胡思乱想。我曾经想出了几个故事,主人公的设定,一些情节的碎片,想象有朝一日能把他们写出来,然后做一个合集叫《巴士的荒诞呓语》。但每当我尝试把碎片连接起来的时候,就发现它们好像断开的磁石,比破镜还难重圆。

总之,一切都不是很合乎心意。这说明我并不是被选中的人,这严重伤害了我的中二之心。

我记得大学的时候跟舍友聊过一次天,他说有时候你应该喝点酒,把那些伤心难过的事情都忘掉。我说我觉得就算疼死也应该保持清醒,任何时候都不应该失去理智,更不用说主动放弃理智。我曾经固执地认为我的态度才是对的,但后来我意识到,有时候这种态度会让你陷入一种更加窘迫的境地,就好像你要上战场了,别人是葡萄美酒夜光杯,把碗一摔就冲上去干他娘的,你这边却用严丝合缝的逻辑推导出你不但是去送死,还是毫无意义的送死。于是几十年后,那些上去干他娘的的士兵亲属都有烈士补贴,你没有。不是因为你比他们清醒理智,而是因为你死的太难看。

我想说什么来着,哦对了,我想说的是,对理科生来说,骗自己有时候挺不简单的,尤其是过敏体质喝不了酒的家伙来说。如果1点钟不会比23点钟更好,那么明天为什么会比今天好,明年又怎么会比今年好?我不太相信。

去年元旦的时候,大雪封山,我一个人无事做,又不爱看红白。实验室没有别人,于是我就在实验室偷偷玩网游,尽管一个人做任务跟单机没什么区别。那个时候已经有一些端倪了,因为我放眼望去,前面的整个2015都烟雾弥漫,看不清楚。遑论以后。今年会怎么样呢,看了一下时间,年内能变得比去年好的可能性不是很大。

年中的时候回了趟家。那个时候我一直觉得自己好像是哈利波特的设定,尽管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但回家这件事仍是一种必要的补魔。尤其是在回去之前的那些天,做梦都在街边撸串。可惜没吃到彤德莱火锅。我特别不爱吃火锅,但又特别喜欢彤德莱。所以很可惜。

见了一些朋友。还有一些没见到。我意识到,所以这些人,都是见一次少一次。而且曾经坐一条地铁线路上下班的人,转眼已经真正意义上的分道扬镳。要知道,对慢长的人生(也许帝都的朋友们没那么慢长)来说,差之毫厘失之千里并不过分。每当我想到我以后只能看着他们离我远去的背影缅怀这些岁月却又无计可施,就觉得未来更加慢长。

另外一件让我感觉有点难过的是,我感到这个时代已经变了。尤其是在我发现《银魂》居然已经没有日常的时候,我意识到这个世界已经不是我熟知的那一个了。我也不是一个喜欢因循守旧的人,但是我更不喜欢超出预期的变化。可能是因为我初中的时候有一天晚上骑自行车去学校自习,结果掉进了在我吃晚饭的空档刚修出来的排水沟里去。从此就对预期外的变化完全没有好感。

不过我得承认,没有意识到变化而适应它,是我的问题。因为我明白我本质上根本不想适应。道理我都懂。道理我都懂。

写到这里,我在考虑要不要把这篇贴出来。因为这篇有点太不积极乐观。不过李荣浩跟我说,“站在我身边,你不算可怜,这也是种贡献”。而且更重要的是,我这种拖延晚期,写这么多不容易。不贴太可惜。没错。

最后,如果有人不幸读到这篇,我应该会比你早一点进入2016。 那么我在未来等你好了。我真的越来也不喜欢周遭的事物,或者是我自己。不过,尽管这个世界风景差的想让人说脏话,但毕竟有些人在意的是远方。在文艺地吹牛逼这件事上,还是老罗牛逼。

各位新年快乐。

Published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