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稍微回了一趟国

愚蠢的人类无药可救


我看着北京站涌动的人潮,他们大多来自较为底层社会阶层,大概是黄金周回家。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块亮闪闪的屏幕,如果将信息的流动可视化,大概可以看到每个人都通过这块小小的屏幕,从汹涌的互联网中汲取信息流。但另一方面,这些人,跟我10年前在车站看到的人似乎并没有两样。如同这十年只是一瞬,每个人手中忽然多了一个移动终端,于是每个人都盯着它看而已。这时候有素子大姐从天而降也一点也不会让人觉得奇怪。

「你是怎么看待电子脑的?」押井守把手机拿出来放在桌子上,「这不就是么?」

「高科技低生活」的精髓简直就刻在这块土地上。智能手机的迅速普及,让移动互联网席卷了整个世界。这改变了生活得方方面面,另一方面却又什么都没有改变。赛博朋克早就不是什么科幻的事情了。它就切切实实地发生在这里。

人类从历史中学到的唯一教训,就是人类无法从历史中学到任何教训。——黑格尔

我曾经跟别人说过一个观点,人类是不会进步的。进步的是科技和技术,但是「人」,从来没变过。我觉得也不会变,更不会被科技改变。赛博朋克基本上就是说得这么回事吧,我觉得这也是和黄金科幻理念上的最大不同。科学伟大而璀璨,文明永垂而不朽。人类, 始终就是这副狗样子。

人类的个体值得赞颂



和一个玩游戏认识的朋友面基。她在群里长我们几岁,人称熊姐。

熊姐请我吃了好吃的火锅,还送了我 splatoon 中我常用的一把武器模型。在咖啡厅联机玩了一会游戏之后,还一路送我去了机场,把我送进登机入口为止,让我非常过意不去。后来跟群里另一个妹子说起来,她说熊姐也这么热情地招待过她。人就是这么好。感觉……很姐。

熊姐这个人,看上去无忧无虑。只关心自己有兴趣的东西,不考虑无用之事。玩游戏的时候大惊小怪,对等级的升降念念不忘,却又不会过于将胜负放在心上。对于自己非洲人的体质也大概认命接受。我总觉得她活得很率性而开心。她是从来不会想「人类是不是无药可救这种问题的人」。

我甚至觉得她会对这种问题嗤之以鼻。当然她听到这个问题的反应也可能是「你刚才说啥?」

熊姐说她有段时间工作很累,压力很大。后来发现原来游戏这么好玩。「要是我早点买游戏机就好了。」我转账给她,她说「这钱你留着买游戏不好么」。

熊姐玩游戏玩出腱鞘炎,医生让她别玩游戏了,她问医生少玩点成么。「那个医生还鄙视我。」她对我说。

祝熊姐福寿安康。也希望任天堂能出个小点的手柄。

不太敢展开说

回去的时候老爸跟我介绍现在都政策有多好。我听了就一个感觉,大清还没完。

Published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