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为何西蒙玩脏牌

「卧槽!」西蒙忽然大喊了一声,把身边的四十二跟龙马吓了一跳。四十二悄悄看看四周,还好火锅店里面本就嘈杂,这一声哀嚎并没有引来多少人的注意。看西蒙没了下文,加上对西蒙的这种大惊小怪的反应也早已习以为常,他就接着跟龙马聊魔兽评书节目的事儿了。没想到刚说了两句,西蒙就又来了一句「卧槽这真的假的啊!」龙马问了一句「怎么了」,但从表情来看也不是真的感兴趣。西蒙根本没把眼睛从手机上移开,接着说「哎你们看西总布发的这新闻了没,出大事了!你们赶快看看。」四十二和龙马这才嘀咕着打开手机。

……一个来自俄罗斯的匿名破解团队发表了一份声明,声称拿到了炉石传说的核心代码。相比代码泄露,该团队在代码中发现的内容则更令人震惊。「经过我们对代码的仔细梳理,我们确信炉石传说玩家会有50%~80%的概率概率是与 AI 而非与其他玩家对战。这时炉石传说匹配过程并没有发生,而是根据玩家信息和对战记录生成一个 AI 冒充其他玩家与其对战。而在与好友对战时,这种情况则不会发生。我们尚不清楚此机制的目的……」目前暴雪方面还未给出任何官方回应……

根据新闻的其他内容,除了这份声明以外,各种其他的细节也已经陆续地被爆出来,因此基本上可以确认这份声明内容的所言不虚。群里自然也炸开了锅,大家都在往群里扔各路媒体的消息。每当群里多爆出一点新的证据,西蒙的情绪就更消沉了一些。「怎么这样儿啊,这是为了什么啊」他看各种新闻时一直反复地重复这些话。但现在,他正把自己所有的移动设备从背包里拿出来,沉默却又恶狠狠地删除游戏。如果太用力点击屏幕还会触发 iOS 的3D touch,这又会让他多说一些脏字。

「长按+点击」的删除动作显然不足以让他宣泄自己的恼怒情绪,这让他开始幻想如果炉石传说是实体卡牌游戏就好了,这样就可以用十八般酷刑来毁掉自己的套牌以明心志。但转念一想,都实体卡牌了我还不知道坐我对面的是不是人么?太 TM 傻逼了。

龙马把视线从手机上抬起来瞅了他一眼,笑道「你怎么这么恨的慌啊,至于的么。」西蒙把手机轻轻往桌子上一撂,「你知道我玩这游戏完了多久么?上千个小时了。他们这是诈骗,是欺骗我的感情。我就说这游戏的匹配算法怎么这么好啊每次都跟我实力都接近得恰到好处。诶你们记不记得我以前还跨过说他们不知道用了什么黑科技,就算在地铁里面断网都能完整同步牌局状态,原来 TMD 这本来就是个本地游戏!诶你们说暴雪怎么这样儿啊,为什么非要这么干啊?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么……」

西蒙开始喋喋不休地冲着龙马诉苦,龙马则开始黯然神伤地怀念无头。如果无头还在,就可以把原因归结到无头身上,也就不用听西蒙这么多为什么了。好在这时他的牢骚被四十二打断:「刚刚好像那个团队放出来一个网站,说可以大致测出来你遇到 AI 的概率……」

也许是去测试的人太多,网站响应速度很慢。在等待结果的漫长过程中三人始终一言不发,背景充满了火锅沸腾的声音。终于,他把手机屏幕抬起来让龙马跟四十二看。字体不大,但红色的 82.64% 还是异常刺眼。龙马和四十二都是60%左右。但50%和80%又有什么区别呢?西蒙喝了一大口啤酒,竟然觉得有点苦。

龙马笑道:「我觉得这个概率应该跟牌组风格有关,这样可以提高玩家的游戏体验。」

「啥意思?」

龙马就知道西蒙会问,回答说「为了保护玩家的感情不受伤害,应该是牌组越脏的人越容易排到 AI……」话虽这么说,但他心里想的是,还好出事的不是昆特牌。

四十二对西蒙说,「你应该这么想,其实不管对面是人还是 AI,你的游玩过程的体验不都是一样的么?」

「那当然不一样了,PVP 跟 PVE 的体验能一样么?」

龙马稍微沉吟一下,说道「我觉得这个道理是反的,并不是因为 PVP 和 PVE 所以体验不一样,而是因为 PVE 的体验不能满足我们的时候,我们才设计了 PVP。」

看西蒙没有说话,龙马接着说「所以当你如果你不知道这是个 PVE 的游戏,你以为是 PVP,玩起来不就是 PVP 的感觉么?」

「我明白你的意思,」西蒙边思考边说,「但其实不太一样。你的意思是只要对手的水平跟我合适,不管对方是什么人,我的体验都应该是一样的。但实际上不是这样,对方的身份还是很重要的。就算等级一样,我赢一个小学生跟我赢一个大姑娘,感觉能一样么。」他喝了一口酒,回忆了一下,接着说「我以前跟喜力回她老家过年,她们那边儿过年的时候流行打麻将。麻将局里面的人都是人精,看你的表情就能猜出你摸了什么牌,还会讲各种怪话试探你。他们说这么打牌才有意思,在网上玩跟本比不了。所以就算是年轻人过年回家也不玩电脑,因为平时根本没机会这么玩。我觉得差不多就这种感觉,场外信息还是会影响到你场内的体验的。」他端起啤酒嘬了一口,接着说,「我以前一直觉得我赢的是活生生的人,我是通过揣摩对手的心理,并在智力上胜出对手。现在他们这么一弄,我这种喜悦的基础就没了。谁知道他们匹配给我的 AI 是不是在配合我表演。感觉就像是跟网恋网友见面发现是个男的一样。」说到这西蒙又觉得心酸起来。

不能喝酒的四十二点了第二杯酸梅汤,正在专心地捞西蒙这边的肉,眼镜上镀了一层厚厚的水汽。这时候他抬头说道,「那你有没有想过,其实你说的这种差别本质上只是因为这种机制还没办法完美的模拟出真实情况。比如没办法用表情和肢体语言来迷惑对方,尤其是炉石在游戏过程中不能聊天,因此也不能通过语言来影响对方。而一旦能通过技术赋予 AI 这种行为能力,比如 VR 什么的,PVP 和 PVE 不就没什么不同了?」

「对,」龙马附和道「把 PVE 变成 PVP,仔细想想这不就是把 AI 训练成人的过程么。」

「嗯……问题在于,一旦我知道对方不是人,不管他多像人,玩起来就没那么有意思了。」

四十二沉默了一下,把夹起来的牛肉放到酱碗中,说「我挺好奇你是怎么想的。如果说『战胜一个人和战胜一个 AI 的体验是不同的』,我感觉这里面会有些奇怪的问题。」

「什么问题?怎么讲?」

「比如说,」四十二吞下那片牛肉,还是有点老了。「你怎么定义『人』?我是说,我们用下棋来举例子吧,如果对方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人一起商量着和你下棋,你赢了的话会更有成就感吧。」

「嗯……」

「那如果是一个人一边看棋谱一边跟你下呢?」

西蒙已经有些明白四十二想问的问题了。

「这时候你是在和人还是和棋谱下棋?你也许会说当然是跟人下棋,因为棋谱中可能会有多种对策,但它不会做出判断,负责决断的还是人类。」

「对,没错。」

「那如果对方一边跟你下棋一边去问一个 AI 呢?你赢了他和你赢了 AI 又有什么区别?实际上这种情况下人类并没有做出什么超越 AI 能力的事情,他只是变成了你和 AI 之间的一个接口而已。但你赢了他还是会觉得跟直接赢了 AI 不同么?」

「你等会,我想想……」西蒙一时有些理不清楚,「我还是觉得不一样。就算是这样我赢的还是人。」

「为啥啊?」四十二一脸不可理喻的表情。

这时候一直仔细听他们对话的龙马插话进来,「其实我大概懂这里面的区别,」他顿了一下,强调了一句「尤其是对西蒙这种玩脏牌组的人来说。」

「大哥别绕了!」西蒙催促道。

「刚才四十二说的最后那种情况,看起来人类没什么主观能动性,该怎么玩都去问 AI,所以这些行为已经全部变成了场内的活动了。用西蒙刚才说的打麻将的例子来说,这个过程里面的场外内容不是『问 AI』,而是『选择成为你和 AI 直接的接口』这件事。他做这个选择肯定是有自己的原因的,比如说为了赢你。但是你没让他得逞,虽然实际的对战过程是你和 AI 直接的博弈,但在更大的层面上,你战胜的还是人类。战胜 AI 只是这个层面上的一环而已。」

「原来如此……」四十二若有所思。

「原来如此……」西蒙也若有所思。

「你原来什么如此啊这不应该是你自己的想法吗?」四十二说道。「那到底是为啥,西蒙会这么看重赢的对象?」

面对四十二询问的目光,西蒙喝了一口酒假装没看到。

龙马想了一下,接着说,「我觉得有一个可能的原因你们听听看。我刚才强调了『对于西蒙这种玩脏牌组的玩家』,其实这样的玩家跟……我们还是有区别的。」在说「我们」的时候龙马有些心虚,还好没人追问他。「我们在取胜的时候,实际上这种满足感是来源于一种……智力上的自我承认吧。智力或者说单纯策略上的衡量是可以通过 AI 的计算来达成的。也就是对战的结果实际上是对我们智力的一个评估,只要我们能通过我们就会很开心,因此我们赢一个小学生就不会比赢一个高等级的 AI 更开心,因为这种成就感来自于对高等级的挑战。但是,」他看了一眼西蒙,「玩脏牌组的人的满足感来源于恶心对方。就是『你知道我这么玩很脏但就是拿我没办法』这种感觉。说白了这是建立在一种相互理解的基础上。对方理解西蒙的脏,所以他们输掉之后会更恼火。而西蒙能理解对方的恼火,并因此获得额外的快感。其实吧,」他意味深长地看着四十二说,「你应该是很能理解这种快感的,只不过是在别的方面……」

「什么!?……不过听起来确实很有道理,」四十二说道,「所以如果对方玩家不理解西蒙的肮脏套路,或者对方没有产生西蒙能够理解的恼火情绪,西蒙就不会有这部分额外的快感。太有道理了。」他面向,目光中充满了志趣相投的理解。而此时西蒙脸上已经产生了「没错就是这样」的表情,在酒精作用下显得尤为幸福。

三人酒足饭饱,就地散伙回家。四十二和龙马去坐地铁,西蒙家离得不远,就打算走着回去。

尽管感情受到伤害,但西蒙还是对未来充满希望。毕竟好游戏层出不穷,而且至少他还有 NS。酒精让他的思路有些纷乱,抓不住重点,但他总觉得还有些不对的地方。

刚刚吃饭的时候群里依然在不停地发各种消息,但不再有更多的让人意外的内容了。网站里新闻下面的评论也爆炸性的增长,陡增的流量让他有些担心。他忽然想到,如果针对这么多玩家生成一个 AI,那按理说应该会需要很多服务器才行吧。明天得问问蒋公,不知道暴雪用的什么服务器。

他忽然想到自己觉得不对的地方了。已经这么长时间过去,暴雪股价跌破天际,但是到现在依然没有任何公开回应。太奇怪了。

暴雪为什么要这么搞,刚才吃饭的时候他们也聊了一下。大家都觉得,这应该算是一次比较大规模的机器学习过程,或者是检验暴雪人工智能技术的图灵测试。这种技术如果已经如此成熟,那一旦应用到其他类型游戏中去,带来的革新是不言而喻的。「应该是牌组越脏的人越容易排到 AI」这句话忽然在耳边响起。虽然这话没什么道理,但听起来也挺好玩的。真这样的话龙马又要当舅舅了。不过那也挺厉害的,应该算是一次社会实验了吧。等状况稍微明确点儿的时候,可以再安排一期节目聊聊这事儿。

他掏出手机想看看有什么新的消息,结果发现网站已经加载不出来了。卧槽不会又挂了吧。他急忙转到群里想问问情况,这才发现网络是离线状态。但自己用的是 4G 网络,难道是欠费了?

他准备打个电话试试看。酒精作用在夏日的夜色中升腾起来,心跳声在自己耳边咚咚作响。远处好像有什么骚乱,又好像是几声夏雷。

他抬头望去,天边分不清是乌云还是浓烟。看来是要变天了。

Published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