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有关游戏、玩家、电影、艺术和其他

今天去看了《头号玩家》。

日本的上映时间比其他地方要晚,所以实际上互联网上对于这部电影的讨论热潮已经退散许久,连余温都没剩多少。拜此所赐,尽管我可以地避免接触任何关于剧情的讨论,但多少还是对大家的评价与反应有一些了解。抛开对作品的基础了解,一致性的好评令我有些厌烦。我的判断是,对于游戏文化爱好者来说,这部电影触及到他们的点,片中对于经典游戏形象的引用令人兴奋,所以很大程度上对电影的好评是基于这种小众认同感,以及圈外人的跟风好评。

说白了,我是抱着黑它的立场去看的电影。我知道它不会差,但是肯定没你们说的这么好。我要亲自看过之后,给出证明。

直接说结果吧,在电影院里面我想哭想笑想称赞想怒骂。老爷子宝刀未老。

理智地说,这部电影从理念,设定,以及剧情都说不上好,甚至充满了不合理的细节,看上去是非常大众化的幻想故事。但是这种斯皮尔伯格式的个人对抗组织的情节实在太煽动人心了。很多人提到,在大东说「我开高达上(俺がガンダムで行く!)」的时候自己备受感动,可能我不是高达甚至不是萝卜系粉丝的原因,尽管我也心潮澎湃,但令我鼻子发酸的情节是更早一点。

男主演讲结束,寂静的地平线传来震动与轰鸣,各式玩家自发集结成为军队前来参展,镜头拉近,带领玩家的正是一些耳熟能详的游戏角色。

差点哭出来。

我要说明的是,我本身是比较受这种情节感染的。具体来说,就是这种不顾一切奋不顾身地反抗。对于这种精神的表达,可能也是为数不多的能让我感动的故事情节了。但这次稍微有些不同,因为参与反抗的是游戏角色们。

我能够理解观影的玩家是什么感受。自己喜欢了很多年的东西,这么多年在大众眼中不入流,会让小孩子上瘾学坏,浪费时间一无是处。不被承认,倍受非议。如今,终于,在主流文化的平台上,看到了这样的故事,这样的情节,玩家为了守护自己的世界站在一起返利抵抗。这成为一次游戏玩家自我认同感的爆发。我想,80后和90后大概要更感同身受一些。那些从小玩游戏被家人骂「以后你能靠游戏吃饭么?」,长大后成为游戏从业人员的人,可能更是如此吧。

这种现象在《魔兽争霸》电影上映的时候就发生过一次,只是那次是WOW的狂欢,而且那只是电影的附加价值。但这次范围要广得多,而且电影的目的就是这种认同感。因此效果也强得多。

机核网的一期电台节目中,龙马表达了这样的观点:这部电影好像是一位长者安抚小朋友,「你喜欢的东西是好的,我接受了」。这实际上是一种居高临下的态度。「好好好,你可以喜欢这些东西」。但归根到底来说,这是一种缺乏了解的善意而已,而非真正的承认。

以至于,在游戏结尾的「Reality is real」这种结论实际上是非常冒犯玩家的。

我在高中的时候,正是网游被媒体口诛笔伐为洪水猛兽的时候。我当时跟同学讨论一个问题,为什么在游戏中的成就就没有价值?同样是花费经历努力追求换来回报,我在游戏中花时间,打得比别人都好,跟你在现实中花时间,工作比别人都强,有什么本质区别?凭什么现实就比虚拟高人一等?

实际上,令大众产生抵制情绪的原因是,游戏对于青少年的影响很大,作为一种结果,很多青少年放弃了游戏之外的人生。在电子游戏出现之前,达成过这种效果的东西有且不限于「(武侠)小说」,「台球」,「录像厅」,「(摇滚)音乐」,etc.。青少年容易被影响,应该被谨慎对待,但因此对一种文化形式一概而论地给予负面评价,是非常愚蠢的行径。

电影的设定,依然停留在这个层面。本质上还是怎否定游戏的正面价值。在结尾,还是在号召玩家「放弃游戏,回归真实」。既然如此,不如让YouTube,Twitter和FB每周闭站两天。

我很开心这部电影尝试去理解游戏,甚至尝试去表达对游戏玩家的善意。但遗憾的是,抛开形式化的东西,这个尝试是失败的。

此外,还有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在这个时机被屡次提起,那就是「游戏是艺术么?」

很多游戏玩家倾向于把游戏称作「第九艺术」(继公认的八大艺术之后,即绘画、雕刻、建筑、音乐、诗歌(文学)、舞蹈、戏剧、电影)。但这也就游戏玩家承认而已。这个问题在机核网上的三篇文章中(译介 | 为什么游戏不是崇高艺术:为罗杰•艾伯特申辩以评价建筑艺术性的角度审视游戏:为什么说游戏可以被称为“第九艺术”

游戏是艺术吗?是高尚艺术吗?这是个重要问题)引发了一些讨论。

我个人是倾向于给予肯定答案的。我曾经非常好奇对艺术的定义,但实际上也很难找到一个公认的有信服力的说法。我个人对于所谓「艺术性」的定义是:作者想要传达之物的价值,以及达成传达效果的手段高低。

想想看,所以能被人成为「艺术品」的东西,都是因为艺术家想要想观众传达一些东西,为了准确地传达,而使用一些普通人难以掌握的表现方法。这种东西往往很难用语言解释,甚至对受众本身也有背景知识的要求。因此对于一些艺术品,常人才难以理解其艺术价值。而有些东西又是难以言说的感官体验,比如画面带来微妙的情绪,电影带来的代入感,建筑中的美感。而对于艺术的分类,正是基于表现方法的不同。

对于游戏来说也是一样。能被称之为艺术品的东西,往往有很多制作人想要传达的东西,小到一个自己精心设计的谜题挑战,大到某种理念以至于某种价值观。他们都是通过「交互设计」来表达的。在这个层面,游戏的设计与其他所谓高尚艺术并无不同。

最后说回电影吧。

我对电影的价值观颇有微词,但我还是会给出很高的评价。在我看来,如果把电影分成「音乐」「画面」「剧情」「理念」等不同部分来评分,大概只有40%的部分是值得给予正面评价的。但老爷子在这40%的内容上,做出了120%的效果(至少是对特定人群)。

最后引用 @running… 的一条评论吧

龙马说的挺对,就可能是居高临下摸了摸你的头,我看完的时候什么感觉呢,就是斯皮尔伯格给了我一个拥抱,它是来自一个长者,也许带有一定的教化目的,但是这不会让我反感,实话说,我需要一个这样的拥抱,这是国内任何老牌文化工作者都不曾给也不愿意给我的,很多像我一样的亚文化爱好者和从业人员,某种意义上,在国内都可以说是缺爱的(当然不是说没朋友之类的),所以这电影感动我了,至于其他层面的东西,另谈了。

最后的最后,安利一下今天看的另一部电影《名侦探柯南剧场版 零的执行人》。好看到令人不敢相信这是柯南剧场版。(当让是在「这是柯南剧场版」为前提下的好评,但也足够好了。)

Published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