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分类:常

稍微写一小段

我收到了一条豆瓣提醒:

古龙版Neuromancer故事简介有了新回复:「厉害👍」

我收到提醒不是因为这篇书评中的故事简介是我写的,只是因为我回复过这篇书评。这是本什么书呢?《Neuromancer》,好像有一个台版曾经翻译为《神經喚術士》,而在国内通常翻译为《神经漫游者》。这篇小说是赛博朋克的传世经典,《黑客帝国》《攻壳机动队》等后世名作都难逃它的影子。不过这本书读起来很费力。

赛博朋克的小说很少有读起来很爽的小说。——四十二

这书差不多就这么硬派,阅读体验感觉像是吞下一块内存。不如说,原书作者有意设计出这种阅读体验。也因此这一篇简明扼要非常有趣甚至有关键剧透的「简介」,才会倍受称赞而非批评。最重要的是,这篇书评的作者,正是《神经漫游者》简体中文版的译者,denovo,徐海燕。

我前面不是说我回复了这篇书评,才会收到提醒的么。我回复的时候其实心情很复杂。如果你现在去看这篇书评,把页面拉到底,就能看到最后的几条回复中有三条是「R.I.P」。

是的,Denovo 去世了。

Denovo 是潜水爱好者。在她的个人主页上,记录了很多她潜水的经历。这次也是因为洞窟潜水的意外去世的。在她最近的一篇文章中,写到:

一直觉得60岁之前就要想办法挂掉的我,忽然对于退休后的生活充满了向往。
因为墨西哥告诉我:It’s never too late to explore.

命运无非就是这么回事吧。

Leave a Comment

稍微回了一趟国

愚蠢的人类无药可救


我看着北京站涌动的人潮,他们大多来自较为底层社会阶层,大概是黄金周回家。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块亮闪闪的屏幕,如果将信息的流动可视化,大概可以看到每个人都通过这块小小的屏幕,从汹涌的互联网中汲取信息流。但另一方面,这些人,跟我10年前在车站看到的人似乎并没有两样。如同这十年只是一瞬,每个人手中忽然多了一个移动终端,于是每个人都盯着它看而已。这时候有素子大姐从天而降也一点也不会让人觉得奇怪。

One Comment

今年下半年开始,我整个人进入了一种比较丧的状态。这种丧不是持续性的,没有一直挂在身上,但也从来没有从我身边走多远。这种状态我是能理解的,对于大部分无能的芸芸众生,应该都会进入这样一种状态吧。现在我再想,搞不好这种「丧」就是「中年危机」。

20 Comments

474

为了清理冰箱,今天包了饺子。

总感觉调的饺子馅哪里不对。

而且根本就不想吃。

想起来以前朋友的一句话,「每当想起这是自己的错,就想自己再疼一些」。

感觉自己不配有悲欢离合。

One Comment

钢铁之血 灼璃之心

冰箱除了一包要过期的豆芽,差不多已经空了。于是今天做完TA之后,想着去业务超市采购粮食。在入口的地方,一个大叔扶着一块看板,号召献血。我之前也见过一次,以为是流动的采血点,今天才发现是常驻的采血处。看板上写着「B型血急缺」,我印象中自己好像是B型血来着,于是就顺着路标上楼了。

4 Comments

2017

2016 我只看了19本书,却看了125部电影/电视剧/动画……

九月末毕业,毕业前读博的事情发生了点意外,半年的时间几乎荒废。但迷茫了一段时间后还是决定继续读博。

毕业前的一次海外论文发表因为签证问题未能完成。

8月低的时候脱单。

11月回国一次,带着母上去帝都检查身体。好在并无大碍,但老妈对我的印象大为改观。她清晰地明白我不再是小孩子。

买了apple pencil。

写不下去了。

不知道为什么,尝试了几次也无法把这篇想象中的年终总结写出来。实际上今年确实发生了一些意义重大的事情。比如毕业,比如决定继续学业,比如脱单。这些事情有些是水到渠成,有些是一波三折,有些是功败垂成。但无意都会切实地影响我现在和之后的生活。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