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分类:作

会痛

这本书的原名叫 This is going to hurt,中文译为《绝对笑喷之弃业医生日志》。我读到一半的时候推荐给群里正在读医的朋友,才知道这书其实十分畅销,畅销到让我动了放弃读下去的念头。(说不定你很快就能在某个公众号看到对此书的推荐了,虽然它是去年引入国内的)当然这只是单纯的逆反心理,所以我还是老老实实读完了。确实挺好看的,还是推荐给各位。更何况你还能在注释中学到很多奇怪的医学知识,比如

SCBU是新生儿特殊护理病房,NICU是新生儿重症监护病房,PICU是儿科重症监护病房,PIKACHU是一种口袋怪物。

Leave a Comment

《光明王》的众神

这本书出版于 1968 年,并斩获了雨果奖。

故事利用了佛教与印度教的冲突作为背景,看起来是一场利用宗教进行的革命。但实际上所有但神性都来自科技。我不打算说太多评价,因为这本书都序言和后记两位作者就足以吸引读者驻足了。

他们分别是 乔治·R. R. 马丁 与 刘慈欣。

因为整本书套用了印度教与佛教的历史背景和宗教设定,文中出现了大量神明。对于不熟悉宗教背景的读者(比如在下)来说,读起来总会遇到麻烦。因此我整理了脑图如下。其中有些内容是小说中的情节,也有一些是我查阅维基百科之后得知的信息。有剧透。

One Comment

溃疡

八九十年代的老书似乎都有一种奇怪的甜味,我到初中毕业为止,读过的大部分书都有这种味道。

我4岁开始上幼儿园。这家幼儿园在一个 L 形胡同的一头,胡同的另一头就是外公的家。老妈姐弟四人,各家的孩子几乎都是在这家幼儿园毕业的,也几乎都是跟着外公外婆长大的。

Leave a Comment

缓缓而来的博尔赫斯

我对博尔赫斯一无所知。

当然也不是真的一无所知,不然我也不会读到这本《博尔赫斯谈话录》了。

中学的时候,在课本中读到过一句「我缓缓而来的失明。」不知为何一直留在我脑中。我记得在这句话的注释中只是简单提到博尔赫斯这个名字,总之是个了不起的人,并且中年眼盲。

在这本书中,我找到了(可能是)这句话的出处:

卡维特:失明给你带来了什么变化吗?
博尔赫斯:因为我发现我是在逐渐失明,所以我并没有什么特别沮丧的时刻。它像夏日的黄昏徐徐降临。

3 Comments

稍微写一小段

我收到了一条豆瓣提醒:

古龙版Neuromancer故事简介有了新回复:「厉害👍」

我收到提醒不是因为这篇书评中的故事简介是我写的,只是因为我回复过这篇书评。这是本什么书呢?《Neuromancer》,好像有一个台版曾经翻译为《神經喚術士》,而在国内通常翻译为《神经漫游者》。这篇小说是赛博朋克的传世经典,《黑客帝国》《攻壳机动队》等后世名作都难逃它的影子。不过这本书读起来很费力。

赛博朋克的小说很少有读起来很爽的小说。——四十二

这书差不多就这么硬派,阅读体验感觉像是吞下一块内存。不如说,原书作者有意设计出这种阅读体验。也因此这一篇简明扼要非常有趣甚至有关键剧透的「简介」,才会倍受称赞而非批评。最重要的是,这篇书评的作者,正是《神经漫游者》简体中文版的译者,denovo,徐海燕。

我前面不是说我回复了这篇书评,才会收到提醒的么。我回复的时候其实心情很复杂。如果你现在去看这篇书评,把页面拉到底,就能看到最后的几条回复中有三条是「R.I.P」。

是的,Denovo 去世了。

Denovo 是潜水爱好者。在她的个人主页上,记录了很多她潜水的经历。这次也是因为洞窟潜水的意外去世的。在她最近的一篇文章中,写到:

一直觉得60岁之前就要想办法挂掉的我,忽然对于退休后的生活充满了向往。
因为墨西哥告诉我:It’s never too late to explore.

命运无非就是这么回事吧。

Leave a Comment

寻找萨利克

他们如此单纯,以至于认为贫穷是一种罪过,还可以通过赚钱来遗忘——杰拉尔·萨利克

一个朋友问我认不认识杰拉尔·萨利克,她的学生拿这句话来问她但她完全找不到这个人的资料。于是我去稍微查了一下。

搜了一下这句话,唯一出现的地方就是各种「名言警句列表」中,对于杰拉尔·萨利克是谁却一字未提。有意思的是,这句话出现了微商的励志名言列表中,但这难道不是在表达「赚钱是不可能的」这样的意思么……不愧是微商。而搜索萨利克这个名字则什么都找不到,即使推测了一下 杰拉尔·萨利克 的英文拼写(Jellal Salic),依然一无所获。
朋友还给了另一句话,据说也是杰拉尔·萨利克所说,大意是: 「我们个人的观点和国家的观点的差距,是国家力量的作证」。

这句话倒是顺利找到了原文:

我们的公民个人观点与官方观点之间的深刻差异,便是我们国力量的佐证。

One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