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Catbaron's Palace Posts

微博被封之后

一个显而易见的教训是,永远不要信任国内任何网络服务。你的所有资料都应该有本地或多处备份。

封号原因

19年6月初,我的微博被封了。原因大概是下面这条微博。

其实我每年六月几乎都会作死,所以被封也是早晚的事。但这次还是有些意外。首先,被封的时候还没到正日子。此外,彼时很多海外用户已经无法正常发微博,而能够发微博的账号,微博内容也需要人工审核,而我这条微博是被审核通过了的。

其实我在发现自己没办法即时地发布微博时,我已经打算在4 号当天把头像换成黑白的,可惜没有机会了。

发现微博被封号,是因为我发微博的时候提示「用户不存在」。由于那段时间我一直没办法正常使用微博,所以本来我也没放在心上。而且因为我一直没有绑定手机,所以一直以来都有种种限制,所以我也有些习惯了。但这种状态持续了48小时之后,我有些心虚。在网上搜索了一下错误代码,基本上确认是被永久封号了。

我想一方面是因为今年是30周年,另一方面也是恢复帝制之后的必然结果。

One Comment

溃疡

八九十年代的老书似乎都有一种奇怪的甜味,我到初中毕业为止,读过的大部分书都有这种味道。

我4岁开始上幼儿园。这家幼儿园在一个 L 形胡同的一头,胡同的另一头就是外公的家。老妈姐弟四人,各家的孩子几乎都是在这家幼儿园毕业的,也几乎都是跟着外公外婆长大的。

Leave a Comment

我来安利 EFB 了

我知道看我 blog 的人中有人用过 Telegram,比如@水八口 曾经就把自己的 Telegram 账号堂而皇之地挂在自己的主页上。

Telegram 是俄罗斯人写的免费即时通讯软件。从最开始,Telegram 就把「加密」当做产品重点。这导致了两个结果。

  1. 被学习强国化。
  2. 被大量币圈人事使用。

顺便说一句,因为国内币圈人士大量群发广告消息,Telegram 限制了使用 +86 电话注册的用户主动发起私聊的权限。但这都不能影响 Telegram 优秀的使用体验。

  1. 界面干净。无广告,没有摇一摇朋友圈也没有今日看点。聊天也不会掉金币。
  2. 功能齐全。一款 IM 该有的功能基本上都有。URL 预览,已发出消息的编辑/删除,@用户,回复/转发消息。语音/视频消息,(海量的)免费 sticker。语音消息有进度条
  3. 全平台全内容同步。手机上写了一半的消息可以在电脑上接着写。
  4. 多平台同时登录。电脑/手机/iPad/网页 每种终端只能登录一台?这什么狗屎逻辑。
  5. 丰富的机器人接口,可以让人轻松地写一个通信机器人。这给了 Telegram 很大的扩展性。
3 Comments

老妈来日本

这周老妈来日本玩。我来日本这么久,她总算有机会,有条件,有心情来看我。最早是老爸联系我,说,天气暖和了,我想让你妈去日本看看,你看看什么时候合适。我对此有些意外,因为老爸对日本的态度我一直不是非常清晰。后来跟老妈见面后,老妈跟我说他的身体状态不如之前,单位组织去外面开会他都没去,怕跟不下来。老妈自己倒是还不错,我觉得搞不好比我耐力都好。

帮她看了几个旅行团的日程,给了一些建议。定下来之后看了一下时间,刚好她周六周日会在东京,我可以周六陪她玩一天。不清楚他们具体的时间安排,我周五晚上坐巴士,周六早上一早就可以到东京,有时间应对他们的行程。

2 Comments

缓缓而来的博尔赫斯

我对博尔赫斯一无所知。

当然也不是真的一无所知,不然我也不会读到这本《博尔赫斯谈话录》了。

中学的时候,在课本中读到过一句「我缓缓而来的失明。」不知为何一直留在我脑中。我记得在这句话的注释中只是简单提到博尔赫斯这个名字,总之是个了不起的人,并且中年眼盲。

在这本书中,我找到了(可能是)这句话的出处:

卡维特:失明给你带来了什么变化吗?
博尔赫斯:因为我发现我是在逐渐失明,所以我并没有什么特别沮丧的时刻。它像夏日的黄昏徐徐降临。

3 Comments

稍微写一小段

我收到了一条豆瓣提醒:

古龙版Neuromancer故事简介有了新回复:「厉害👍」

我收到提醒不是因为这篇书评中的故事简介是我写的,只是因为我回复过这篇书评。这是本什么书呢?《Neuromancer》,好像有一个台版曾经翻译为《神經喚術士》,而在国内通常翻译为《神经漫游者》。这篇小说是赛博朋克的传世经典,《黑客帝国》《攻壳机动队》等后世名作都难逃它的影子。不过这本书读起来很费力。

赛博朋克的小说很少有读起来很爽的小说。——四十二

这书差不多就这么硬派,阅读体验感觉像是吞下一块内存。不如说,原书作者有意设计出这种阅读体验。也因此这一篇简明扼要非常有趣甚至有关键剧透的「简介」,才会倍受称赞而非批评。最重要的是,这篇书评的作者,正是《神经漫游者》简体中文版的译者,denovo,徐海燕。

我前面不是说我回复了这篇书评,才会收到提醒的么。我回复的时候其实心情很复杂。如果你现在去看这篇书评,把页面拉到底,就能看到最后的几条回复中有三条是「R.I.P」。

是的,Denovo 去世了。

Denovo 是潜水爱好者。在她的个人主页上,记录了很多她潜水的经历。这次也是因为洞窟潜水的意外去世的。在她最近的一篇文章中,写到:

一直觉得60岁之前就要想办法挂掉的我,忽然对于退休后的生活充满了向往。
因为墨西哥告诉我:It’s never too late to explore.

命运无非就是这么回事吧。

Leave a Comment

稍微回了一趟国

愚蠢的人类无药可救


我看着北京站涌动的人潮,他们大多来自较为底层社会阶层,大概是黄金周回家。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块亮闪闪的屏幕,如果将信息的流动可视化,大概可以看到每个人都通过这块小小的屏幕,从汹涌的互联网中汲取信息流。但另一方面,这些人,跟我10年前在车站看到的人似乎并没有两样。如同这十年只是一瞬,每个人手中忽然多了一个移动终端,于是每个人都盯着它看而已。这时候有素子大姐从天而降也一点也不会让人觉得奇怪。

One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