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Catbaron's Palace Posts

稍微回了一趟国

愚蠢的人类无药可救


我看着北京站涌动的人潮,他们大多来自较为底层社会阶层,大概是黄金周回家。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块亮闪闪的屏幕,如果将信息的流动可视化,大概可以看到每个人都通过这块小小的屏幕,从汹涌的互联网中汲取信息流。但另一方面,这些人,跟我10年前在车站看到的人似乎并没有两样。如同这十年只是一瞬,每个人手中忽然多了一个移动终端,于是每个人都盯着它看而已。这时候有素子大姐从天而降也一点也不会让人觉得奇怪。

One Comment

寻找萨利克

他们如此单纯,以至于认为贫穷是一种罪过,还可以通过赚钱来遗忘——杰拉尔·萨利克

一个朋友问我认不认识杰拉尔·萨利克,她的学生拿这句话来问她但她完全找不到这个人的资料。于是我去稍微查了一下。

搜了一下这句话,唯一出现的地方就是各种「名言警句列表」中,对于杰拉尔·萨利克是谁却一字未提。有意思的是,这句话出现了微商的励志名言列表中,但这难道不是在表达「赚钱是不可能的」这样的意思么……不愧是微商。而搜索萨利克这个名字则什么都找不到,即使推测了一下 杰拉尔·萨利克 的英文拼写(Jellal Salic),依然一无所获。
朋友还给了另一句话,据说也是杰拉尔·萨利克所说,大意是: 「我们个人的观点和国家的观点的差距,是国家力量的作证」。

这句话倒是顺利找到了原文:

我们的公民个人观点与官方观点之间的深刻差异,便是我们国力量的佐证。

One Comment

为何西蒙玩脏牌

「卧槽!」西蒙忽然大喊了一声,把身边的四十二跟龙马吓了一跳。四十二悄悄看看四周,还好火锅店里面本就嘈杂,这一声哀嚎并没有引来多少人的注意。看西蒙没了下文,加上对西蒙的这种大惊小怪的反应也早已习以为常,他就接着跟龙马聊魔兽评书节目的事儿了。没想到刚说了两句,西蒙就又来了一句「卧槽这真的假的啊!」龙马问了一句「怎么了」,但从表情来看也不是真的感兴趣。西蒙根本没把眼睛从手机上移开,接着说「哎你们看西总布发的这新闻了没,出大事了!你们赶快看看。」四十二和龙马这才嘀咕着打开手机。

……一个来自俄罗斯的匿名破解团队发表了一份声明,声称拿到了炉石传说的核心代码。相比代码泄露,该团队在代码中发现的内容则更令人震惊。「经过我们对代码的仔细梳理,我们确信炉石传说玩家会有50%~80%的概率概率是与 AI 而非与其他玩家对战。这时炉石传说匹配过程并没有发生,而是根据玩家信息和对战记录生成一个 AI 冒充其他玩家与其对战。而在与好友对战时,这种情况则不会发生。我们尚不清楚此机制的目的……」目前暴雪方面还未给出任何官方回应……

根据新闻的其他内容,除了这份声明以外,各种其他的细节也已经陆续地被爆出来,因此基本上可以确认这份声明内容的所言不虚。群里自然也炸开了锅,大家都在往群里扔各路媒体的消息。每当群里多爆出一点新的证据,西蒙的情绪就更消沉了一些。「怎么这样儿啊,这是为了什么啊」他看各种新闻时一直反复地重复这些话。但现在,他正把自己所有的移动设备从背包里拿出来,沉默却又恶狠狠地删除游戏。如果太用力点击屏幕还会触发 iOS 的3D touch,这又会让他多说一些脏字。

Leave a Comment

有关游戏、玩家、电影、艺术和其他

今天去看了《头号玩家》。

日本的上映时间比其他地方要晚,所以实际上互联网上对于这部电影的讨论热潮已经退散许久,连余温都没剩多少。拜此所赐,尽管我可以地避免接触任何关于剧情的讨论,但多少还是对大家的评价与反应有一些了解。抛开对作品的基础了解,一致性的好评令我有些厌烦。我的判断是,对于游戏文化爱好者来说,这部电影触及到他们的点,片中对于经典游戏形象的引用令人兴奋,所以很大程度上对电影的好评是基于这种小众认同感,以及圈外人的跟风好评。

说白了,我是抱着黑它的立场去看的电影。我知道它不会差,但是肯定没你们说的这么好。我要亲自看过之后,给出证明。

直接说结果吧,在电影院里面我想哭想笑想称赞想怒骂。老爷子宝刀未老。

Leave a Comment

今年下半年开始,我整个人进入了一种比较丧的状态。这种丧不是持续性的,没有一直挂在身上,但也从来没有从我身边走多远。这种状态我是能理解的,对于大部分无能的芸芸众生,应该都会进入这样一种状态吧。现在我再想,搞不好这种「丧」就是「中年危机」。

2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