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Catbaron's Palace Posts

寻找萨利克

他们如此单纯,以至于认为贫穷是一种罪过,还可以通过赚钱来遗忘——杰拉尔·萨利克

一个朋友问我认不认识杰拉尔·萨利克,她的学生拿这句话来问她但她完全找不到这个人的资料。于是我去稍微查了一下。

搜了一下这句话,唯一出现的地方就是各种「名言警句列表」中,对于杰拉尔·萨利克是谁却一字未提。有意思的是,这句话出现了微商的励志名言列表中,但这难道不是在表达「赚钱是不可能的」这样的意思么……不愧是微商。而搜索萨利克这个名字则什么都找不到,即使推测了一下 杰拉尔·萨利克 的英文拼写(Jellal Salic),依然一无所获。

朋友还给了另一句话,据说也是杰拉尔·萨利克所说,大意是:
「我们个人的观点和国家的观点的差距,是国家力量的作证」。
这句话倒是顺利找到了原文:

我们的公民个人观点与官方观点之间的深刻差异,便是我们国力量的佐证。

One Comment

为何西蒙玩脏牌

「卧槽!」西蒙忽然大喊了一声,把身边的四十二跟龙马吓了一跳。四十二悄悄看看四周,还好火锅店里面本就嘈杂,这一声哀嚎并没有引来多少人的注意。看西蒙没了下文,加上对西蒙的这种大惊小怪的反应也早已习以为常,他就接着跟龙马聊魔兽评书节目的事儿了。没想到刚说了两句,西蒙就又来了一句「卧槽这真的假的啊!」龙马问了一句「怎么了」,但从表情来看也不是真的感兴趣。西蒙根本没把眼睛从手机上移开,接着说「哎你们看西总布发的这新闻了没,出大事了!你们赶快看看。」四十二和龙马这才嘀咕着打开手机。

……一个来自俄罗斯的匿名破解团队发表了一份声明,声称拿到了炉石传说的核心代码。相比代码泄露,该团队在代码中发现的内容则更令人震惊。「经过我们对代码的仔细梳理,我们确信炉石传说玩家会有50%~80%的概率概率是与 AI 而非与其他玩家对战。这时炉石传说匹配过程并没有发生,而是根据玩家信息和对战记录生成一个 AI 冒充其他玩家与其对战。而在与好友对战时,这种情况则不会发生。我们尚不清楚此机制的目的……」目前暴雪方面还未给出任何官方回应……

根据新闻的其他内容,除了这份声明以外,各种其他的细节也已经陆续地被爆出来,因此基本上可以确认这份声明内容的所言不虚。群里自然也炸开了锅,大家都在往群里扔各路媒体的消息。每当群里多爆出一点新的证据,西蒙的情绪就更消沉了一些。「怎么这样儿啊,这是为了什么啊」他看各种新闻时一直反复地重复这些话。但现在,他正把自己所有的移动设备从背包里拿出来,沉默却又恶狠狠地删除游戏。如果太用力点击屏幕还会触发 iOS 的3D touch,这又会让他多说一些脏字。

Leave a Comment

有关游戏、玩家、电影、艺术和其他

今天去看了《头号玩家》。

日本的上映时间比其他地方要晚,所以实际上互联网上对于这部电影的讨论热潮已经退散许久,连余温都没剩多少。拜此所赐,尽管我可以地避免接触任何关于剧情的讨论,但多少还是对大家的评价与反应有一些了解。抛开对作品的基础了解,一致性的好评令我有些厌烦。我的判断是,对于游戏文化爱好者来说,这部电影触及到他们的点,片中对于经典游戏形象的引用令人兴奋,所以很大程度上对电影的好评是基于这种小众认同感,以及圈外人的跟风好评。

说白了,我是抱着黑它的立场去看的电影。我知道它不会差,但是肯定没你们说的这么好。我要亲自看过之后,给出证明。

直接说结果吧,在电影院里面我想哭想笑想称赞想怒骂。老爷子宝刀未老。

Leave a Comment

今年下半年开始,我整个人进入了一种比较丧的状态。这种丧不是持续性的,没有一直挂在身上,但也从来没有从我身边走多远。这种状态我是能理解的,对于大部分无能的芸芸众生,应该都会进入这样一种状态吧。现在我再想,搞不好这种「丧」就是「中年危机」。

20 Comments

474

为了清理冰箱,今天包了饺子。

总感觉调的饺子馅哪里不对。

而且根本就不想吃。

想起来以前朋友的一句话,「每当想起这是自己的错,就想自己再疼一些」。

感觉自己不配有悲欢离合。

One Comment

你怎么看花火,你又怎么看爱情

这应该是在《你的名字。》与《声之形》之后,今年第三部文艺爱情动画电影了。前两部都在尝试认真地讲故事,但这部不同。在我看来,《打ち上げ花火、下から見るか、横から見るか》是一心一意地在描写感情,整个故事是发生在从早到晚是几个小时之内,所以真的没什么复杂的情节可言。岩井俊二和新房昭之对于青春期的感情刻画非常值得称道,不过对他们来说这也是理所当然能做到的,毕竟不是第二次拍动画长篇了。神前晓的音乐也很合适,主题曲非常好听。因此,我其实不认为剧透会对观影体验有什么影响,但我还是要提前说明,接下来会不可避免地涉及到对内容的引用和讨论。请注意。

好了,关于电影的评价我基本上只有这些可说的,下面全部是个人感受。

Leave a Comment

洪水中的巴别塔


朋友,你听说过巴别塔么?

维基百科中的巴别塔词条中是这么描述的:

在这个故事中,一群只说一种语言的人在“大洪水”之后从东方来到了示拿(希伯來語:שנער‎‎)地区,并且决定在这修建一座城市和一座“能够通天的”高塔;上帝见此情形,就把他们的语言打乱,让他们再也不能明白对方的意思,还把他们分散到了世界各地。

4 Comments

月色真美的错

月色真美

今晚的月色真美啊。

这句话想必也是广为人知,几乎成了「阿姨洗铁路」的文艺版代名词。我想基本上大家都是从一个夏目漱石的故事中了解到这句话的。

今晚的月色真美(英文:I love you、日文:月が綺麗ですね/今夜は月が綺麗ですね)出自夏目漱石对英文”I love you”的翻译。

One Comment

钢铁之血 灼璃之心

冰箱除了一包要过期的豆芽,差不多已经空了。于是今天做完TA之后,想着去业务超市采购粮食。在入口的地方,一个大叔扶着一块看板,号召献血。我之前也见过一次,以为是流动的采血点,今天才发现是常驻的采血处。看板上写着「B型血急缺」,我印象中自己好像是B型血来着,于是就顺着路标上楼了。

4 Comments

奇怪的道理:上古怎么那么多神迹

在各种故事中你常常能看到以下情节下:

  1. 这是有强大力量的上古神器。
  2. 他找到了遗失了几百年的武功秘籍,练成了天下无双之技。
  3. 古籍中记载了毁天灭地的力量,但再也没人看到过。

你可能无数次想吐槽这不科学,技术最是随着时间发展的,古代的技术怎么会比现在的还要强?今天想说说这个事。(下图为《塞尔达 荒野之息》中上古文明留下的守护者。)
古代守护者

12 Comments

who is your dady

《银河护卫队2》好看得超出期待。

这部电影一如既往地非常漫威,从一开场就知道它一如既往地「不严肃」。然而看到最后,反而会觉得这故事很让我触动。可能英文的Touching更准确一点:没有那么激动人心,也没那么震撼,但就是点到为止又切切实实地触碰到一些点。

14 Comments

Null in Shell


看了《攻壳机动队》真人电影。

虽然在看之前已经读到过一些不太好的评论,并且对于好莱坞的改编也有所准备,但从电影院出来的时候我还是叹了一口老气。没想到在有这么多好的原作和改编作品在前,居然还能拍成这个样子。预告片可真能编。

我想起来在电影还在拍摄期间,押井守曾被邀请到过现场,并对电影给出了很高的评价。这让我想起一个故事。有个朋友刚来日本的时候,听到日本人夸自己日语说得好,就觉得自己下的功夫果然都没白费;直到有一天遇到一位只会说「早上好」的外国人,居然被日本人称赞「你日语说的真好啊」,这才明白日本人的好评是怎么回事。

One Comment

主不在乎

今天看到《死神永生》获得了雨果奖的提名。虽然我个人不是很看好他能斩获头筹,但如果真能做到,那将是非常鼓舞人心的事情。

《死神永生》出版的时候,我还在读大四。第一版平装的装帧并不是很好,但拿到手里还是让人异常兴奋。我在宿舍窝了两天没出门,一口气读通了一遍。在我终于走出宿舍,看到太阳的时候忽然想到,尽管地心说已经存在了接近两千年,但是人们抬头看到的,依然只是一轮白日而已。但我再次看到它,却不自觉地用「恒星」的概念去解释它。

这时候我知道,从此之后,《地球往事》的读者和其他人将产生逻辑上的生理割离而渐渐进化为两个物种。

2 Comments

奇怪的道理(2):我思故我在

拖了好久,这次想说一条大名鼎鼎的命题,那就是

我思故我在。

这句话出自笛卡尔,即使在笛卡尔的各种观点与著作之中,这句话几乎也是最广为人知的一个了,应该和笛卡尔坐标系有的一拼。而且和坐标系一样,很多人并不知道这句话的作者是笛卡尔,其实也不太清楚是什么意思。

1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