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Catbaron's Palace Posts

老白

1.
老白对年关已经没什么观念了。

在外这些年,每年的春节几乎都是一个人过。再加上他这个年纪的人几乎不看电视,几乎感受不到全国人民的热情。反而越是年底,他所在的城市就越是空旷,落得比平时还要清静。所以现在走在这座小城市的街道上,身边熙熙攘攘的人群和路旁店铺播放的聒噪而喜庆的音乐,都意外地带给他不少新奇感。

时间刚过中午,但对北半球来说,太阳只能算是低斜地挂在一旁。他在心里暗暗耻笑,明明没什么温度的东西,只会明晃晃地照人的眼睛。他徒劳地压了压帽檐,却并没什么效果。老白沿着街道,一边走一边尝试辨认路边的建筑。让他有些诧异的是,尽管这个城市早已不是他离开时的样子,但他却还认得出它的轮廓。老白本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去面对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他本以为,12年时间已经足够把一座城市改造成另一座。但现在看来,时间却还是不够长。时间这个东西,总是在你没留意的地方偷偷做了很多事情,却又在另一些地方完全没什么作为。令人生厌。

哦,他想到,是因为住宅区吧。因为住宅区是不会轻易变动的。面对时间的洪流,就算巨大的都市也没办法全身而退,但背负房贷的人却要顽固多了。住宅如同一根沉重的锚,人们背负它,也依赖它把自己固定在世界上的一处,不至于四处漂流。这么看来,不仅是空间上,时间上也是这样。如果你有这么一处房宅,就算穿越了十几年的时间,也不会找不到自己出发的地方。

那么这种地方,自己有么?他自问自答,有的吧,理论上。

老白靠着记忆穿街走巷,回过神来的时候,嘈杂的人声早已经退到很远的地方了。他停在一个路口的转角处,蹲下身看一座路灯的灯柱。上面光溜溜的,什么也没有。过去这么久,这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他像是安慰人一样拍了拍街灯,从这个路口转了进去。

走了几十步,老白停在一栋房子门前。他上前推了推门,门当然是上了锁的。但他也不敲门,只是退回来,把双肩旅行包放在门的一边,自己靠着旅行包坐了下来,把左腿舒展开,接着从上衣口袋摸出一根烟,点上抽了一口,抬起头长长地吐出一道白烟。那些烟在无风的空气中肆意飘散,毫无犹豫,也无留恋。

事到如今,我这是想要回来做什么呢?

他转头朝着左右看了看,一个行人也没用。路对面的房子投下的影子占据了半条街的宽度,影子之下都是没化开的积雪。和上次自己看到的景象相比,这条街几乎没有什么变化,简直跟住在这里的人一样冥顽不灵。就连当初他离开的时候闹得四邻不宁的争吵声,似乎至今也还在周围回响。他甚至能在脑海中投影出当时自己的身形,头也不回离开的样子,以及在心里赌咒发誓的幼稚行为。他一边回忆,一边默默设想如果邻居出来看到他这样应该用什么说辞应付,但并没有想出什么好的点子。那抽完这跟烟就走吧。

老白把手里的烟掐灭,打算就这么站起身来一走了之。他一抬头,透过破旧的鸭舌帽檐,看到从路口走过来一个女人。她明显也看到了坐在门旁的老白,就在几米之外的地方停住。两人互相看了对方几秒钟,女人轻轻问了一声:“老白?”老白站起身来,拍拍屁股上的灰尘,把一旁的旅行包背在左肩上,冲着她笑了一下,“桃子,好久不见。”

2.
桃子打开空调,很快就有热风呼呼地吹出来。虽然房子里面的家具早已不是之前的样子,但看来至少还是一直有人住的。桃子坐在他对面,轻轻吹了吹杯子里的茶,浅浅的抿了一口。“你这次回来,不是来找我的吧。”

老白笑了笑,没做回答。

“你这是从哪来?”

老白说了一个西方的地名。

桃子接着说,“这几年你过得可逍遥自在?”她用眼睛扫了扫老白的装扮,“你这是衣锦还乡了?”

老白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夹克和牛仔裤,笑着回答道,“锦也不锦,乡也不乡吧。”

桃子又问:“回家了?”

“我现在不就在家么”。老白说完,发现桃子在瞪着他,只能摇了摇头。 桃子骂了一个脏字。转过头去。

他忘着桃子,迟疑地问:“你……最近怎么样?” 桃子笑了一声,“你猜。”

老白不知道该怎么回应。桃子看了他一会,叹了口气说,“你最应该问的不是我怎么样吧吧。”老白等她继续说。“你放心,这栋房子还是你们家的,我只是受人所托过来照看一下。你走了之后虽然再没回来过,但家里的变动你都是知道的吧。”老白差不多每年会收到一两封大姐寄来的电子邮件,但从来没有回过信。“我听大姐说,你除了汇款,就没联系过她。怎么你这么有钱,把钞票当信用了?”

老白当然听得出话里的嘲讽,默默在心里备好了三四句回敬的法子,但一句也说不出口。他忽然想起十几年前他和桃子在一起的时候。他们从小到大,几乎每天就这么在言语上你来我往,乐此不疲。但如今他却一句也不敢讲回去,只是默默听着桃子告诉他这些年的变故。老白走之后两年多,大姐嫁去邻城,老太太跟着一起搬去了,这栋空出来的房子也就租了出去,这些他大概知道。得知大姐买房子的时候,他还硬求老板预支了几个月的薪水转账给她。但做这些事情的时候,老白是什么心情,大姐又是什么心情,老白从来没敢仔细回想过。

桃子就这么云淡风轻地讲了很多事情,只是刻意跳过老白母亲的过世。老白对此有些感激。母亲去世的时候,他回来过一次,却避开了葬礼,只是一个人去了墓地。他坐在地上对着母亲的照片说了好多有的没的,到最后说得自己快要哭出来了才停下。也是从那之后,他开始了更加居无定所的旅居生活。繁华的破落的,和平的危险的,内陆岛屿,海滨荒漠,该去的不该去的地方都去过。从他走出家门他就一直以为自己是在寻找什么地方,直到后来却慢慢发现自己根本没那么清高,不是要去哪追寻什么远大的理想,只是不知道应该在哪里停下来罢了。

“我没想到会在这儿遇到你。”桃子讲停的时候,老白这么说道。

“那你想在这儿遇到谁?”

我没想遇到任何人。老白没有说出来。“我只是以为……”老白语塞在这里,心想,我只是以为这里已经没有与我相关的人了。

桃子抬起眼睛看着他,但他没有说下去。

桃子站起身,从包里拿出钥匙,将玄关一侧的房门打开,让老白跟过去。老白走进去,只觉得胃里一阵抽搐。他看到到自己的东西整整齐齐地摆在原来的位置。当年坏掉碎掉的东西,甚至被撕掉的海报,也都被修补归位。老白挣扎着问:“这是……?”

“有些事怕是大姐也没跟你说过吧。你走了之后老太太和大姐收拾的。”桃子桃子依靠在门边,盯着自己的手指,“当时的东西碎的碎丢的丢,只能勉勉强强撑个样子。大姐搬走之后,老太太偶尔还会回来看看。这间房子就一直没租出去,你留在我那里的东西,我也都收拾了回来。”她顿了一下,“算是给老太太个念想。”

老白小心地做到书桌前,双手轻轻拂过桌面。他拉开书桌的抽屉,发现里面是曾经他与桃子相互写的信,一封一封按照时间叠好。他抽出一封,看了看日期,那是一个很遥远的数字。他把信展开,看到自己用拙劣的笔迹,和信中设想的一个与现在完全不同的未来。信的旁边躺着一台早已停产的MP3,耳机却是新的。桃子在一边开口,“原厂已经倒闭了,只能配了别的耳机。”老白按下MP3开关,屏幕居然亮了起来。他已经不记得这种MP3的操作方法,凭直觉上下翻动音乐列表。他头也不回地问桃子:“这个我能拿走么。”桃子盯着他,“你是在问我?”老白回头冲她笑了笑,把MP3小心地塞进裤子口袋里。

桃子在他身后轻轻说道:“你问我怎么样?我去年前结了婚。”他没有看桃子,默默地听着桃子的声音,“我试着找了你几年,也等了你几年,最后也只能放弃。以后怕是也很难再见一次了。”桃子清了清喉咙,“……你现在觉得,当时真的非走不可么?”老白慢慢转过身,想了想,说,“我已经不记得当时了。”

桃子坐在地板上,右手撑着额头。“那你现在又是为什么回来的?”

3.
老白走出大门,桃子没有出来送他。桃子哭出来的时候,他特想抱住她,就好像他在老太太墓碑前面的时候特别想再抱母亲一次。但是他什么也没敢做,就只是静静地陪在一旁,就好像他没敢去看大姐一样。他固执地认为,自己什么不做,才是对大家都好。

他停在门前,回过身看了良久,默默地鞠了一躬。他不知道这算什么礼节,但他不知道还有什么别的表达方法,也不知道自己想表达什么。自从回到这个地方,遇到的都是自己不知道的事情。看来说到底,这还是一片陌生地。

他把耳机塞到耳朵里,沿着来时的方向往回走。西垂的太阳照在路边未融化的积雪上,映出惨淡的黄色。耳机里面的乐团唱到,“回不去的地方叫故乡,到不了的地方叫远方”。老白心想,在数学上,这两个地方应该在同一个位置。

他自嘲地摇了摇头,却注意到自己路过的路灯柱上有一块模糊的绛红色。

他犹豫了一下,但没有走近看清楚,而是就这么一直走了下去,直到消失在纷杂的世界中。

Leave a Comment

随便叫什么标题都好反正一年就一次

这算是一年的总结么?

也许不是。只是因为2016近在咫尺,手表上的12点方向如同一道死线,对着我步步逼近。所以这更像是一种抵抗,一种尝试说服自己没有虚度一年光阴的挣扎,一种没办法漂亮胜出,又不甘心漂亮地失败,而堕落到丑陋的困兽之斗。

老实说,抗争的效果不是很好。

看了一些电影,读了几本书,追了几本漫画,做了一些实验,年前赶出来一篇不怎么样的论文。另外上山的巴士取消了,地铁贵的要死,于是买了一辆自行车。但是根本不想骑。生活变得更加艰难。

之前乘坐巴士上学的时候,要一个多小时,所以在巴士上会做点事情。比如睡觉。有时候不想睡,就看看书。有时候书也不想看,就胡思乱想。我曾经想出了几个故事,主人公的设定,一些情节的碎片,想象有朝一日能把他们写出来,然后做一个合集叫《巴士的荒诞呓语》。但每当我尝试把碎片连接起来的时候,就发现它们好像断开的磁石,比破镜还难重圆。

总之,一切都不是很合乎心意。这说明我并不是被选中的人,这严重伤害了我的中二之心。

我记得大学的时候跟舍友聊过一次天,他说有时候你应该喝点酒,把那些伤心难过的事情都忘掉。我说我觉得就算疼死也应该保持清醒,任何时候都不应该失去理智,更不用说主动放弃理智。我曾经固执地认为我的态度才是对的,但后来我意识到,有时候这种态度会让你陷入一种更加窘迫的境地,就好像你要上战场了,别人是葡萄美酒夜光杯,把碗一摔就冲上去干他娘的,你这边却用严丝合缝的逻辑推导出你不但是去送死,还是毫无意义的送死。于是几十年后,那些上去干他娘的的士兵亲属都有烈士补贴,你没有。不是因为你比他们清醒理智,而是因为你死的太难看。

我想说什么来着,哦对了,我想说的是,对理科生来说,骗自己有时候挺不简单的,尤其是过敏体质喝不了酒的家伙来说。如果1点钟不会比23点钟更好,那么明天为什么会比今天好,明年又怎么会比今年好?我不太相信。

去年元旦的时候,大雪封山,我一个人无事做,又不爱看红白。实验室没有别人,于是我就在实验室偷偷玩网游,尽管一个人做任务跟单机没什么区别。那个时候已经有一些端倪了,因为我放眼望去,前面的整个2015都烟雾弥漫,看不清楚。遑论以后。今年会怎么样呢,看了一下时间,年内能变得比去年好的可能性不是很大。

年中的时候回了趟家。那个时候我一直觉得自己好像是哈利波特的设定,尽管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但回家这件事仍是一种必要的补魔。尤其是在回去之前的那些天,做梦都在街边撸串。可惜没吃到彤德莱火锅。我特别不爱吃火锅,但又特别喜欢彤德莱。所以很可惜。

见了一些朋友。还有一些没见到。我意识到,所以这些人,都是见一次少一次。而且曾经坐一条地铁线路上下班的人,转眼已经真正意义上的分道扬镳。要知道,对慢长的人生(也许帝都的朋友们没那么慢长)来说,差之毫厘失之千里并不过分。每当我想到我以后只能看着他们离我远去的背影缅怀这些岁月却又无计可施,就觉得未来更加慢长。

另外一件让我感觉有点难过的是,我感到这个时代已经变了。尤其是在我发现《银魂》居然已经没有日常的时候,我意识到这个世界已经不是我熟知的那一个了。我也不是一个喜欢因循守旧的人,但是我更不喜欢超出预期的变化。可能是因为我初中的时候有一天晚上骑自行车去学校自习,结果掉进了在我吃晚饭的空档刚修出来的排水沟里去。从此就对预期外的变化完全没有好感。

不过我得承认,没有意识到变化而适应它,是我的问题。因为我明白我本质上根本不想适应。道理我都懂。道理我都懂。

写到这里,我在考虑要不要把这篇贴出来。因为这篇有点太不积极乐观。不过李荣浩跟我说,“站在我身边,你不算可怜,这也是种贡献”。而且更重要的是,我这种拖延晚期,写这么多不容易。不贴太可惜。没错。

最后,如果有人不幸读到这篇,我应该会比你早一点进入2016。 那么我在未来等你好了。我真的越来也不喜欢周遭的事物,或者是我自己。不过,尽管这个世界风景差的想让人说脏话,但毕竟有些人在意的是远方。在文艺地吹牛逼这件事上,还是老罗牛逼。

各位新年快乐。

Leave a Comment

自动获取国内代理IP

自动获取国内代理IP

前面写了一个用代理翻回国内的指南,需要从proxy-list.org这里找免费代理IP。

这里拿到的IP不稳定,所以总要去重新查询,回来更新pac文件。于是写了个脚本:

  1. 查询免费IP
  2.  ping测速
  3.  找出来最快的更新pac文件

然后在服务器跑了个定时任务,每小时更新一次。

#!/bin/sh
date
echo -n > ip.txt
echo -n > ip_sort.txt
for i in $(seq 1 3)
do
    echo "reading page "$i"..."
    url='http://proxy-list.org/english/search.php?search=CN&country=CN&p='$i
    for ip64 in $(curl --silent $url | grep -P "Proxy\('.*'\)" | cut -d"'" -f2)
    do
        ip_port=$(echo $ip64|base64 -d )
        ip=$(echo $ip_port|cut -d":" -f1)
        time=$(ping -c1 $ip|grep from|cut -d" " -f7|cut -d"=" -f2)
        echo $ip_port":"$time >> ip.txt
    done
done
echo "sorting..."
cat ip.txt|sort -t: -k3 -nu|grep -v -P :$ > ip_sort.txt
ip=$(head -n1 ip_sort.txt|cut -d":" -f1,2)
sed -i-e 's/\([0-9]\{1,3\}\.\)\{3\}[0-9]\{1,3\}:[0-9]\{1,\}/'$ip'/g' SwitchyPac.pac
echo "========"

===============
更新了一版,时隔半年,修正了那个错误的测速……看这里

2 Comments

海外用户的国内在线音乐服务使用指南

Outlier

  • 背景
  • 获得免费代理地址
  • 在网易云音乐PC客户端中使用代理
  • 在chrome中使用代理
  • 在OSX中使用系统全局代理

背景

这篇指南其实说白了就是一个翻墙教程。众所周知,由于版权所限,海外用户是无法自由使用国内大部分的在线流媒体服务的,包括网易云音乐,QQ音乐,豆瓣FM,以及包括优酷土豆,B站,搜狐视频等一些涉及到正版视频的在线服务。这篇指南的起因是因为这篇blog。博主给了一些方法,主要是基于JS脚本,但是适用范围有限,而且评论里面也出现各种人反馈问题,我才发现原来对很多人来说这是个问题。不过,

如果你只是想使用网易云音乐的话,强烈建议购买会员包。每月8元,真的不贵。而且更加安全,省事,且道德正确。

如果你不在意话费时间和精力,或者确实有其他需求,请继续阅读。

在线服务对海外用户的判断基本上都是基于IP,所以只要代理一下就没问题了。不过使用免费代理有很严重的安全隐患,请在知晓其安全威胁的前提下使用。

获得免费代理地址

这里推荐使用prox-list.org

proxy-list.org

通过搜索可以找到很多国内的代理服务器,也可以看到各服务器的速度,使用的协议等。这里推荐使用端口为80的http服务,适用性比较广。但是再次强调:你的请求信息明文可能会被代理服务器获得,所以一定谨慎使用。

好我们拿到了一组(IP地址:端口)。下面我们看怎么使用。

在网易云音乐PC客户端中使用代理

最简单的是在网易云音乐客户端中使用了。之前Mac平台的客户端也可以直接使用,但最新版本中此功能消失,所以目前只限于PC平台。

  1. 点击客户端界面右上角齿轮进入设置界面
  2. 找到“工具”->“代理设置”。
  3. 选择“自定义代理”
  4. 服务器和端口填入刚找到的IP和端口(port)
  5. 由于我们使用的是免费代理,所以没有用户名密码。如果你通过其他途径拿到了自建代理服务器,根据使用的代理协议不同,也许会需要用户名密码。这里我们略过留空。
  6. 测试一下。如果提示代理可用,点击“确定”,重启客户端生效。

这里的测试比较有用,可以快速得知自己选中的代理是否可用。

在chrome中使用代理

推荐使用SwitchySharp插件。SwitchySharp的作者最近开发了一个新的代理控制插件,作者认为新作品更优秀,更可控,但是我个人认为SwitchySharp更简单易懂。

在插件的选项界面新建一个情景模式。这里我的模式叫“in”

情景模式

可以看到这里有两个“手动”和“自动”配置方法。手动配置的意思是,你要自己设置代理地址,并且自己设置代理规则,哪些请求使用代理,哪些不使用代理。自动配置则是读取一个配置文件,不同的请求自动使用不同的代理。

手动配置

  1. 和网易云音乐的使用方法一样,我们这里填入刚才找到的IP和端口。并且选中“对所有协议均使用相同的代理服务器”。
  2. 保存
  3. 在“切换规则”中配置相关规则。以虾米为例
模式名称 URL模式 匹配模式 情景模式
随便 *://*.xiami.com/* 通配符 in

这里比较重要的是URL模式,你需要了解基本的通配符,以及要使用代理的URL写法。比较容易有问题的是网易云音乐的URL模式。虽然网易云音乐的 主页是music.163.com,但是对数据的请求都是xxx.126.net而不是xxx.163.com。所以正确的写法应该\*://\*.126.net/\*

  1. 保存
  2. 单击SwitchySharp插件图标,选择“自动切换模式”。

这里如果你选择“in”,那么所以的请求都会使用代理,因此你就无法使用油管了。使用“自动切换模式”会根据你的切换规则决定是否使用代理,以及使用什么情景模式。

自动模式

这里我直接贴一下我写好的代理配置文件。

function regExpMatch(url, pattern) {    try { return new RegExp(pattern).test(url); } catch(ex) { return false; }    }
    function FindProxyForURL(url, host) {
    if (shExpMatch(url, "*://*.xiami.com/*") || shExpMatch(url, "*://xiami.com/*")) return 'PROXY 27.46.22.113:8888';
    if (shExpMatch(url, "*://*.163.com/*") || shExpMatch(url, "*://163.com/*")) return 'PROXY 27.46.22.113:8888';
    if (shExpMatch(url, "*://*.youku.com/*") || shExpMatch(url, "*://youku.com/*")) return 'PROXY 27.46.22.113:8888';
    if (shExpMatch(url, "*://*.tudou.com/*") || shExpMatch(url, "*://tudou.com/*")) return 'PROXY 27.46.22.113:8888';
    if (shExpMatch(url, "*://*.bilibili.com/*") || shExpMatch(url, "*://bilibili.com/*")) return 'PROXY 27.46.22.113:8888';
    if (shExpMatch(url, "*://*.126.net/*") || shExpMatch(url, "*://126.net/*")) return 'PROXY 27.46.22.113:8888';
    return 'DIRECT';
}

 

这里面包括了对虾米音乐,网易云音乐,优酷土豆,和bilibili的代理配置。你也可以通过SwitchySharp插件的“导入/导出”功能,根据你的“切换规则”配置导出PAC文件。

  1. 复制这段代码,把里面的IP和地址替换为你自己的代理服务器,然后保存为proxy.pac。
  2. 在“情景模式”中选择“自动配置”
  3. “导入PAC文件”,导入proxy.pac

如果你有自己的服务器,或者自己电脑搭建了本地web服务器,也可以吧PAC文件上传到服务器上,这里直接填入pac文件的访问地址即可。这里不赘述了。

  1. 单击插件图标,选择“in”。
    如之前所说,这里选择了“in”,是说所有的请求都会使用“in”的代理配置,也就是会使用PAC文件的配置。

注意:如果你使用了自动代理,就不要使用“自动切换模式”

如此这般,你就可以使用chrome使用这些在线流媒体服务了。

在OSX中使用系统全局代理

这里我们需要使用到刚才的PAC文件。

  1. 打开网络偏好设置
  2. 高级
  3. 代理
  4. 这里选中自动代理配置,填入pac文件的访问地址。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如果你要使用类似chrome的自动代理配置,你需要一个pac文件的访问地址。可以开启Mac的apache迅速搭建本地 web服务来做到,但是不在本文的说明范围,请自行谷歌。如果你没有开启,则跳过此步骤,但这意味着你所有的请求,包括任意联网的客户端的网络请求,都会 经过代理。

这会有严重的安全隐患,所以十分不建议如此使用。
5. 选中web代理(http)和安全web代理(https),并在中都填入刚才的代理服务器地址和端口。

这里比较令我费解的是,虽然我们使用了pac配置文件,但是系统似乎并不会使用其中的代理地址,必须在下面http和https中再配置一遍好服务器地址才能正常使用。也许是我的个例。

这样一来,Mac平台的虾米和网易云音乐客户端也可以正常使用了。

最后再啰嗦几句。

  • 请一定在知晓免费代理的安全隐患的前提下使用次方案。
  • 免费代理的地址会经常抽风/失效,如果发现代理不通畅,比如通过PC端的网易云客户端测试代理地址不再可用,可以去proxy-list找找别的地址。
  • SwitchyPac的使用方法如果不太清楚,去Google,网上大把大把的中文教程。

以上。

========更新======

写了个自动获取IP更新PAC文件的脚本

2 Comments

中二病少年观赏音乐会

img

实验室小姑娘参加的仙台市市民交响乐团今天有一场演出,所以去看了。人生第一次去现场听交响乐。

日本平时的周末也经常在车站、公园的地方看到有小的管弦乐团在表演,很多都是市民乐团。和国内相比,这里的年轻人虽然也是喜欢流行和摇滚居多,但是成年人,或者所谓的“大人”对于古典乐和爵士乐的接受程度似乎更高。反映在文化产品里面,无论是动画,小说还是漫画,都会受到经典音乐的影响。而这些文化产品本身又会反作用到音乐文化的推广上。估计喜欢经典作品的老家伙们会喜欢这个氛围的。

这次的演奏曲目是

    • 《十号karelia序曲》(Jean Sibelius)

 

    • 《降B小调二十三号钢琴协奏曲》 第一,二,三乐章 (柴可夫斯基)

 

    • 《D大调2号交响曲》 第一,二,三,四乐章(Jean Sibelius)

 

其中钢琴协奏曲请来了一个据说很厉害的韩国女钢琴家(Sun-A PARK),小姑娘跟我们介绍的时候就说,这是个很了不起的人。看介绍也是在各种国际大赛上得奖,确实大有来头的感觉。然而,这组曲目强烈的曲风让钢琴音色富有很强的攻击性,我个人似乎对这个风格的钢琴曲目并不是很感冒。

Sun-A PARK上台的时候,感觉比照片胖了不止一圈,简直有诈骗嫌疑。我承认我对胖子持有无差别性的主观敌意,但是她的身材真的影响了台风。尤其是演奏起伏巨大的曲目,感觉脂肪简直要甩出来。嗯而且,侧面看过去,跟贾玲一模一样。

除此之外,整场演出效果都很棒,当然是对我这种门外汉来说。比较有趣的是,我在观看表演的时候,能够感受到这种所谓“高雅”的美感。每个人的行为举止都彬彬有礼恰如其分。大概日语中的“立派”就是这个意思。然而我意识到这点的同时,第一反应却是在思考如何与这种“优雅”对抗。或者说,虽然我承认这种形式的优雅,但是却又矛盾地希望能站在他的对立面,比如街头文化,来与其交锋。而能击败对方的前提,我想,是能成为对方。所以怎么才能成为一个既能穿燕尾服,又能穿兜帽衫的家伙。

这简直太中二了。

One Comment

让青春的归青春,梦想的归梦想——电影《爆漫王》观影记录

!!剧透注意:本文涉及到以下内容:

    • 部分漫画剧情与电影剧情和设定的相异

 

    • 部分人物和演员的表现

 

    • 电影的部分表现手法

 

    • 一些电影台词和剧情的细节描述

 

!!请慎重决定是否继续阅读。

话虽这么说,不过去看电影的应该都是漫画读者或者动画观众,所以问题应该不大。

img

先从演员开始吧。在看到海报和预告片的时候,我和一些朋友都认为最高和秋人的演员高反了。就连和日本人聊到这部电影的时候对方也连称“绝对反了啊这个”。但实际上这两人的表现违和感并不高。并不是说两人都非常还原了原作,而是这两人塑造的形象在保留了原角色的特点的同时,更贴近正常的高中生的性格。就是相比原作,无论匠人的最高还是头脑派的秋人,电影中的行为都少了一些原作的沉稳,多了一点活力。虽然我还是更希望看到两人交换角色的表现,但现状确实说不上令人失望,还是演得有声有色。

img

但是令我不太能接受的是女主。因为实在是不像。相似度的问题对其他的角色还好,但是女主被最高画下来的,而电影中出现的漫画设定都是完全沿用原作的,所以当看到最高画的女主时,就会有一种“卧槽你画的谁啊”的违和感。而且女主的表演也让我觉得很不自然,不过不确定是不是心理原因。

img

同样有比较大不同的角色是编辑服部哲。可以看出形象和原作相差很多,实际上基本上已经是另一个人了。性格和剧情都有比较大的差别。但是并没有什么问题。

img

另一个比较有意思的角色就是新妻英二了。和原作的天才高中生相比,电影里的角色更贴近真实的怪人。感觉像是‘啊我在平时的生活中见过这样的怪人’。不过要说最大的区别,果然还是身材要比原作魁梧很多= =。

img

倒是平丸一也的塑造很还原的感觉。虽然戏份不多,但是富坚义博一般的天才形象已经跃然纸上。

总体来说,除了女主之外,其他的角色都是可以接受的。

接下来是剧情。这部电影的剧情是从秋人邀请最高成为漫画作家开始,到拿到了调查问卷排名第一结束。同时二人高中毕业。受到时长的限制,在情节安排上有一些比较大的调整。让我比较在意的是一些比较重要的场面完全没有表现,或者简略地带过。

比如最高和亚豆的表白:“我的漫画动画化,就请和我结婚。”这段就很草率。因为没有时间留个最高去做心里挣扎,所以也就没有什么篇幅描写相思之苦,表白的冲击力也就少了很多。亚豆搬家的时候也就没有什么离别感。此外两人的恋情也做了妥协,并非漫画中一直不见面不电话只是传讯息。可以说,整部电影中的感情戏份只是为了推动剧情,亚豆的存在只是作为最高奋斗的一个理由,所以相关的表现十分薄弱,通过预告片也能发现,香耶这个角色甚至根本就被删掉了。这也就使得对秋人的塑造有很大的影响,少了很多的成熟感。虽然遗憾,我也只能把它归结到时长的原因了。毕竟加一个人进来,剧情的发展和人物间的关系都会更加复杂。

关于两人的另一个场景,漫画中亚豆去看望住院中的最高,发现最高还在病床上坚持作画,就握着最高的手一起画原稿。医院的剧情本来就少,再加上剧情的需要,这一段也就完全被删去了。让人觉得可惜。

img

另一个让我觉得可惜的是叔叔的剧情。电影中在得到问卷调查第一之后就是一个happy ending了,但我真的想看到最高拿着调查结果去墓地跟叔叔汇报。

比较有意思的是最高和秋人与新妻英二在问卷调查排名上拉锯战的那段,预告片中也能看到,电影用了一个双方对打的形式来表现。这一方面简化了剧情,把调查排名的竞争情节单独拿出来,而省略了两人同时进行的苦心创造的过程。同时,这在某种程度上强化了二人与新妻英二的竞争关系。

在《爆漫王》中出现的所有漫画家中,新妻英二是最不同的一个。他如同是《头文字D》中的老爹,《棋魂》中的佐为,是作为一个BOSS级别的角色出现的。也就是说其他人只能望着他的背影,在后苦苦追赶。这让我想起来《和名为现实的怪物战斗的人们》这个名字,所谓“梦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这部漫画正是一部充斥着梦想哲学的作品,所有的人都在为了梦想而不停地与现实战斗。如果说“实现梦想”是一个比较虚无的东西,那么“打败新妻英二”就是一个很一目了然的目标了。

我曾一度陷入一个困境,因为我知道的人越多,就越会发现我与他们的才华相差太远,他们能做到的事情我可能永远也无法达成。就如同在投稿前看到了新妻英二而放弃去JUMP,不战而败。但电影却把新妻英二更加的实体化,让他直接横在主人公的面前,成为一个梦想的代替品。让观众更清楚地看到主人公与新妻英二的实力的差距,也使得二人更加让人肃然起敬。

不过前面两段大概都是我的过度解读。实际上可能就是为了省时间。

但有一点我想是真的。电影把这部作品的格局做的更小,没有把漫画家提升都“梦想赌徒”的高度,而只是在讲一个画漫画的青春物语。在第一次申请连载失败的时候,服部面对前来询问原因的二人说道:“这就是漫画的有趣之处不是么?迷茫着,痛苦着,同时又为此欢喜不已。”而福田组为了帮助病中的最高而贯彻了“友情,努力,胜利”的信条,也正是JUMP精神在青春中的一个投影。在一个合适的年龄,为了追求一样东西而拼搏,与同伴一起热血沸腾,一起撒汗如雨,一起流下喜悦与不甘的泪水。还有比这更让人渴望与羡慕的青春么?

至于那样东西是篮球,料理还是连衣裙,都不重要。

只是在这里,它刚好是我们所爱着的漫画,而已。

Leave a Comment

百歌缭乱

img

昨天学校通研公开,当班一整天。累的要猫要狗的。

晚上去一番町买东西,发现再办一个《百歌缭乱》的liveshow,沿着一条街设置了好多舞台,都在表演人声合唱。

买完东西从超市出来,门口的舞台刚设置好。几位女歌手正在试音。右二的妹子负责B-BOX鼓点。

img

img

Leave a Comment

去了趟福岛

img

上个礼拜几乎没做什么正事,老师好像做了个什么东西卖给一所高中了,租了30台电脑去教他们怎么用。于是一直忙着做这些准备。

上周四,一起去了一趟福岛的一所高中。 参加培训的学生30人,老师8人。 其中一个学生是飞机头,像这样

img

但发色是黑色的。行为也是中二得很。不过看起来其他人也并不是很讨厌他,大概只是单纯的中二而已。

JK由于还没开始化妆,所以看上去都很普通。

老师们比较有意思,成年人大概理解比较块,而且学得认真,所以很快就掌握操作了。让后他们就会去看自己周围的学生怎么样,是不是需要帮助。和学生交流的时候也完全没有居高临下的感觉,搞得我都想来读高中了。

Leave a Comment

说个事

有件事情之前一直想记一下。

还是回国的时候,当时和一个很久的朋友见了面。

这是一位妹子,跟我从初中开始同学,坐过一段同桌。

初中那个年纪,正是我开始中二病发的时候,每天目中无人天才自居。有趣的是,这个妹子完全不肯示弱,处处与我争强,无论文理都不肯多让。

所以在我心里,她一直是一位独立自强的人。

大学再联系上,得知她的近况,也还是和印象中没什么大差别,有想法,有目标,有行动力。俗套点说,是个正能量满满的人。

这次去北京见到她,交谈之中,却让我感受到女生柔弱之处。不是说娇弱,而是不再隐藏自己的弱点,却有完全不怕世界会伤到她的自信。当然我一届直男,当时肯定感觉不到这么清楚,只是觉得有点说不出的意外感。

直到不久之后,她再微信上公布自己时隔多年的恋情。我忽然就有点明白这种变化的源头。

生活不易,愿她能就这样轻松愉快的走下去。

Leave a Comment

归国之旅

第一站是上海。

8/10晚上到了上海,收到了赵贺同学的援助。去吃了油腻腻的烧烤,喝了一瓶啤酒,入住汉庭。

与他聊天,得知赵贺也已经离职,打算回家。说起原因,也无非是适合娶妻生子过日子。

次日,吃了一顿久违的早点,9点左右出发去外滩。

魔都不愧为魔都。魔得厉害。

另外,上海的建筑也是漂亮得很。

还看到了发哥的饭店。

 

在外滩呆了十几分钟,就匆匆回酒店。稍作休整,看了15分钟的《封神榜》电视剧,拉行李去杭州。

杭州这个地方特别亲民。到处都有免费WiFi可用。最重要的是,有一个广泛设置的WiFi热点不需要手机验证,简直救了一命。

住的地方附近有一个香积寺。我说这名字太张扬了吧,广积香火的意思么。进寺之后也没用找到庙宇的简介。后来查了一下,寺名源于佛经“天竺有众香之国,佛名香积”之句。不过有趣的是,这是一个佛道共奉的庙宇。说起来我还是第一次进这种正经寺庙。室内的佛像都十分巨大,俯视来客,气势逼人,似乎随时都会用一招从天而降的掌法压得你永世不得翻身。可惜庙内禁止拍照,就这样吧。

然后是京杭运河。夜间成像效果还是不够好。

游了白堤和苏堤。基本的感受是。太TM热了。

在雷锋塔下有一个放生池。用两个词可疑描述。

    1. 生态灾难。

 

    1. 文化灾难。

 

在杭州看了《大圣归来》。跟想象中差不多吧,质量值得票价,但是问题也不少。不过不重要,猴子够帅是真的。

杭州就差不多了吧。再说一遍,杭州真是个好地方。

然后就是帝都了。帝都开始就比较沉重了。

周日和之前某度的同事去桌游吧玩了一整天。

之前的组里唯一的妹子最近相亲遇到个不错的人,看起来是要成婚了。她跟我说,之前又一次受不了家里的压力,本来想跟一个相亲对象凑合凑合得了,但是因为我在微博里面黑他,她觉的黑得有道理就放弃了23333333

黑人无数的我总算做了一件好事。

另外值得一说的就是夜阑人静这个人胖的不成样子。似乎整个人被吹起来了一样,走路都要飘起来,步履蹒跚。一个人胖起来太可怕了。

另一个比较重要的朋友,与我初中同桌。看起来她过得很好,令人开心。她请我吃了火锅。

最后去见了Saber。

上次见面,是我毕业前。三年前。

再三考虑,还是在临离开北京前的一晚又去见了一面。

我仿佛看到了当年坐在考研辅导班宣讲会现场的那个我。仿佛感到了一些坚不可摧的东西开始动摇。

我无法判断与Saber的会面会对之后的……人生产生多大的影响。

有些恐慌,而且是毛巾无法解决的那种。

One Comment

浪矢与红猪

img

所谓的浪矢,不过是几个什么也不懂的小孩子而已。

浪矢之所以能成为浪矢,只是因为浪矢知道一些事情,并且有一些运气。

当浪矢不知道的时候,浪矢就只是什么也不懂的小孩子。

不会飞的猪,就只是猪而已。

Leave a Comment

深夜食堂

今天结束了我的第一份打工。

工作时间是深夜带,具体来说是夜间的11点到次日的8点。工作地点是一个快餐店。也就是,深夜食堂了。深夜还来快餐店吃饭的客人,其实有一些是很有趣的。然而,可惜的是,我只是一个打工仔,并不是老板,所以不能像传说中的刀疤大叔一样跟他们聊天就是了。

刚来的时候,我是白天工作,跟着别人学习怎么做事。相比夜间,白天的客人要多得多,也就有更多类型。有一次遇到一个娘炮大姐(?),简直和《深夜食堂》的人妖大姐一样。我初来乍到,菜单都记不全,她点完餐,看我是新人,还亲切的教我怎么下单。

还有一个大叔,第一次来看到我,说小子你是新人吧。

第二次来的时候说,小子又是你啊,有没有长进啊。

老实说,日本的大叔比年轻人有趣多了。

第一天的深夜值班,遇到一个老太太。这个老太太讲的日语很奇怪,好像是思想回路不太对。她拖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在这里呆到早晨才走。

顺便说一句,和国内不同,这里的店,包括M上校和肯打鸡,都是不允许在这里睡觉的。

那个老太太点了一些东西吃,然后就在座位上睡着了。中间和我一起值班的日本小哥还去跟她说,你这样不行会影响我们营业的。但是她一副好好好我明白的样子,但是还是坚持到天亮才走。

她的时候,小哥在休息,只有我自己值班。她走过来,我以为是要点餐,结果她要给我钱,说请我和小哥喝咖啡。
这是我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遇到给小费的客人。

夜间来的年轻人基本上都是晚上出来玩,玩到半夜肚子饿了找东西吃。所以大部分情况都是成群结队地进来。而晚上来的大叔,尤其是穿西装的大叔,基本上都是醉酒状态,有时候走路都走不稳。这应该是应酬完了出来填饱肚子。因为这边的很多聚会都是喝酒为主,吃不饱的。

到了凌晨,开始提供早餐的时候,就经常能看到熟面孔了,就是每天早晨都会来的客人。他们很多人每次都会点一样的东西吃,准备好刚好的零钱,菜单也不用看直接点。不过果然来吃早餐的都是年龄稍微大一点的。
不过有两个例外。

有一位是30岁左右的女性,每次来都是套装,点一份早餐,再单独点一份牛肉。然后就不慌不忙的一口一口吃很久,不禁让我怀疑这东西真的有这么好吃么。

还有一次是遇到一个妹子。与常来的妹子不同,没有画浓妆,但是太萌了,以至于不知不觉就多看了几眼。

但是我再也没见到她。

Leave a Comment

《蓝宝石之谜》之谜

img

最近补了一部很老的番——《蓝宝石之谜》。

这部动画是以儒勒·凡尔纳的《海底两万里》为原型改编的,所以也有直接译名为《海底两万里》的。整部动画可以分为三部分

鹦鹉螺号与卡格依的对战
荒岛求生
新鹦鹉螺号与红色诺亚的大决战
其中荒岛求生的风格更偏向日常,与主线剧情关系不大。

看一眼它的制作班底:监督/庵野秀明,人设/贞本义行,音乐/鹭巢诗郎。是不是很眼熟。没错,简直和骗钱神作《EVA》是一个配置。事实上,这部动画被很多人看做是《EVA》的前作。毕竟无论是人物的形象和性格,还是一些设定都能看到《EVA》的影子(或者应该反过来讲?)。尤其是BGM,即使直接放到EVA中也不会有任何违和感,而且痞子似乎把一段音乐直接放到《Q》中使用了。也难怪我在看这部动画的时候,总会脑补出第二东京市的画面。

而事实上,这两部也确实有千丝万缕的联系,痞子也曾表示想把两部作品联系起来。

“《蓝宝石之谜》中的玛丽和《EVA》中的明日香的发型是同一个颜色,不过在不明真相的人看起来她们直接的联系也就仅此而已了。如果有余裕的话,我是想把两个世界的设定联系起来,可惜没有余裕就是了。”

除此之外,《蓝宝石之谜》中还有一个有趣的画面。在故事的后期,可以看到一个巨大的外形人造人,被称为亚当。是不是看起来有些眼熟。

这两部之间的联系,是很有趣的谈资,有兴趣的人可以仔细考究一下。但这并不是本文的重点。我想讲讲“娜迪亚”这个角色。

在补这部动画之前,我本来的计划是补《星空清理者》这部作品。虽然评价很高,但是在观看了3集之后,由于无法忍受中二的女主设定,我还是觉得放弃了。但没想到,作为《蓝宝石之谜》的女主,娜迪亚有过之而无不及。她如真嗣一般中二,又如明日香一般傲娇。所有以男性眼光可以看到的女性的缺点,似乎都可以在她身上看到。(抱歉我无法找到更合适的描述)

从剧情里面看到,她似乎把男主“让”的所有给都看做理所当然,而实际上她并未为让做过什么。而一旦让做出不合她心意的事情,好感度立刻清零。这种表现在“荒岛求生”部分表现的尤其明显。任性、刁蛮、无理、无知。甚至有两集的剧情在讲她与男主一行人经历无数惊涛骇浪死里逃生之后,却立刻对一位非洲帅哥一见倾心。我之后一直在想,为什么要把女主设定为这样?为什么要硬生生插入移情别恋这样的多余的剧情?

这部动画的大背景是,外星文明来到古代地球,按照自己的形象造出人类来作为奴仆。动画剧情中的两方势力,一方是代表的外星种族的卡格依,另一方则是代表了人类种族的尼莫。动画中,当娜迪亚对卡格依说“你不是人!”的时候,卡格依会很高兴的说“没错,这是对我的称赞。”而娜迪亚对卡格依说“自古以来,邪恶都是无法长久的”的时候,卡格依则回答说“没错,但有一点你搞错了,我才是正义的一面”。

这与我们常看到的“并非正义会胜利,而是胜利者才是正义”并不同。这里的矛盾在于我们所谓的正邪概念,都是处在某一个立场判断的。不同立场直接相互观望,就如同面向铜镜,正邪都是反的。而当立场是跨越种族的时候,这种对立就几乎是不可调和的。

在动画中,女主的一个设定是素食主义者,把肉类料理称作“动物的尸体”;她反对一切杀生,即使是在战场上的反击;即使尼摩船长为了保护她而向敌人射击,也会被她骂做“杀人凶手”。而在荒岛上遇险,她也天真而任性地认为大自然会救她;自己为了不杀生宁愿不吃东西。但是她在受蚊虫叮咬的时候,对蚊子却毫不留情,让人感到有些愚蠢。

她之所以会对动物这么执着,和她另一个设定有关。她具有可以和动物交谈的能力。因此,她可以理解动物的立场,也就是说,我们杀掉的动物在她看来,和杀人并没有区别。想想看,她站在动物的立场讲话,和站在人类立场的外星人又有什么区别?被弹幕中骂做中二的少女,和被外星人视作叛徒的船长又有什么区别?

所以这部动画的所有矛盾,都可以看做是不同种族的不同立场造成的。

好了,现在说回来前面的问题。为什么要把女主的性格设定成这么难以接受,以至于让她和让之间的感情平添这么多不必要的风波?

我想,大概因为爱情这件事情本身就是种族级别的交涉吧。

这部作品中所以的角色,无论男性还是女性都很典型。他们分别代表了两个性别的行为和思考方式。娜迪亚一方面代表了外星种族,一方面也代表了女性这一“种族”。所以女性感性的特质会在她身上放大。如果主线剧情是人类和外星种族之间的主战场,那么娜迪亚和让之间的感情纠葛,可以说就是男性和女性之间的主战场了。可以说,把男女之间的对话障碍套在种族立场的设定下,也并无不妥。男性角色代表力量和理性驱动,而女性则代表感觉和情感驱动。所以如果无法理解对方的立场和动机,沟通是不可能顺利进行的。

而这在理解对方这方面,做的最好的是汤姆。

他没有变成gay,他成为了整部动画最大的人生赢家。

另外有趣的一点是,这部动画的英文名字是《The secret of blue water》,即《蓝宝石之谜》,而日文名称则是《不思議の海のナディア》,意为《不可思议的海之娜迪亚》。娜迪亚和蓝宝石,究竟谁更神秘?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