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Catbaron's Palace Posts

守规矩的丧尸——《请叫我英雄》

终于看了《I AM A HERO》。

这是一部丧尸漫画改编的电影,中文翻译为《请叫我英雄》。这个名字其实有点微妙。按照我的理解,“我是英雄”是讲给自己听的,而“请叫我英雄”则给人「证明给别人看」的意味。

这部电影上映的时间刚好我在准备毕业答辩,等答辩结束发现已经下线了,似乎在网上也没有引起热议,可见漫画原著也并不是一个受众广泛的作品。我也是在影院里面看到预告片,回来查过之后才去读过。读完第一卷,感觉这个作者是要成大事的人,因为作为一部丧尸漫画,标准意义上丧尸首次登场,是在第一卷结束的时候。也就是说,作者为了把主角的形象堆好,耐着性子讲了一整卷的日常,作为一部丧尸漫画的开头。

10 Comments

一篇关于科幻小说的老博客

整理博客原稿的时候,发现一篇没写完的文章,当时想写什么已经忘了,但是好像这篇残搞也挺完整的。混一发更新。其实还有一篇……就不发在最新这里了,投递到它应该在的坐标去好了。

刚刚读完《火星救援》。日本这边的电影要下个月才上线,现在以及急不可待。

问了几个在国内的朋友,有一个朋友说,不如《星际穿越》科幻梗多,有很多槽点。另一个还没看,但也说虽然评价不错,但是大家都说有很多不合理之处。这个评价我其实有些意外,因为这部电影的卖点,或者被人津津乐道的地方就在于他的真实性。作为一部正统的硬科幻作品,这几年和它最接近的应该不是《星际穿越》,而是《地心引力》。《星际穿越》虽然也有很多考究之处,但还是用到了很多未来科技。而这一部和《地心引力》一样,故事的依托所在,完全是基于目前的科技现状。没有超纲知识点。

Leave a Comment

没有那么美好的语音输入

老罗这次的相声讲得一如既往得好听,听得我都要吃安利了。Smartisan手机除了丑,基本上没什么让我觉得不好的地方,尤其是在出了黑色款之后。白色充满了塑料的廉价感,而我看到的所有媒体在评论咖啡金的时候都会说:“这个颜色好不好看我们不多做评论……”。也许实体机的效果要比照片漂亮也不一定。

除了令人满意的硬件配置之外,这次最令人瞩目的就是老罗的“信息输入,编辑处理和打通应用边界的终极解决方案”了。包括“讯飞”,“三星”,和“微不足道的一小步”。

6 Comments

一叶知秋,一树何为

最近一直在踩单车去学校,一路上从乡下到城中到山上,最近越来越觉得,骑车真特么累。

One Comment

比《君之名》好看的《聲之形》


看过临近上映的两部动画电影,我不可避免的在心里对它们做了比较。在我的理解中,《聲之形》不知道比《君之名》高到哪里去了。这部动画是漫画改编,但我并没有读过原作,所以是在完全不受漫画影响下做出的判断。对二者来说也算比较公平。

从故事上来说并不算很有突破,基本上是一个浪子回头的故事,曾经的欺凌者被曾经的被欺凌者所拯救。不过虽然说设定不如一分为二的彗星与穿越时间交换身体的能力有想象力,但在表现力上却是扎实有力,想表达的感情都想办法好好表达了出来。不得不说对于女主的设定其实是有些讨巧的,有残疾的萌妹子会激起人的英雄主义情节,一时间只想牺牲一切拯救她。这有些“萌即正义”的嫌疑,但却并没有滥用这一设定,也避免了脸谱化的行为模式。

Leave a Comment

以诚哥之名——《你的名字》观后总结

23:53:42.jpg
开门见山地说,这部比诚哥之前的两部(《追逐繁星的孩子》和《言叶之庭》)都要合我胃口。

品质上没什么可说的,一如既往的漂亮。诚哥依然执着于不切实际的星空,随时随地都看得到不科学的极光配色,但画面效果一级棒。此外,电车车站拥挤的人群,街道上的人潮,随处可见的新闻报道这些元素也都少不了。至于画面细节的表现,就算知道是背景狂魔,依然是让我有点吃惊的程度。

Leave a Comment

写不下的定理证明

19:56:42.jpg

我有一个绝妙的证明,但这里太小,我写不下了。

三百多年前,费马在《算术》的空白处写道。一直以来,我对费马的了解几乎只限于这句话,知道他是一个十分聪明的数学家。但当我终于读完了这本书,我才明白他的才智是如此的令人难以理解。

3 Comments

新哥斯拉

19:50:58.jpg

去看了《新哥斯拉》。

很特摄,很庵野秀明,很EVA。甚至有段EVA中的音乐直接在片中使用。

和好莱坞有明显的不同,这部电影里面对哥斯拉的正面冲突表现不多,更多的是在面对灾难时的政府应对。

哥斯拉整个用了模型的造型,但是如此巨大的生物出现在东京市的镜头,魄力十足。这只哥斯拉的能力也十分强劲,不愧是怪兽之王。

另外观众里面有很多老爷爷和老奶奶。日本在这方面太可爱了。

Leave a Comment

不知不觉来自异世界的力量已经开始入侵作为不是勇者的普通人我应该怎么办

16:34:12.jpg
借助Pokemon GO的号召力,AR终于有了一次重归大众视野的机会。AR(Augmented Reality),中文译作增强现实,并非从未风光过。早在VR的大潮肆虐之前,Google眼镜就曾经尝试将AR推向热点。可惜的是事到如今,眼镜还是眼镜,但A却被V取代。

16:35:35.jpg

Leave a Comment

混一次更新(用curl进行测速)

前文介绍过一个在海外如何翻墙回国内的代理配置方法。然后又写了一个自动抓取免费代理服务器地址的脚本

这个脚本是有测速的,但是之前用的是ping测速,这就有两个问题

  1. ping 不稳定,毕竟不是TCP连接,所以这个延时不准确
  2. ping的是从自己的电脑到代理直接的延时,而非到目的地址的延时。

不过当时懒,就这么用了。

最近感觉这个功能不好用还不如没有,于是用curl代替ping重新测了一下速度。更新的脚本如下:

3 Comments

镜像为什么是左右而不是上下相反

其实这个问题很早之前就想过,大概也有一个答案。但是前些日子忽然又想起来点别的事情,最近五月病又重的厉害,索性拿出来写写好了。

这个问题乍一听还挺唬人的,我初中的时候第一次遇到这个问题,首先想到的是小孔成像的视觉原理,当然了其实并没有什么关系。而答案其实意外的很简单(?)。一言以蔽之:

镜子没有颠倒上下,也没有颠倒左右,而是颠倒了前后。

One Comment

撸了一个钢铁侠

 

Autodesk sketchbook for iPad

10个小时,上阴影上出来一个水墨版。

要死要死,想买apple pencil。

Leave a Comment

无尽的生死斗——《众病之王》读记

读完《众病之王》陆陆续续花费了我两个半月的时间。虽然大都是在地铁上的零散空闲,但对一本书来说,这也是一段相当长的过程了。读完最后两章,在豆瓣阅读的末页打上五星之后,我不自觉地长舒了一口气。我对自己的记忆力十分不满,书中很多细节在脑中都已模糊不清,但这一刻却依然有一种经历过漫长的历史,终于从另一个世界中抽身出来的错觉。如同见证过朝代更迭的老人,也许很多往事都已消散如烟,但历史的车轮已经在皮肤和灵魂上都碾下无法抚平的辙痕。

2 Comments

致西斯特女士

亲爱的 欧德·西蕬特 女士

你最近拿下了一座伟大的城池,这让我回忆起我们相识不久时的事情。

似乎是26年前,我从一场计划性围剿中侥幸逃生,被分配到了你的麾下。现在想来,你那时应该并没有做好成为一名长官的准备,又没办法对我痛下杀手,所以只能无奈接受你的部下。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习惯身边总有一个人的?是发现军粮总是少了一半的时候,还是我们一边相互掩护一边行军去训练场的时候?说到行军,这可能是我们一起做过最多的行动之一了。行军时我可以从你这里听到高级训练过程中的故事,和你一起做得各种不大不小的密谋。这样的事情一直持续到我们分别乘坐巨大的战车驶向自己的战场才中断。我在之后常常想,生活的本质其实就是分别而已,这在当时已经露出端倪,只是我们谁也没有意识的到。毕竟那时我们每年都还有漫漫无际的休战期,长到让我们相看两厌,不惜用争吵来杀掉时间。这正是每个年轻的士兵都会做的蠢事。尽管如此,一种模糊的合作关系还是渐渐稳定了下来,那就是所谓的《关于老子想怎么跟你打都行但是谁动你一根指头那老子就跟他拼了的协定》。

如今,你终于有了你的国,你也将有你自己的光荣与纷争。并有另一名为你配鞍执剑的战士陪你经历一切。其实这世上的事情,只要有人能与你一起同进退共荣辱,那胜负,甚至生死,往往都不是那么令人在意了。这也让我在与世界拼杀的时候,不必过于在意你的安危,而是去期待你我老去的日子的到来。

那时候我们都失掉了血性与雄心,也不需要再为自己的子民操劳。或许有机会喝些酒水之外的饮料,谈一谈这些年经历的大小战役。或许是每一颗子弹的去向,身上每一道伤疤的价值,每一次跌倒的地方,和那里盛开的花。那个时候,你我都不再是你我,而是自己的回忆录。同时,又都活在彼此的回忆录中。当然,也可能已经老得什么都不记得了。

但我还是希望你能记得你三岁的时候的那年春天。

你是我永远的亲人,密友。你是这世上另一个我。

你忠诚的 李特·布拉泽

公元2016年三月10日

快晴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