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分类:常

今年下半年开始,我整个人进入了一种比较丧的状态。这种丧不是持续性的,没有一直挂在身上,但也从来没有从我身边走多远。这种状态我是能理解的,对于大部分无能的芸芸众生,应该都会进入这样一种状态吧。现在我再想,搞不好这种「丧」就是「中年危机」。

16 Comments

474

为了清理冰箱,今天包了饺子。

总感觉调的饺子馅哪里不对。

而且根本就不想吃。

想起来以前朋友的一句话,「每当想起这是自己的错,就想自己再疼一些」。

感觉自己不配有悲欢离合。

One Comment

钢铁之血 灼璃之心

冰箱除了一包要过期的豆芽,差不多已经空了。于是今天做完TA之后,想着去业务超市采购粮食。在入口的地方,一个大叔扶着一块看板,号召献血。我之前也见过一次,以为是流动的采血点,今天才发现是常驻的采血处。看板上写着「B型血急缺」,我印象中自己好像是B型血来着,于是就顺着路标上楼了。

4 Comments

夏不知我

2000年的Gorillaz太有腔调了。

summer don’t know me no more
夏不知我
eager man,that’s all
已无渴求 如此而已
summer don’t know me
夏不知我
he just let me love in my sea
他只叫我爱自己

cause i do know,lord,
因为 主啊
from you that
我已从你处获知
just died,yeah
你已死 已死
i saw that day,
我刚又见
lost my mind
迷失当日之景
lord,i’ll find
主啊 我会找到的
maybe in time
也许有一天
you’ll want to be mine
你愿属于我
don’t stop the buck when it comes
逆潮来时不要抗拒
it’s the dawn,you’ll see
天已破晓 你马上就会看到
money won’t get there
金钱也无法助你抵达彼岸
ten years passed tonight
十年一夜而过
you’ll flee
你又要逃
if you do that,
若果真如此
i’ll be some
我会成为
to find you
寻你之人
i saw that day,
我刚又见
lost my mind
迷失当日之景
lord,i’ll find
主啊 我会找到的
maybe in time
也许有一天
you’ll want to be mine
你愿属于我

Leave a Comment

2017

2016 我只看了19本书,却看了125部电影/电视剧/动画……

九月末毕业,毕业前读博的事情发生了点意外,半年的时间几乎荒废。但迷茫了一段时间后还是决定继续读博。

毕业前的一次海外论文发表因为签证问题未能完成。

8月低的时候脱单。

11月回国一次,带着母上去帝都检查身体。好在并无大碍,但老妈对我的印象大为改观。她清晰地明白我不再是小孩子。

买了apple pencil。

写不下去了。

不知道为什么,尝试了几次也无法把这篇想象中的年终总结写出来。实际上今年确实发生了一些意义重大的事情。比如毕业,比如决定继续学业,比如脱单。这些事情有些是水到渠成,有些是一波三折,有些是功败垂成。但无意都会切实地影响我现在和之后的生活。

2 Comments

一叶知秋,一树何为

最近一直在踩单车去学校,一路上从乡下到城中到山上,最近越来越觉得,骑车真特么累。

One Comment

新哥斯拉

19:50:58.jpg

去看了《新哥斯拉》。

很特摄,很庵野秀明,很EVA。甚至有段EVA中的音乐直接在片中使用。

和好莱坞有明显的不同,这部电影里面对哥斯拉的正面冲突表现不多,更多的是在面对灾难时的政府应对。

哥斯拉整个用了模型的造型,但是如此巨大的生物出现在东京市的镜头,魄力十足。这只哥斯拉的能力也十分强劲,不愧是怪兽之王。

另外观众里面有很多老爷爷和老奶奶。日本在这方面太可爱了。

Leave a Comment

致西斯特女士

亲爱的 欧德·西蕬特 女士

你最近拿下了一座伟大的城池,这让我回忆起我们相识不久时的事情。

似乎是26年前,我从一场计划性围剿中侥幸逃生,被分配到了你的麾下。现在想来,你那时应该并没有做好成为一名长官的准备,又没办法对我痛下杀手,所以只能无奈接受你的部下。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习惯身边总有一个人的?是发现军粮总是少了一半的时候,还是我们一边相互掩护一边行军去训练场的时候?说到行军,这可能是我们一起做过最多的行动之一了。行军时我可以从你这里听到高级训练过程中的故事,和你一起做得各种不大不小的密谋。这样的事情一直持续到我们分别乘坐巨大的战车驶向自己的战场才中断。我在之后常常想,生活的本质其实就是分别而已,这在当时已经露出端倪,只是我们谁也没有意识的到。毕竟那时我们每年都还有漫漫无际的休战期,长到让我们相看两厌,不惜用争吵来杀掉时间。这正是每个年轻的士兵都会做的蠢事。尽管如此,一种模糊的合作关系还是渐渐稳定了下来,那就是所谓的《关于老子想怎么跟你打都行但是谁动你一根指头那老子就跟他拼了的协定》。

如今,你终于有了你的国,你也将有你自己的光荣与纷争。并有另一名为你配鞍执剑的战士陪你经历一切。其实这世上的事情,只要有人能与你一起同进退共荣辱,那胜负,甚至生死,往往都不是那么令人在意了。这也让我在与世界拼杀的时候,不必过于在意你的安危,而是去期待你我老去的日子的到来。

那时候我们都失掉了血性与雄心,也不需要再为自己的子民操劳。或许有机会喝些酒水之外的饮料,谈一谈这些年经历的大小战役。或许是每一颗子弹的去向,身上每一道伤疤的价值,每一次跌倒的地方,和那里盛开的花。那个时候,你我都不再是你我,而是自己的回忆录。同时,又都活在彼此的回忆录中。当然,也可能已经老得什么都不记得了。

但我还是希望你能记得你三岁的时候的那年春天。

你是我永远的亲人,密友。你是这世上另一个我。

你忠诚的 李特·布拉泽

公元2016年三月10日

快晴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