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年4月20日 catbaron One comment

Null in Shell


看了《攻壳机动队》真人电影。

虽然在看之前已经读到过一些不太好的评论,并且对于好莱坞的改编也有所准备,但从电影院出来的时候我还是叹了一口老气。没想到在有这么多好的原作和改编作品在前,居然还能拍成这个样子。预告片可真能编。

我想起来在电影还在拍摄期间,押井守曾被邀请到过现场,并对电影给出了很高的评价。这让我想起一个故事。有个朋友刚来日本的时候,听到日本人夸自己日语说得好,就觉得自己下的功夫果然都没白费;直到有一天遇到一位只会说「早上好」的外国人,居然被日本人称赞「你日语说的真好啊」,这才明白日本人的好评是怎么回事。

以我的印象来看,这部真人电影基本上是以押井守1995年剧场版为基础的。出现的还原与致敬场景大多也是来自这一部作品。至少这些场景的制作都还是很用心的,如果抛去具体的表演/内容/台词的话。而除了这些符号化和视觉上的SHELL之外,GHOST居然几乎一点也不在里面,原片名可以说是欺诈了。应该叫《Ghost(NULL) in the Shell》更合适吧。

在当初选角刚定下来的时候,大家一致认为让美国人演素子是不可能好的。后来预告片出来了,一些二五仔(包括我)就觉得不愧是寡姐,可以的。残酷的事实证明,二五仔都没有好下场。

在经历过了漫威和《超体》的历练之后,我是万万没想到寡姐的动作戏能差到这个份儿上。她虎背熊腰的身材我就不多黑了(朋友说一动都是褶2333,我觉得这就是人身攻击了啧啧虽然这么说也没错),她几乎只要一动起来就会有不协调感。不只是动作打斗,就连走路都在拖着腿。这种表演上的违和感让人非常难受。而剧情的改编给了她一个悲惨而胡来的身世,可以有很多感情流露的场景。如此一来,她除了刚好曾经被人叫「素子」以及百合情节之外,已经和我们想要的那个「少佐」完全不是一个人了。

这种设定上的问题几乎在每个人身上都有出现。比如巴特,作为妥妥男主,至少是一号男配,在原作中这么典型形象,居然被不假思索地改成了另一个人。典型的大叔形象被改成了痞子英雄,行为做派看上去简直就是威尔史密斯。基本上除了那双小了两圈的义眼和巴特这个名字之外,这也是个原创人物。尤其是少了给少佐披衣服的动作……这种几乎是代表性的动作被拿掉,只能让人推测导演是刻意而为。那么也就是说就是要摆脱原作的设计。但是图什么?另外一点我在意的地方是,既然找了欧美人来演巴特,义眼的尺寸就不要按照日本人来设计了吧。

此外,无论是少佐还是巴特,都太弱了。公安九课作为长于电子战的小队,除了有义体人成员之外,几乎没什么电子战表现。当我看到少佐要潜入傀儡娃娃的时候,我以为会有什么精彩情节,结果就是……被人困住然后巴特拔网线。这可是少佐。

多说一句,似乎导演非常讨厌长发,巴特和托古萨都成了寸头。大叔连扎马尾的权力都没有了。

说到托古萨,以及其他人,看起来都是为了还原而硬加的角色。实际上这个剧本根本不需要九课每个人都出来溜一遍,更何况里面还有莫名其妙的原创角色在,就算只有一个镜头也要出来露个脸。这样分散的改编让那些角色很没有存在感,别说新观众都不知道谁是谁,改成这样老粉丝可能都认不出来。所以基本上在角色设定上,所有人都不是所有人了。

但不得不说里面很多场景的还原还是令人砰然一动。比如强制让少佐脱衣跳楼两次。在水中与傀儡师单独打斗的场景,如果看截图而忽略动作的话,还原度真是高,粉丝应该都会买账。以及最后与思维战车单挑的场景,看得出很多分镜和细节都是努力还原的,尤其是少佐手撕战车的镜头,带给我的冲击力比动画更甚一些。以及……还保留了少佐的白丝23333。

在城市场景的还原,虽然刻意在视觉元素上营造赛博朋克的氛围,但我总觉得相比《攻壳机动队》,似乎更像《银翼杀手》。但二者都是霓虹灯和九龙寨城,也很难说的清了。

至于剧情……也许导演是担心观众看不懂吧,基本上没什么值得思考的地方。少佐也就算了,硬要把巴特的改造也作为剧情的一部分插进来。一部科幻电影,一上来就出现几个改造人明明没什么问题,不明白为什么要在这种地方浪费口舌。

而在少佐最后说「我是为了正义而生」这句台词,我是真的笑出来了。虽然每个导演都是想(也许)表达一些自己的东西,但是这种表达无论是形式还是内涵都过于陈旧了。

总之我还是祝愿少佐能早日接到隔壁老爷和大超的邀请吧。

PS:在电影放映之前的预告片广告中,有一部广告用了新海诚的文字评论。在出处的地方是这么写的——「新海诚(《君之名》的监督)」。可怜诚哥这污名是拿不掉了。我就这么随手一黑。

Null in Shell》有1个想法

  1. 啧啧,说一句东野圭吾先生貌似也是夸赞过国产剧的嫌疑犯的,怎么说的来着。“本土化创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wenty nine − twenty seve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