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月份:2017年4月

Null in Shell


看了《攻壳机动队》真人电影。

虽然在看之前已经读到过一些不太好的评论,并且对于好莱坞的改编也有所准备,但从电影院出来的时候我还是叹了一口老气。没想到在有这么多好的原作和改编作品在前,居然还能拍成这个样子。预告片可真能编。

我想起来在电影还在拍摄期间,押井守曾被邀请到过现场,并对电影给出了很高的评价。这让我想起一个故事。有个朋友刚来日本的时候,听到日本人夸自己日语说得好,就觉得自己下的功夫果然都没白费;直到有一天遇到一位只会说「早上好」的外国人,居然被日本人称赞「你日语说的真好啊」,这才明白日本人的好评是怎么回事。

One Comment

夏不知我

2000年的Gorillaz太有腔调了。

summer don’t know me no more
夏不知我
eager man,that’s all
已无渴求 如此而已
summer don’t know me
夏不知我
he just let me love in my sea
他只叫我爱自己

cause i do know,lord,
因为 主啊
from you that
我已从你处获知
just died,yeah
你已死 已死
i saw that day,
我刚又见
lost my mind
迷失当日之景
lord,i’ll find
主啊 我会找到的
maybe in time
也许有一天
you’ll want to be mine
你愿属于我
don’t stop the buck when it comes
逆潮来时不要抗拒
it’s the dawn,you’ll see
天已破晓 你马上就会看到
money won’t get there
金钱也无法助你抵达彼岸
ten years passed tonight
十年一夜而过
you’ll flee
你又要逃
if you do that,
若果真如此
i’ll be some
我会成为
to find you
寻你之人
i saw that day,
我刚又见
lost my mind
迷失当日之景
lord,i’ll find
主啊 我会找到的
maybe in time
也许有一天
you’ll want to be mine
你愿属于我

Leave a Comment

主不在乎

今天看到《死神永生》获得了雨果奖的提名。虽然我个人不是很看好他能斩获头筹,但如果真能做到,那将是非常鼓舞人心的事情。

《死神永生》出版的时候,我还在读大四。第一版平装的装帧并不是很好,但拿到手里还是让人异常兴奋。我在宿舍窝了两天没出门,一口气读通了一遍。在我终于走出宿舍,看到太阳的时候忽然想到,尽管地心说已经存在了接近两千年,但是人们抬头看到的,依然只是一轮白日而已。但我再次看到它,却不自觉地用「恒星」的概念去解释它。

这时候我知道,从此之后,《地球往事》的读者和其他人将产生逻辑上的生理割离而渐渐进化为两个物种。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