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30日 catbaron 2 comments

奇怪的道理(2):我思故我在

拖了好久,这次想说一条大名鼎鼎的命题,那就是

我思故我在。

这句话出自笛卡尔,即使在笛卡尔的各种观点与著作之中,这句话几乎也是最广为人知的一个了,应该和笛卡尔坐标系有的一拼。而且和坐标系一样,很多人并不知道这句话的作者是笛卡尔,其实也不太清楚是什么意思。

我印象之中首次见到这句话应该是在初中的历史课本里,而且只是在笛卡尔的描述中草草一提,没有更多解释。在我年轻的时候,这个句式因为显得高深而且机灵,经常能作为一种宣言在中学生作文中看到。比如「我唱故我在」,「我动故我在」「我飞故我在」「我吃故我在」等等。

通常「我X故我在」的这种句式,想表现的内容往往是「我为X而生」,或「X是我存在的意义」,或者「只要我还在,我就要X下去」。挺蠢的,对吧。

如果你仔细想想,「我思故我在」这句话其实挺玄妙的。「因为我在思考,所以我才存在」,这种把「存在」建立在「思考」之上的表述,有点唯心主义的感觉。但实际上,它的出发点要比这个更朴素一些。

笛卡尔确实是唯心主义者,但他也是理性主义者的科学家。他的理论需要建立在坚实可信的基础之上。所以他要把所有不是完全确定的事情都剔除掉,留下毫无疑问的东西作为一切的出发点。

用怀疑的眼光看待一切,这是他的一条方法论。如此一来,「思想」本身也是不可靠的。「我看到的也许并不是真实,我所想的也许并非我所想,这些都可能是魔鬼放入我脑中的谬误。」(其实这种怀疑主义的观点,其实也有一定「自由意志」的思辩在内)。「我思故我在」其实是解决这个问题的。

这句名言的背景含义是,「假设我的想法是不真实的,它是由一个魔鬼放入我思想中的谬误。那么首先,『思想』本身必须是存在的。而作为『思想』主体的我,也就必须是存在的。」在这样一个逻辑之下,他证明了自己存在的真实性。如同欧式几何的五条基本公理一样,「我思故我在」也成为了他形而上学的第一条基础原则。所以说,「我思」不止推导出「我在」,也是笛卡尔整个世界观的立足之所。

但是你看,这句话本身并没有什么感情因素在。它是一个非常基础的唯心主义哲学命题。所以在日常环境中基本上没有用武之地。除非是在非常局限的话题之内,否则非常容易用错。几乎是一用就错。

对我来说,这句话最大的用处就是……嘲讽。

你知道笛卡尔思了啥啊你就故你在。

奇怪的道理(2):我思故我在》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five + =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