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月份:2012年2月

还活着

[0]

算了算,从寒假开始到现在,我花在路上的前大概有3k了。一个PAD被我扔在了路上。

年后,老姐膝盖中箭,拉去上海医院手术。作为陪护,我玩的倒是挺high。在医院,住在她同事的房子里面,平时和她同事接触多了,有时候会忽然感觉到自己的“日常”原来和别人的“日常”差了这么多。

也许 程序员 和 动漫宅 这两种异类属性杂交之后,产生的根本就是不正常的生活习惯和生活态度。而活在其中的自己根本就忽视了自己身外的世界。尤其是浪漫主义后遗症,让我更倾向于尽力独立生存。尽量减少和周围人的交互,尽量不接受别人的援助。这种态度,也许已经是一种病态了也说不定。

所以,在看到老姐和同事们如此融洽地交往,我忽然有一种回归社会的冲动,忽然有一种“正常化”的冲动。每天按照固定的周期上班,聚餐,休假,卡上按照固定的周期多出够用的存款,一点一点建立起自己的人际关系网络,一点一点构造自己的世界。看起来最后也能有一个HAPPY END。

真有点心动了。

[1]

从上海回来之后,这种对于正常交际的生活的窥探,对自己的影响不可磨灭。也许以后有一天,我后悔的感叹自己人生南辕北辙的时候,就会拿出这段经历作为例证。

返回北京,便去怀柔封闭开发。说是开发,其实我去的时候主要的代码都差不多了,重要的是代码的调试和修改。不过,针对各种问题,工作量也不是盖的。在怀柔的大部分时间里面,每天睡觉的时间都在凌晨3~5点,其中还有两次通宵。第一次通宵那次压力真大,早晨五点多回到房间,躺在床上,根本无法入睡。自己都被自己沉重的呼吸声和心跳声吵醒。头痛欲裂。真像要死了一样= =。

每天加班,每天熬夜,不过还是活着挺过来了。毕竟大家都这样,也就无所谓辛苦了,何况还不是最辛苦的。

这种经历之后,我忽然有了“以后再困难的事情也一定能挺过去”的感受。

[2]

从怀柔回来,开始着手准备日语的相关事宜。去了“学习谷”,了解了具体的信息,试听了一节课。说是试听,不过讲课的校长讲的内容十分少。而且和照片上张的一点都不一样,很猥琐的样子。感觉就是……会进化为山木的样子。而且是个挺……胖的家伙。希望校长不要看到这些东西,看到这篇博客也不要猜出来我是谁。

在我决定放弃考研的那二十分钟里面,其实已经顺带地决定先工作,然后想办法到墙外这样的计划了。当时还把“北海道”列为梦想之一。不过事情一直到现在才开始像点样子,至少看起来是在做些正经事情了。

大二那年暑假,我去深圳的社会实践,那里的一个学姐跟我们讲,有时候,特别是男生,最好把自己扔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这样你会迅速成长起来。其实当时我已经在考虑英国,新加坡,日本,澳大利亚和加拿大这些地方了。不过因为自己的喜好问题,和现实的经济问题,最后决定,去日本。

当然,日本也不是“决定”去就能去的。

有时候,很多事情就像是捅马蜂窝,捅的时候好像很二,但是如果你最后撑过去,也许将成为十分NB的吹牛资本。如此,各位基友,不来一发?

今天老孙跟我讲,他对老板和刚哥提到我想去日本,二老十分惊讶。老板还问,怎么不去英国了呢?瞎折腾。

说起来,虽然他俩对我“想出去”的想法一直都知道,但是我一直没提过是要去东洋而不是西洋。过去跟老板举例子的时候,也只是说能去英国最好。对我来说,英国和日本是两个很有好感的地方。然而,从可实现性这个角度,英国有点远。所以,综合考虑,日本很合适。

不过,回去难免要跟他们解释,这个好麻烦。这要从何说起?就说,我比较喜欢那边的姑娘好了。不死才怪。

到头来,虽然不大,但是老板也是马蜂窝中的一个。

[3]

前面刚北京——>家——>威海——>北京这么绕了一圈。很多人真是,虽然都活着,但是想见面却很难了。这次在家里和威海分别见了两个年前没机会见面的高中同学。两个人都考研,但是貌似都悲剧了。我只能吐槽,说以后你们一定要把自己的经验传授给阿温,让她不要考研。考研这种事情,真是耽误人生。

虽然他们都对我说,如果你复习考验,一定没问题。

别说笑了。

同学说她一个同学,保研到北大,都不去,非要自己考公务员。

选择权在自己手上,如此真好。

[4]

被一个初中同学说,你还是初中的时候更有意思。

人老了,没办法

被一个初中同学说,你果然很宅,一定很少跟女生出门。

我是根本很少出门。

被一个初中同学说,可以多笑笑,虎牙加分。

呵呵。

被一个初中同学说,你还别想着高帅富了,想着富就行了。

呵呵。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