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Catbaron's Palace Posts

有关游戏、玩家、电影、艺术和其他

今天去看了《头号玩家》。

日本的上映时间比其他地方要晚,所以实际上互联网上对于这部电影的讨论热潮已经退散许久,连余温都没剩多少。拜此所赐,尽管我可以地避免接触任何关于剧情的讨论,但多少还是对大家的评价与反应有一些了解。抛开对作品的基础了解,一致性的好评令我有些厌烦。我的判断是,对于游戏文化爱好者来说,这部电影触及到他们的点,片中对于经典游戏形象的引用令人兴奋,所以很大程度上对电影的好评是基于这种小众认同感,以及圈外人的跟风好评。

说白了,我是抱着黑它的立场去看的电影。我知道它不会差,但是肯定没你们说的这么好。我要亲自看过之后,给出证明。

直接说结果吧,在电影院里面我想哭想笑想称赞想怒骂。老爷子宝刀未老。

Leave a Comment

今年下半年开始,我整个人进入了一种比较丧的状态。这种丧不是持续性的,没有一直挂在身上,但也从来没有从我身边走多远。这种状态我是能理解的,对于大部分无能的芸芸众生,应该都会进入这样一种状态吧。现在我再想,搞不好这种「丧」就是「中年危机」。

16 Comments

474

为了清理冰箱,今天包了饺子。

总感觉调的饺子馅哪里不对。

而且根本就不想吃。

想起来以前朋友的一句话,「每当想起这是自己的错,就想自己再疼一些」。

感觉自己不配有悲欢离合。

One Comment

你怎么看花火,你又怎么看爱情

这应该是在《你的名字。》与《声之形》之后,今年第三部文艺爱情动画电影了。前两部都在尝试认真地讲故事,但这部不同。在我看来,《打ち上げ花火、下から見るか、横から見るか》是一心一意地在描写感情,整个故事是发生在从早到晚是几个小时之内,所以真的没什么复杂的情节可言。岩井俊二和新房昭之对于青春期的感情刻画非常值得称道,不过对他们来说这也是理所当然能做到的,毕竟不是第二次拍动画长篇了。神前晓的音乐也很合适,主题曲非常好听。因此,我其实不认为剧透会对观影体验有什么影响,但我还是要提前说明,接下来会不可避免地涉及到对内容的引用和讨论。请注意。

好了,关于电影的评价我基本上只有这些可说的,下面全部是个人感受。

《花火》的故事是建立在穿越的基础设定上,男主典道借助一颗珠子可以回到一段时间之前来改变自己的决定。这个设定以及对设定的利用与《穿越时空的少女》非常相似。他通过时间回溯,让同班同学奈砂邀请自己一起去花火大会,并协助奈砂一起从家中逃跑。

女主奈砂是16岁高中生。要她相比典道和其他男生,她显得更加成熟、冷漠,充满了这个年龄的中二气息,经常用问题来回答问题。因为她母亲要再婚,她在这个暑假就要转学。她不喜欢这样,所以她约一个人要一起逃走。这个人是典道还是佑介,似乎并不重要。事实上,她选择了50米泳的胜利者。

满以为是要一起去参加花火大会的典道,在陪她逃到车站的时候,发现她的行李箱里装满了换洗衣物。
于是问她:
「你这是离家出走吧。」
「不是哦。是私奔。」
「私奔……是说两个人一起死么?」
「…………。那是殉情吧。」

典道就是这样一个少年。对感情蠢蠢欲动却一无所知,显得幼稚甚至有些愚蠢。本来奈砂邀请的是佑介,一切与他无关,但他喜欢奈砂,看不得她难过。他做的的一切都是为了奈砂。我不知道是不是每个少年都会有这么一段时间,都会遇到这么一个人,把她奉为心中的公主,与占有无关,只要能为她所用,就心满意足。这应该确实就是爱的初体验。

但奈砂是不是真的喜欢典道,我最后也很难说的清。开始她邀请佑介的时候,佑介问为什么是他。她回答:「因为我喜欢你啊。」但是她邀请典道的时候,面对典道同样的问题,她的回答是:「嗯……为什么呢?」前者的告白明显是随口一说,这让后者的回避更显得可疑。不过问题不在这里。

她对典道的态度一直是不远不近。但典道为她做的越多,她似乎就越喜欢典道。但这种感情真的是爱情么?我很怀疑,这只是喜欢「对方喜欢自己」这件事而已。直到最后,两人在水中接吻,空中烟花炸开的碎片在水中幻化成炫目的光,一副大团员的景象。但这种感情,我总觉得过于青涩了。

然而,我并非认为只有真正的爱情才配得上这样的浪漫场面。相反,我怀疑的是「爱」本身。在这个故事中,典道和奈砂的母亲都爱着奈砂,但看起来,典道站在奈砂身旁,母亲则站在了对立面。这中位置关系让我一度有了骑士故事的幻觉。但仔细想想看,这世上有无私的爱么?

爱一个人,无论动机讲得多好,本质上不都是为了满足自己「爱」的需求么?所以才说「爱比被爱幸福」,也才有「想得而不可得」的痛苦。典道也是一样,他爱奈砂,想为奈砂赴汤蹈火,其中最根本的驱动力,也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心理需求。因此,只有爱一个自己不爱的人,才真的是无私的爱。但爱一个不爱的人,又怎么能说是爱?

所以,爱的本质是满足自我的自私行为。那么我们为什么还要歌颂爱情,为什么还会觉得爱情美好?公主的骄傲,骑士的荣耀,爱情的神圣,所有这些赞颂怕只是一块我们的遮羞布而已,根本不存在。

当然,虽然我有这样的感想,但我并不认为这些东西是本片要讨论的东西。我甚至想说,本片根本不想「讨论」任何东西。它只是在讲这件事情本身。每一次的时间回溯,都是一次后悔药。我们这一生做出过太多选择,一旦这些选择与人相关,我想总会令人心生悔意。在最后,那颗珠子被当做烟花打向空中,在它炸开的时候,每一块碎片都映出了一种可能性。奈砂看到她真的与典道私奔到东京;典道看到他与奈砂的深深一吻;佑介也看到到自己被奈砂邀请一起去了花火大会。但这些碎片,都只是另一个世界中的故事。如同你我每个人当初没有选的选择一般。

最后典道追随奈砂而去,尽管我知道我不应该,但我已然为他感到高兴。

也许这就是懵懂无知的青春本身。毫无道理,充满遗憾,令人怀念。

Leave a Comment

洪水中的巴别塔


朋友,你听说过巴别塔么?

维基百科中的巴别塔词条中是这么描述的:

在这个故事中,一群只说一种语言的人在“大洪水”之后从东方来到了示拿(希伯來語:שנער‎‎)地区,并且决定在这修建一座城市和一座“能够通天的”高塔;上帝见此情形,就把他们的语言打乱,让他们再也不能明白对方的意思,还把他们分散到了世界各地。

3 Comments

月色真美的错

月色真美

今晚的月色真美啊。

这句话想必也是广为人知,几乎成了「阿姨洗铁路」的文艺版代名词。我想基本上大家都是从一个夏目漱石的故事中了解到这句话的。

今晚的月色真美(英文:I love you、日文:月が綺麗ですね/今夜は月が綺麗ですね)出自夏目漱石对英文”I love you”的翻译。

One Comment

钢铁之血 灼璃之心

冰箱除了一包要过期的豆芽,差不多已经空了。于是今天做完TA之后,想着去业务超市采购粮食。在入口的地方,一个大叔扶着一块看板,号召献血。我之前也见过一次,以为是流动的采血点,今天才发现是常驻的采血处。看板上写着「B型血急缺」,我印象中自己好像是B型血来着,于是就顺着路标上楼了。

4 Comments

奇怪的道理:上古怎么那么多神迹

在各种故事中你常常能看到以下情节下:

  1. 这是有强大力量的上古神器。
  2. 他找到了遗失了几百年的武功秘籍,练成了天下无双之技。
  3. 古籍中记载了毁天灭地的力量,但再也没人看到过。

你可能无数次想吐槽这不科学,技术最是随着时间发展的,古代的技术怎么会比现在的还要强?今天想说说这个事。(下图为《塞尔达 荒野之息》中上古文明留下的守护者。)
古代守护者

10 Comments

who is your dady

《银河护卫队2》好看得超出期待。

这部电影一如既往地非常漫威,从一开场就知道它一如既往地「不严肃」。然而看到最后,反而会觉得这故事很让我触动。可能英文的Touching更准确一点:没有那么激动人心,也没那么震撼,但就是点到为止又切切实实地触碰到一些点。

14 Comments

Null in Shell


看了《攻壳机动队》真人电影。

虽然在看之前已经读到过一些不太好的评论,并且对于好莱坞的改编也有所准备,但从电影院出来的时候我还是叹了一口老气。没想到在有这么多好的原作和改编作品在前,居然还能拍成这个样子。预告片可真能编。

我想起来在电影还在拍摄期间,押井守曾被邀请到过现场,并对电影给出了很高的评价。这让我想起一个故事。有个朋友刚来日本的时候,听到日本人夸自己日语说得好,就觉得自己下的功夫果然都没白费;直到有一天遇到一位只会说「早上好」的外国人,居然被日本人称赞「你日语说的真好啊」,这才明白日本人的好评是怎么回事。

One Comment

夏不知我

2000年的Gorillaz太有腔调了。

summer don’t know me no more
夏不知我
eager man,that’s all
已无渴求 如此而已
summer don’t know me
夏不知我
he just let me love in my sea
他只叫我爱自己

cause i do know,lord,
因为 主啊
from you that
我已从你处获知
just died,yeah
你已死 已死
i saw that day,
我刚又见
lost my mind
迷失当日之景
lord,i’ll find
主啊 我会找到的
maybe in time
也许有一天
you’ll want to be mine
你愿属于我
don’t stop the buck when it comes
逆潮来时不要抗拒
it’s the dawn,you’ll see
天已破晓 你马上就会看到
money won’t get there
金钱也无法助你抵达彼岸
ten years passed tonight
十年一夜而过
you’ll flee
你又要逃
if you do that,
若果真如此
i’ll be some
我会成为
to find you
寻你之人
i saw that day,
我刚又见
lost my mind
迷失当日之景
lord,i’ll find
主啊 我会找到的
maybe in time
也许有一天
you’ll want to be mine
你愿属于我

Leave a Comment

主不在乎

今天看到《死神永生》获得了雨果奖的提名。虽然我个人不是很看好他能斩获头筹,但如果真能做到,那将是非常鼓舞人心的事情。

《死神永生》出版的时候,我还在读大四。第一版平装的装帧并不是很好,但拿到手里还是让人异常兴奋。我在宿舍窝了两天没出门,一口气读通了一遍。在我终于走出宿舍,看到太阳的时候忽然想到,尽管地心说已经存在了接近两千年,但是人们抬头看到的,依然只是一轮白日而已。但我再次看到它,却不自觉地用「恒星」的概念去解释它。

这时候我知道,从此之后,《地球往事》的读者和其他人将产生逻辑上的生理割离而渐渐进化为两个物种。

2 Comments

奇怪的道理(2):我思故我在

拖了好久,这次想说一条大名鼎鼎的命题,那就是

我思故我在。

这句话出自笛卡尔,即使在笛卡尔的各种观点与著作之中,这句话几乎也是最广为人知的一个了,应该和笛卡尔坐标系有的一拼。而且和坐标系一样,很多人并不知道这句话的作者是笛卡尔,其实也不太清楚是什么意思。

10 Comments

奇怪的道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小考

经常能看到这句谚语,一般是「俗话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句话的通俗解释为:「人不为自己的利益打算,天地都要诛灭他。」我一直以为这是一句出自经典的古语,所以有些怀疑它是不是遭到了讹传,毕竟古代学生读得都是「圣贤书」,有什么圣贤会讲这种话。所以稍微查了一下。

稍微搜了一下就发现这句话果然是有争议的。

3 Comments

摸鱼

摸了画一张罗。

iPad pro + apple pencil + Adobe Draw

Leave a Comment

2017

2016 我只看了19本书,却看了125部电影/电视剧/动画……

九月末毕业,毕业前读博的事情发生了点意外,半年的时间几乎荒废。但迷茫了一段时间后还是决定继续读博。

毕业前的一次海外论文发表因为签证问题未能完成。

8月低的时候脱单。

11月回国一次,带着母上去帝都检查身体。好在并无大碍,但老妈对我的印象大为改观。她清晰地明白我不再是小孩子。

买了apple pencil。

写不下去了。

不知道为什么,尝试了几次也无法把这篇想象中的年终总结写出来。实际上今年确实发生了一些意义重大的事情。比如毕业,比如决定继续学业,比如脱单。这些事情有些是水到渠成,有些是一波三折,有些是功败垂成。但无意都会切实地影响我现在和之后的生活。

2 Comments

马叔快跑

在苹果发布会的时候,宫本茂登上舞台,用蹩脚的英语为开场,带来了这款《超级马里奥RUN》。一直以来,任天堂一直坚守这游戏主机平台,拒绝与手机平台妥协,而在精灵宝可梦这一IP借着Ingress的基础登录手机平台后,这位可以说是意大利最著名的水管工大叔,也带着「RUN」的后缀登上了iOS平台。在发布会现场可以看到的是,这是一款「跑酷」游戏,操作极其简单,单手点击即可。游戏元素非常马里奥,乌龟、板栗、食人花这些亲切的敌人都在。音乐声效也耳熟能详。对于很多自从FC之后就再也没碰过游戏机的人,或者所谓的「非核心玩家」来说,这不异于与失散多年的童时玩伴再次相遇。尽管这款游戏并不如之前的《精灵宝可梦GO》那样「大格局」,但它也一样收获了玩家们极其热情的欢迎。发布会台下一片欢呼雀跃,甚至让人觉得有些喧宾夺主了。

28 Comments